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她们的遗产


□ 何玉茹


奶奶的早饭

一碗金灿灿的小米,几块红皮子的山药,米要用水淘了一遍又一遍,让那金灿灿愈发地纯粹,山药则须削去皮子,切成小块,变为玲珑剔透的模样,然后与淘好的米一起下到锅里。锅是那种老式的铁锅,锅里的水沸腾着,锅下是旺旺的炉火。不知什么时候,炉子里添了铲煤泥,火势弱下来,锅里的沸腾开始趋向平缓。而就在这平缓之中,一股香味儿喷发出来,它显得浓烈而又莽撞,让人欣喜的同时不由地要吃一惊,仿佛哪里出了差错。其实哪有什么差错,有的只是愈来愈浓的香味儿,浓到极致,就如同一个人由青年步入了中年,不说话不行动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它不再莽撞,也决不张扬,却是无处不在。
这就是奶奶的早饭,叫作小米山药粥,从我记事起,我们家的早饭就是它了,且是久吃不厌。这种饭别人家也有做的,但远不如奶奶做得好吃,我去同学家,多次看到同学碗里的小米山药粥,不是太稀,就是太稠,颜色也不是黄亮亮的,有些发暗,就像是多年的陈米做出来的。有的人家,甚至山药皮子也不去掉,粥熬熟时,颜色都成了黑的。吃这种饭的时间也与我家不同,有的在中午,有的则在晚上,使拿它当惯了早饭的我总觉得不那么对劲,心想,它怎么能是午饭和晚饭呢?
无论春夏秋冬,奶奶总是五点钟起床。奶奶从不看表,但她的感觉比表还准确。这一点别人家的大人也不能比,我的许多同学都不能及时吃上早饭,经常饿了肚子或是拿块凉干粮去上学。为此我很有一种优越感,早饭装在肚子里,满身都在冒着热气,满身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与同学走在一起,脚步都会显得轻快起来。
奶奶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捅开炉火。接着洗脸、梳头、扫地,接着开始做早饭。这时捅开的火已养得旺旺的了,铁锅坐上去,一锅的凉水没多长时间就响起来了,吱吱吱的,往往就使睡梦中的我睁开了眼睛。我看到窗外还是黑的,奶奶坐在炉前,刷刷地削着山药皮子,锅里的热气映在墙上,不断地上升,永无止境。这让我莫名地感到了踏实,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直到奶奶将我唤醒,直到我的被窝里都灌满了小米山药粥的香味儿。
吃早饭的有六口人,大家围坐在饭桌前,吃得香甜而又温暖。窗外已见出了亮色,屋内的灯却还没关,碗里的热气模糊着大家的脸。奶奶吃得最少,一碗饭,几根萝卜丝。萝卜丝淋了香油,一盘红一盘白,亮晶晶的,再加上碗里金黄的颜色,大家都是吃了一碗又吃一碗,不吃得见到锅底不罢休的样子。锅底的饭是最好吃的了,粘在锅底,将煳不煳,吃起来添了种烤饭的味道。除了奶奶,每人都分到一点,作了这早饭的尾声。忽然,收音机不知被谁打开了,传出郭兰英或是哪一个叫人心动的歌唱,大家便踩了这歌声的节拍,上班的上班,下地的下地,上学的上学。家里只剩下奶奶一人,半天,都坐在饭桌前一动不动,像是专心在听收音机里的歌声,更像是在回味刚才热闹而又和谐的早饭。偶尔,我返回来拿什么东西,奶奶这样子便永远地被我记住了。同时记住的,当然还有奶奶的早饭。......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