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跑官(小小说)


□ 肖立国

  夜幕降临,郭四雄提着那个装有五粮液和软中华的礼品袋走出了家门。他钻进一辆出租车,说“碧海花园小区”。手下意识地摸摸上衣口袋里的信封,硬硬的。他有些放心地舒了口气。

  郭四雄不住地翻开手掌,掌心里像是藏了颗珍珠似的,生怕它一不小心溜走。昏暗中,他看了又看。那是用圆珠笔写成的一行粗大的阿拉伯数字:10-3-301。他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出了声“10号楼3单元301”。

  “兄弟,头一回吧。”

  “嗯哪!”

  出租车司机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有些好笑地说,你给领导送礼,领导给你办事,双赢!皆大欢喜!郭四雄身上有些燥热.说他不紧张,那是假的。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同司机聊着.心里还是念叨着手心里的那一溜数字。

  车窗外是数九寒天的腊月夜,郭四雄身体的各个毛孔开始冒汗,他的手心潮乎乎的。郭四雄说,你车里真热!司机笑了笑。

  半小时后,出租车在碧海花园小区大门口停下来。郭四雄付了车费,拎着礼品袋朝小区走去。

  这个高档住宅小区环境清幽,楼前停放着款式各异的公家车或私家车。这和郭四雄居住的那栋烂尾楼相比,真是人间天堂。为了自己的前程,他破天荒地去给领导送礼。此刻他幻想着自己将来说不定也会住进这样高档的官府小区。

  朦胧的灯影里.郭四雄低头翻开手掌,那一行数字却被汗水洇湿得模糊不清了。他幽灵一样穿行在小区里,借着昏暗的灯光寻找着10号楼。小区甬道旁的竹林里窸窸窣窣地飞了几张枯叶下来,竹林好像活了起来的样子,他不觉打了一个冷战,就默默地站住了。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他觉得四边并没有动静,只有他的心在咚咚咚地跳,断断续续传到他耳朵里的不过是飕飕的风声和落叶的声音。

  昏暗中,郭四雄做贼似的从这栋楼溜到那栋楼。他总算摸索着找到了10号楼。这时,他的心狂跳得更厉害了,他长长地舒口气,整整衣领,大步迈向楼宇门,摁动了301,请问是刘局长家吗?咔嚓一声,楼宇门自动开了。

  给郭四雄开门的是位50多岁的女人,一副臃肿而显富态的身形。“快请进!”随着主人热情的招呼,郭四雄拎着礼品袋进了主人的家。局长家的客厅比单位会议室.甚至比他一家三代挤在一起的蜗居还要大。郭四雄真是大开眼界。他自报家门说,他是行政科的小郭,郭四雄!快过节了,来给局长和嫂子拜个早年。局长夫人说,噢,你就是行政科的小郭呀,以前没来过家里?郭四雄心想,看来科里、局里的大大小小的人物逢年过节都来过.唯独他例外。”早就想来.一直拖到今天。“郭四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起,局长夫人去接电话。郭四雄隐约听到电话里的人说,一会儿到家里来。电话还没接完,茶几上的手机又响了,局长夫人挂掉那个电话,又来接手机。打电话的人说,一会儿到家里来。局长夫人微笑着说,我们家老刘今晚有个应酬,不知啥时回来。你要是有事就跟我说,等他回来我告诉他。郭四雄站起来,把礼品袋朝茶几边推了推,又忙不迭地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信封,放到茶几上说,嫂子,也不知您喜欢啥,所以也没买东西,给您几张卡回头您自己喜欢啥,就买啥吧。局长夫人瞥了一眼茶几上的信封,满不在乎地说了声,谢谢啊,小郭。

  郭四雄生怕别人碰到.慌乱地朝楼下跑。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二楼时,不料迎面撞上一位肥胖的50来岁的男人。郭四雄将那人撞了个趔趄,还差点撞飞了他的眼镜。他惊慌失措,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那男人冲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说了句“下楼小心点儿”,那张肥胖的脸上并没有挂着怒色,而略显慈祥与和善。郭四雄不好意思极了,他赶紧靠边一闪,让这个戴眼镜的男人上楼。他无意往上一瞟,啊?那个人分明用钥匙打开了301的门。此局长非彼局长。这不会是做梦吧,他凉冰冰的身子里又开始蒸腾起来。他翻身走回301门前,思忖了片刻,还是收回了悬在门前的手,折回了身子下楼。

  走出单元楼,郭四雄就给局长的司机打电话,司机一直未接,他想肯定是司机拉着局长呢。十多分钟后,司机打过来了,问郭副科长有啥事。郭四雄说,局长家是不是10号楼3单元301?司机说,是4号楼,不是10号楼。郭四雄举着电话,傻愣愣地瘫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郭四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慢吞吞地往家走着。是不是该把那价值五千块钱的烟酒和购物卡要回来呢?那可是他们家多半年的积蓄。他那下岗摆地摊的老婆要是知道这礼打了水漂,还不得把命搭上?要是要回来吧,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天那个刘局长就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那自己还能有好果子吃?再说了,这种事情传出去,对人家局长不会有大碍,而对自己的影响可就非同一般了。“舍得,舍得”,有舍便有得嘛。郭四雄宽慰着自己,又琢磨着回家欺骗爱人的谎言。

  郭四雄半夜走回家,妻子还在等他呢。妻子问,局长答应了?他说,局长没在家,见到他老伴了,他老伴答应帮他给局长说说自己提拔的事情。妻子兴奋地说,看来我家老公这回就能扶正了。郭四雄敷衍着说,也许吧。妻子就给他出道道儿,说,明天你再到局长办公窒说说。郭四雄听不进妻子的“主意”,躺在床上呼呼地睡了。他这是装的,一晚上,他都在床上烙饼,那毕竟是全家半年的积蓄呀.说实在的,他还是有些心疼那些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的钱,再也无法收回了。

  半年后,单位里中层干部一个也没调整,党委书记兼局长的大老板退居二线了。那天,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到单位宣布任免决定。坐在台下中层干部里的郭四雄出奇地望着主席台,他揉揉眼睛.定睛望着副部长身旁那个戴金边眼镜的胖男人,觉得有几分熟稔,似曾相识的样子。他聚精会神地望着他.似乎也在几十号人里发现了这个叫郭四雄的副科长。

  他们的目光相遇了,主席台上的他有意无意地朝他露出了一丝微笑,郭四雄心里热乎乎的,如同一股春风掠过心头,暖暖的。他以为,自己仕途的春天就要来了。

  责任编辑 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跑官(小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