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疯魔词典(中篇小说)


□ 张 双

疯魔词典(中篇小说)
张 双

1

最该陪伴自己的夜晚,那个男人却不在枕边。
那个男人,也就是我的男人,在隔壁的屋内不知在干些什么。昨晚,我还依偎在他的臂弯里,向他预言父母可能对他产生的评价。他听了,微微有些紧张,但还是信心十足地对我说:“他们会满意我这个未来女婿的。”这就是我喜欢他的最重要的原因———总是充满自信,绝不轻言放弃。对事业,对女人,皆如此。
今晚这场酒席没有什么名分,父母操持了一下午,做了几个拿手的家乡菜,主要的目的还是解解我的馋虫。离家读书已有七个年头了,每次回来,父母都盛情款待一番,他们对女儿的牵挂,也都就着酱油、味精一起炒到菜里了。我爱吃他们煮的饭菜,钱进也爱,今晚这顿饭,钱进就吃得特别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表示向我们家的口味靠拢。
我是在读硕士,父母十分关心我的婚事,但是听说我的男友是本科学历后,顿时削减了投入在这方面的热情。我说钱进人很好,知道上进,疼我,爱我,但他们重视学历的传统仍然不可动摇。母亲甚至在电话里勒令我和钱进断绝关系。她对女儿的婚事有一套平衡理论,就是说什么条件都要拿出来放在天平上称称,两边的砝码在一条水平线上了,才有谈婚论嫁的可能。如今,在学历这个重要项目上男方失了分量,母亲不忍心看着女儿就这么轻贱了自己。
想阻止一个寂寞的女学生去爱也是很困难的,即使是她的母亲歇斯底里的干预。
钱进的优点是可以被感知的。他坐在那里,很稳重,外貌和其他男人没太多不同,只是,你不能忽视他的存在。他实在有股子力量,让人禁不住想和他靠近。也许这就叫亲和力。钱进当然有许多朋友,不过男性居多,他是那种讲义气的男人,不过,对风情就不怎么专业了。
关于我爱上钱进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没有确切的答案。我们是朋友聚会时认识的,没有专人牵线搭桥,他对我稍一示爱,我便就范了。也许当时太寂寞了,可为什么偏偏选他来结束我的寂寞?母亲说我冲动,我可不这么认为。钱进和我都生在县城,长在小知识分子家庭,背景相似,相互容易理解和沟通。和钱进在一起,舒适、随意,我要寻找的家的感觉似乎就是这样。
我和钱进交往期间,一直瞒着父母。我不喜欢母亲唠唠叨叨的样子。对未来的女婿,她是永远不会完全满意的。母亲并不清楚,一个长相还算漂亮的女研究生,如果没有妩媚和优越的家庭条件添彩,在婚配市场上算不上是抢手货。
钱进毕业五年了,有了一定的事业基础,看走势,虽然不一定成为青年才俊,但也决不会沦落为下等公民。他聪明、勤奋、厚道,如果不是撞上霉运,可以一直留守在中产阶级的队伍里。我觉得,我这个在书本里困了太久以至失去羽翼的鸟儿,能够在他的庇护下太平、安逸地过活就不错。还求什么?常人的快乐足以慰藉我的欲望,我不想多贪多占,只希望在城市的角落里觅得一处粗枝搭建的巢穴,能够遮风挡雨,使我在熟睡的夜里不被风暴惊醒,香甜地度过黑暗,迎接黎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