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是恒久忍耐


  (1)

  二子就因为行二,家里都这么叫他,别人也习惯了这么喊他。

  二子的父亲去朝鲜打过仗,让弹片削去了一条腿,后来就安了一个假肢,那时候的技术还不行,还做不出假膝盖,上楼梯的时候真是拖着一条腿,看起来就费劲。

  这个拖着一条腿的男人是一个研究所的党委书记。到了文革,突然就有人说他的假腿里藏了一个发报机,说他是个特务,然后就让人批斗。

  二子上中学了,他看到父亲站在台上低着个头,台下的人往他身上扔各种可以拿到手的东西,石头瓦块的,找不到东西的人甚至脱了鞋扔过去,父亲一动也不动,低着头。二子看不到他的表情。

  后来有人嚷嚷:“让他跪下!让他跪下!”

  父亲这时候抬起了头,他的脸是青的,他说我跪不下。

  台下的人不干,说: “什么?你跪不下,跪不下也得跪。”

  父亲真的跪不下,他的一条腿是假的,没有膝盖。二子知道他真的跪不下——

  晚上父亲回到家,破衣烂衫。母亲吓得浑身发抖,没有一点儿主意地看着丈夫。

  父亲说: “我没跪!”然后就进了书房,把门从里面锁上。

  二子记得那天家里没开晚饭,甚至没开灯,似乎觉得没有必要了。

  第二天清晨,母亲一声凄厉的叫声惊醒了全楼的人。

  父亲在卫生间里用一条腰带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2)

  母亲于是疯了。

  母亲以前是胆小如鼠的女人,突然疯掉之后,每天都在外面咆哮着骂人。到那些让她丈夫下跪的人家门口开骂,有的时候让人家给打一顿,可是谁也没工夫成天打她。那些人纷纷搬了家,母亲依然能找到他们,当然是永远有人给她消息,她也就永远粘住了那几个人,永远开骂!

  父亲去世之后,二子的家就从过去的校官宿舍搬了出来,还有啥可以搬的东西?母亲是糊涂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倒是每天能摸回家睡觉。

  家里的3个孩子都辍了学,大哥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借钱,买粮买菜做饭,妹妹让亲戚接回了皖南老家。

  二子13岁就出去混社会了。和那些胡同窜子们混,打架,扒火车,啥事都干。他不是年纪最大的,也不是最能打的,很奇怪,他成了带头大哥。在那个城市远近闻名。

  (3)

  文革结束的时候二子23岁。

  他父亲是第一批昭雪平反的干部,所里隆重地召开了追悼大会。二子穿得千干净净地扶着白了头发的母亲参加了追悼会。那天母亲非常平静,谁也没骂,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站在家属们应该呆的地方,接受人们的问候,她也和人们握手,还说谢谢!谢谢!还说我会保重的,会的。

  从家里抄走的东西能找到的就退赔了,父亲的工资及抚恤金也给了他们,他们又搬回了从前的校官宿舍,窗前的小叶黄杨当初只有一米高,现在已经能没过成年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祝你幸福·知心》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