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精武故事:和电影的不解之缘


□ 状 态

马精武故事:和电影的不解之缘
状 态

  没想到吉坦那么大度,一见到马精武就一下拥抱住他,用俄语说:哎呦,我们的小英雄来了。
  
  马精武艺术简历
  1938年11月生于乌鲁木齐市。1960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毕业,留校在表演系任教。
  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理事、中国电影基金会副秘书长。
  在教学之余,曾在多部故事片中担任主要角色。例如:60年代中苏第一部合拍故事片《风从东方来》、以及《停战以后》《穿山巨龙》;70年代的《艳阳天》《烽火少年》《金光大道》《火娃》;80年代的《叛国者》《我、你、他……》《行窃大师》《大惊小怪》;90年代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悲喜人生》《铸剑》《青蛇》《天国逆子》《太阳有耳》《古城童话》《走进澳门》等。
  担任导演的故事片有:《笑比哭好》《端盘子的姑娘》《我、你、他……》《好女婿》《欢乐常在》《被跟踪的少女》《故乡的旋律》等。

  参与的话剧创作有:50年代多幕剧《党的女儿》《雷雨》《普拉东·柯列契特》,70年代多幕剧《新的篇章》《白求恩》《双送礼》《最后的一幕》;80年代多幕剧《这不是戏》《哦,大森林……》《赵氏孤儿》;90年代《马精武喜剧专场演出》等。
马精武故事:和电影的不解之缘图片1
  
  考电影学院用了39天
  
  他跳了民族舞,考官们看了看,说你能不能再跳一个。结果马精武梗着脖子说,别人就跳一个,为什么我要跳这么多?
  自从跨入电影行业门槛的那一天起,马精武就跟北京电影学院结下了不解之缘:考上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毕业之后又留校任教,直到他光荣退休。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考北京电影学院,马精武足足用了39天,而整个过程也像一次奇特的历险,完全可以拍成一部时下流行的公路片。
  话说青少年时期的马精武,已经是高大、帅气、风流倜傥的美少年。那时他在乌鲁木齐的中学里很是活跃,爱画画,爱演话剧,爱跳舞,爱唱歌。当时他的理想是考美术学院,将来当个画家。像很多老一辈的电影艺术家一样,他能和电影结缘也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有一天他看到《人民日报》上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简章。略微想了一下,马精武就把名给报了。
  当时还是写信报名。马精武给电影学院写了一封信,没多久就收到了参加面试的准考证。考点在上海。那是1956年的事儿。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交通还不发达。从乌鲁木齐到上海,马精武花了19天:先用了12天时间坐卡车到玉门,再从玉门坐火车到兰州,之后再坐火车途径西安、郑州到南京,然后从南京坐船到上海。
  当年马精武从乌鲁木齐到玉门坐的大卡车,其实就相当于今天的长途客车。在汽车站买票,然后上车,车上大概挤了30多个人,男女老少、各个民族、各种职业的都有。
  大卡车走得很慢。首先是路不好走,一路上车身摇摇晃晃,有时候碰到泥泞地或者沙地,全车的人都得下来推车。另外大西北的风沙特别大,六七级的大风那是常有的事。大卡车行驶在大风里,摇摇晃晃的,感觉一不小心就要被大风掀翻。司机宁可走得慢一点,也不冒这个险——万一汽车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坏到路边,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所以有时候可能才下午三点钟,遇到个路边的小店或长途汽车站,司机看看天,觉得天气不大好,那就不敢走了。
  在路边的店里,马精武闲下来没事就复习功课。同行的还有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等等,马精武有时候还跟他们唱唱歌、跳跳舞,一块吃吃拉条子。
  12天之后,卡车终于开到了玉门。下车之后的好几天,马精武的耳朵里还都是汽车发动机的嗡嗡声,身子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左右摇晃。
  在玉门,马精武第一次看到了火车。当时的火车还是那种蒸汽发动机,黑乎乎一个大车头,将近一人高的鲜红的大前轮子。像很多电影里表现的主人公第一次见到大火车的情景一样,马精武从车尾跑到车头,还兴奋地叫喊了几声。不过和电影演的不一样的地方是,火车头里的司机见马精武在车头跟前,一拉阀门,一大股白色的水蒸气喷了他一身。马精武说,人生就是那么奇妙。这么多年过去了,关于那次旅途,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喷到自己身上的那股水蒸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