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风向微风(中篇)


□ 李来兵

  1

  那晚,林白下楼少数了一级台阶,整个人从上面栽翻下来,栽掉一颗门牙,又栽出了一张兔唇。十来天后他上班,戴着太阳帽和一个大口罩,觉得与其是怪,不如再戴一副墨镜。 单位在老城区的一所老院子,远远就能看见那片瓦脊,龙鳞似的,在太阳下发出青灰的光。门上的牌子,白油漆的底子不见了,黑油漆的“山河县气象局”倒是气壮山河,却也有多处翘皮了,林白看着它们就手指头发痒,心想你们掉就掉,不掉就不掉,这么玄玄乎乎是惹谁怜见?发痒归发痒,到底不舍伸那一指头,还暗暗哈口气,想的是口仙气,吹出来,挂在眼前,和普通气体无二。

  从大门开始有五十米长一条石子混浆甬道,直通向上面五级砖铺的台阶。甬道两旁各有一排圆咕隆咚的松柏,都是老乔那把金剪子修炼的成果。老乔在局里一直身份不清,当年他是按门房招来的,门房的工作是收发,传达,兼看大门,老乔却又那么闲不住,冬天他还烧锅炉,夏天是侍弄松柏掩映的那些畦子,里面种得四红五绿,有整畦整畦的花草,也有西红柿,茄子,辣椒,大白菜这些菜货。有一年他想在地塄畔点种些向日葵,说院子里什么颜色都有,就缺一种明黄大黄,黄局长听了,先说好,后一想,摆手,说还是算了算了。也不知他是出于什么心思.又不知老乔是什么心思,到了人们那里,没少有会心的笑。

  树丛后忽然站起老乔,嘿嘿的,林白以为是对他,是笑他,却见又柔柔软软树起一个女身,叶细细。叶细细上下都细,细又婀娜,走起路来,风摆杨柳,归属在气象台这样“心窝子”的地方,正是好钢用在刀刃上,英雄找到了用武地。天气预报最近要上电视,谁当主播有她和老尹一搏的说法,林白还没整理过这方面的思路,到时拳头举给谁他还得琢磨琢磨。

  叶细细毕业分配才两年,还是单身,气象台隔壁有她一间宿舍。要说晚上大院还有点人气,除了老乔也就是她了。即便老牛吃嫩草这种事有,那也不该发生在乔和叶之间呀,老乔长得太“树皮”,又太“煤球”,仅此两项就让人们的想象力人地无门,但人们还是不拿正跟瞧他,好像老乔终究占了大家的公共便宜,凭什么那么长的黑夜,就只有你一个老乔和叶呀?老乔不说话,是因为没话说。叶细细倒隐隐说过一句,她说,我拿老乔当爷爷呀。人们听了,赶紧把报纸更紧地捂住脸。

  叶细细借老乔的一块地种芦笋,然后再移植到自己宿舍的花盆里去。芦笋在今天努出了第一颗嫩芽,老乔发现,去告诉叶细细,叶细细弯腰去看,目光铺着一层水色。

  “谢谢乔爷爷呀,真辛苦你了。”那后,叶细细一直叫老乔乔爷爷。

  老乔拄着锄,光知道傻呵呵地笑。没防目光一偏,照到了那边的林白,看得他面目可疑,锄头一飞,瞬时完成一个扑打诈唬的动作:街对过就是精神病院,常有他们的病号或疑似病号这么没头没脑钻进来。

  林白胳膊先抵住头,话出了口,才听出自己有些辕声辕气的:“是我老乔,林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