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英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肖伯纳喜剧研究:喜剧与哲学的联姻


□ 谢江南

  摘 要:尽管在18世纪,狄德罗就指出戏剧的两个功能:娱乐和教育,肖伯纳却一再强调喜剧应首先是教育人,打动人,然后才是娱乐人,让别人发笑的目的是为了思考。为了达到他的创作理念,肖伯纳如涌泉般的哲学思辨与他的机智、反传统,最上乘的幽默,凝聚成文学领域中的稀有珍宝。辩证的充满哲学思辩的讨论对喜剧有消解作用,但肖伯纳却以他卓越的语言天才和高超的结构剧本的能力,使哲学和喜剧水乳交融。
  关键词:肖伯纳;喜剧;哲学思辩;消解;交融;喜剧的形式
  中图分类号:I 561.0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8-273(2008)01-0042-06
  
  瑞典学院委员会主席霍尔斯陶穆在肖伯纳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辞”中说道:“他的思想属于抽象的、伦理的改革主义,虽然这思想并非肇始于他,但他却使它具明确性并发出光辉。对他而言,这思想上加上机智、反传统,最上乘的幽默,凝聚成文学领域中的稀有珍宝,
  最使人迷惑不解的是他的乐天旷达:他们乐意相信这整个过程就是一场游戏,也渴望有出人意料的情节出现。很难令人置信,肖氏自己曾公正地宣言他那看似无心的姿态只是一种策略:他必须逗人发笑,人们才不会想到要吊死他。但我们很清楚,他既然敢真言无隐,就绝不会畏惧任何可能发生的后果。他选择这些作为他的武器,一方面是与生俱来的才情使然,一方面也因为这是最有效的……”(陈映真:18)从这段论述中不难看出肖伯纳喜剧的显著特点:严肃的创作主题和逗人发笑的喜剧手法。严肃和喜剧似乎有些矛盾,但肖伯纳“与生俱来的才情”不仅把两者巧妙地统一在他的喜剧人物中,在他的卓越的喜剧语言中,我们又同时体验到了他的愤世嫉俗和和蔼可亲。
  肖伯纳创作的高峰期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英国戏剧著名的喜剧大师大都是肖伯纳的爱尔兰同乡,如谢立丹、王尔德,但肖伯纳对他们的戏总有或多或少的不满。尽管在18世纪,狄德罗就指出戏剧的两个功能:娱乐和教育,肖伯纳却一再强调喜剧应首先是教育人,打动人,然后才是娱乐人,让别人发笑的目的是为了思考。他不是为了征服伦敦,而是为了改造伦敦,反对那种机械的笑——无心的喜剧。在王尔德的《认真是重要的》上演后,评论界一致认为该剧是王尔德最好的剧本。因为在这部作品中,王尔德不再用一些传统的感伤情节来遮盖他那荒诞的闹剧,可肖伯纳却认为从喜剧中完全去掉情感的联系,就回到了纯机械的不真实中,他说他不喜欢《认真是重要的》,“我不能说,我特别喜欢《认真是重要的》,当然,它的确让我愉快。但是,喜剧除了让我愉快,更应该打动我。否则,就让我觉得有一种浪费了一晚的感觉。我来剧院是为了被感动而笑的,不是为了让别人呵痒痒的……”但肖伯纳并不是变相地否定王尔德,他认为王尔德是一位很杰出的剧作家,只不过王尔德是为舞台写戏,而他只是一位宣传家。他曾专门撰文阐明王尔德与他情趣不同,王尔德喜欢豪华沙龙,追求花花公子式的唯美主义,而他是大街上的人的煽动者,素食主义者,一位绝对戒酒主义者,无力承受客厅的闲谈。他的创造力来源于他对他那个不可靠的时代的道德超越。在他的《千岁人》的序言中,他说王尔德是十七世纪喜剧传统的最后一位实践者。“从莫里哀到王尔德,我们有不少喜剧作家,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话,至少他们反对虚伪和冒名欺骗。”
  易卜生的讨论的确能传载肖伯纳如涌泉般的哲学思辨,但北欧的忧郁又不合他的心意,他的喜剧天才时时要戏谑世间的悲悲切切。本来,辩证的充满哲学思辩的讨论对喜剧有消解作用,但肖伯纳却以他卓越的语言天才和高超的结构剧本的能力,使哲学和喜剧水乳交融。
  
