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要的还是学习


□ 梁小民

  从美国回来,朋友们让我谈感受。我说,最深的感受是不敢再言经济学了。
  在一九九四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前夕,美国经济学家曾对这项大奖的归属进行了预测。《华尔街日报》的记者采访了几位历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他们各抒己见。九一年获奖者科思(R.Coase)认为,从近年颁奖情况看,诺贝尔经济学奖评选委员会似乎更重视带有哲学、历史学和社会学色彩的经济学,因此,今年的奖应该给予这类经济学家,而不是纯经济分析的主流经济学家,但他没有说谁会获奖。八六年获奖者布坎南(J.Buchanan)持同样见解,他还指出,获奖者可能是哈佛大学的美籍印度经济学教授阿玛塔·辛(Amartya K.Sen)。这是一位当前颇负盛名的中年经济学家,据说他对社会不平等及天灾人祸的经济分析有突破性创见。当然,预测主流经济学得奖者也大有人在。九三年获奖者之一诺斯(D.C.North)就预测到了博弈论会获奖。博弈论是近年来经济学运用最广的数学方法,它已深入到经济学各个领域。新的微观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等学科基本从头至尾运用了博弈论。还有其他一些预测。九○年获奖者之一米勒(M.Miller)是位金融专家,他的预测也自然在这一领域内。他认为获奖者可能是布莱克(Fisher Black)、斯科勒斯(Myron Scholes)和梅顿(Robert Merton)。他们对八十年代之后兴起的期权交易从理论到交易技术都作了相当深入的研究,不仅发展了金融理论,而且创造了一个崭新的行业——期权市场。欧洲学者则看好法国经济学家马林沃特(Edmond Malinvaud)。他曾在一九七二——一九七四年间任法国总统德斯坦的首席经济顾问,对宏观经济理论与政策颇有建树。这些预测实际上是对经济学最新发展的一种概述,可惜我们在国内对这些新理论几乎是一无所知。
  应该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成就代表了经济学的重要进展。但这些年来,每当获奖者公布之后,我们对他们总有陌生之感。他们的代表作很少在国内翻译出版过,他们的理论我们知之甚少,有时甚至连他们的名字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对西方经济学的许多新出现的重要理论,我们了解得太少了。至少是被我们忽视了。
  其实我们不仅对新理论了解甚少,而且对原来熟悉的一些理论的新进展也作不到跟踪研究。经济增长理论一直是我国经济学界的热门话题,但水平一直停留在西方七十年代之前。六十年代,当索洛(R.S0l0W)建立了自认为相当完美的新古典增长模型时,年轻的经济学家们已经想对此有所突破了。这批人包括当时索洛的学生约瑟夫·斯蒂格勒(Joseph Stiglitz)、皮特·迪蒙德(Peter Diamond)、乔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以及在MIT任教的青年教师卡尔·肖(Karl Shell)。......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