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弋江遗梦


□ 李为民

1

杨瘦子在深圳给我打电话说这趟回芜湖主要是卖房买房,卖的是他老娘原来劳动局分的一套三室一厅的宿舍,现在由我和老婆暂住着,他老娘是今年春天驾鹤西去的,92岁高寿,算是喜丧了,买的是紧靠青弋江边的独栋别墅,为什么要买他没讲。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问这里是不是酷热,青弋江的水位是不是涨得很高。我没好气地回敬他,别打岔,你把房卖了让我们住大街上?告诉你昨晚我梦见蚊子了,你老娘以前提醒过的,梦见蚊子会有灾,趁早改航班别回来了。他没来由地嘿嘿笑了,语气带着一种解脱和惬意,我没等他继续絮叨就把电话挂了。再过9天,8月29号就是我姑娘两周年的奠日,每到这个时候我和老婆都很难过。

算起来,我和杨瘦子的交情基本上和年龄差不多长,快五十年了。那时候,我们家都住王家塘小学边的西花园菜场,他爸在卫生局的环卫科,他妈在劳动局上班,按讲家境不错,但他爸的上辈是芜湖裕中纱厂的资本家,他母亲也是皖南黟县一个盐商家的小姐,所以那个年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全家人吃了不少苦头,见人低眉顺眼的,他爸除了上班,不和任何人讲话,整天躲在家里听广播,邻居讲他脑子有问题。而我爸是煤球厂拉煤的,我妈是街道糊火柴盒的临时工,真正的根正苗红。

杨瘦子是他母亲40岁生的早产儿,整个小学期间,人一直长得矮小瘦弱,真正没发育好,而且经常在课堂上放很响的屁,据他讲是由于他家一年四季吃萝卜不吃荤造成的,所以经常受到别的同学嗤笑打骂,我自告奋勇出来保护他,因为他能帮我做作业。

有两件事促成了我和杨瘦子大半辈子的关系。一件事是二年级的一个冬天下午,我第一次上他家送自己没做的寒假作业,没见到他爸,只传来里屋晶体管收音机发出的嗞嗞电流声,他妈在院子里正用篾箩筛子晒腌萝卜,见我来了,没吭声,杨明怯怯地向他妈介绍我就是经常帮他打架的大头,他妈依旧不语。我有点不自在,掏出一个皱巴巴的苹果递给杨明,他眼光放亮,几乎是瞬间把苹果吞到肚子里,连说这个萝卜真好吃,然后条件反射又放了个屁。他妈一边听了,眼泪从眼眶里掉下来,好半天,哆嗦着嘴唇对我说,大头,我们家杨明什么都不懂,你要多帮他,我郑重地点点头,觉得他妈慈眉善目,说话细声慢语,不像我妈动不动吼着要找我爸打架。

我没辜负他妈的嘱托,整个小学期间我俩几乎是如影随形,只要我在,没人敢欺负他,包括疤子王红旗(此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严打因强奸罪被枪毙了)。因为我不仅长得虎头虎脑,还跟我爸的徒弟学过武术,练过散打,如果说杨瘦子是只小绵羊,我就是一头猎豹,所有野孩子见了我们,像老鼠见了猫绕着走。

另外一件事是我救过杨瘦子的命。1976年的夏天,长江发大水,湍急的江水倒灌进青弋江,水位陡涨,江水一下淹到青弋江和长江交汇口的中江塔,形势很严峻,整个芜湖市都动员起来了,几千号人沿着青弋江的大埂嗨呦嗨呦挑土垒坝,筑青石块。我那时没有地理知识的概念,还是杨瘦子告诉我青弋江是从他母亲老家黟县流过来的一条河,地势西高东低,按常理应该流进长江,现在江水洄流,肯定是中江塔下面的泥鳅精又跳出来捣乱了。我笑他迷信,可杨瘦子认真地说他妈讲过一个关于中江塔的传说,提到过长江口里有一条泥鳅精,往来青弋江的船只经常在此遭到它的袭击。后来芜湖赭山上的庙里有一老一小两个和尚,下了大决心修了两座塔,一头一尾把泥鳅精给镇住了。现在的中江塔下面就是泥鳅精的尾巴,万一泥鳅精跑出来怎么办,他真当回事地问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