  一、喜剧人物突出的哲学思辩能力
  
  首先,肖伯纳在他讨论严肃主题的作品中,都把他的主要人物喜剧化,用喜剧式的冲突揭示矛盾,展示人物性格的发展。唐吉可德式的人物深得肖伯纳的青睐,这些主人公行为处事具有极强的主观盲目性。肖伯纳用夸张的手法,让主人公们主体意识膨胀,常常根据自己的主观标准判定事物。通过主人公一系列唐突的、不合时宜的甚至荒唐可笑的行为,作者尽情地抒发郁结于心的情感,嘲笑、讽刺时弊。其实,肖伯纳剧中的喜剧人物都是传统喜剧中那些出生贵族,善于言辞,极有主见的人。《人与超人》中的唐纳就是富裕的有闲阶层的一员。戏一开始他就反对安拉庸俗的理想主义,可他最后成了安拉的俘虏,只能心甘情愿地任安拉摆布。使这出爱情加哲学的喜剧大为增色。在安拉与唐纳的爱情大战中,安娜层层进逼,唐纳节节败退。在第一幕里,唐纳天马行空的个性,自觉的政治抱负和改革社会习俗的热情,使他不愿谈婚论嫁。可他越是想远离婚嫁,安娜越是认为他有吸引力;他越是挣脱安娜的情感骚扰,越是被紧紧地束缚。最后,他这位自认为是反叛型的人物也不再反叛了,聪明的也聪明不起来了,乖乖成了一位“巾帼”的俘虏。在第四幕里,当他发现他的处境时,他的确有些尴尬,“我们是按世界的意愿行事,不按我们自己的意愿,我有一个可怕的预感。由于世界的意愿,我可能要结婚,她也要有一个丈夫。”唐纳用世界的意愿解除了自己的尴尬。在不同时期的作品中,肖伯纳都极力把主要人物喜剧化,这些喜剧化的人物尽情地传达出作者的创作主题,同时又制造出无数的喜剧冲突。在这些喜剧冲突中,有时作者让喜剧主人公进行充分的自我暴露,出乖露丑,正如鲁迅所说:“喜剧是将那些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在这撕破的过程中,新旧两种道德力量或社会势力不断交锋,最后终于是新的、先进的事物逐渐占据矛盾的主导地位,否定无价值的旧事物。观众在由喜剧冲突带来的笑声中认清矛盾,思考作者提出的问题;在笑声中,那些丑陋邪恶的事物也受到嘲笑和指责。《魔鬼的门徒》本是一部带有极强悲剧色彩的戏,但伯谷英将军这个人物为该剧添了不少喜剧色彩。,他反对军士说脏话,常以他的贵族出生为荣,处处不失绅士风度。他同情殖民地人民的生活,但又不主张他们的独立。在《魔鬼的门徒》中,伯谷英将军还未出场,班长就介绍他的外号是“君子式的蒋尼”,他出场时,作者对他的一段描述也极具喜剧性:“伯谷英将军有五十五岁年纪,保养得少壮,他是一个时髦人物,英俊得足够和女子私奔而成就一个体面的婚姻,俏皮得足够编写成功的喜剧……”他的性格与他所处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反差,这种反差和不协调制造了无数的喜剧效果。在军队他提倡军人要有谦谦君子的风度,反对当时流行于军队的粗野和脏话,自认为是思想和智慧的化身,言必称理性。讽刺和幽默是他惯用的武器,他不用军队中常用的脏话发泄自己的情感。在斯泊林唐城被殖民地人民占领后,他意识到英军在北美留日不多,可司温登上校,连最新战况还一无所知,他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