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80后”离文学史有多远?


□ 刘 伟

  在今天这样一个复杂的文化市场之中,在80后行将而立之年的时刻,是80后从市场中反身自省,向经典文学
  殿堂努力迈进的时候了。
  
  最近几年来,文学界一直处于一种代际失和的状态,80后作家的每一次出场几乎都以冲突的形式发生。2004年,评论家白烨声言,80后进入了市场,但尚未进入文坛。这一判断如同一根芒刺,刺痛了80后作家的神经,特别在韩寒那里,引发了剧烈的反弹。一时之间,网络上口水汤汤,响彻杀伐之声。如今,硝烟散尽,笔者愿意以另外一种视角拆解一下白烨的论断,并由此指出80后的写作境遇及其文学出路。
  在白烨的论断中,市场与文坛仿佛两个边界清晰没有交集的概念,进入市场与进入文坛完全是两码事。这就使我们有必要分析,究竟是什么构成了当下中国的文坛?它与市场二者间的分殊究竟在哪里?只有厘清了这些关系,我们才有可能对80后的文学境遇作出一个比较清晰的判断。
  毋庸讳言,在一个全球化、市场化的时代,文坛所指称的文学活动场域绝不仅仅是一个由传统的作协、文学期刊及批评家们所维系的文学空间。各种新兴的电子媒介及网络资源都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认同空间。昔日的文学共同体正面临破解的局面,各类文学社群日益形成相互平行的文学轨道,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内完成自我的生产、消费和循环。在这种情况下,声言80后进入市场没有进入文坛,就显得对当下的文坛缺少清醒的判断。论者显然是在维护一个行将瓦解的文学体制。2005年,余华发表《兄弟》,昔日对其作品津津乐道的“文坛”出人意外地举起屠刀,对这部作品进行语言“凌迟”,从文学的角度展开猛烈的批判。然而,余华却对此不屑一顾,面对着“洛阳纸贵”的图书市场,他胸胆开张,笑傲江湖。这一事实无疑向我们表明,昔日“文坛”所维持的“共同体”如今已经开始瓦解重组,传统文学体制所维持的写作、批评群体已经变成一个文学部落,与其他群体一起构成了“文坛”的一部分,而不是独享“文坛”这一称谓。
  这个结论可能会让许多80后作家兴奋着迷,因为顺着这样的论述,我们就可以推论出在市场上攻城拔寨的80后已经进入“文坛”。实际上,这正是某些80后作家心之所想,不然何以会跳到半空中对诸多前辈口吐狂言。在这里笔者要说,80后作家如果都这样想,可就自断了前程。因为虽然昔日的文学共同体行将破解,但我们依然要看到,白烨所谓的“文坛”背后其实站着一段绵长的文学历史,他们依然采用认定经典的方式在考察和评判着时下的文学现场。从这个意义上讲,80后作家千万不要因为在市场上的成功而封闭了自身的文学史视野。因为,尽管在共时的层面上,“80后”可以拥有一个与传统文坛平行的文学秩序,但在历史的层面上,80后依然要寻找自己与文学史对接的方式,因为只有具备了文学史意识,只有在叙事时有经典焦虑,80后才可能书写真正属于自己的历史,从而避免在历史上销声匿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