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幽深的、神秘的洞穴


□ 沙 爽

那幽深的、神秘的洞穴
沙 爽

  沙爽生于七十年代。诗歌、散文作品散见《诗刊》《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青年文学》《山花》《钟山》《美文》《文学界》等。散文集《手语》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7年卷。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现供职于某杂志社。
  
  那天下午,我们一行三人从景德镇赶往南昌。张森靠在副驾驶座上摇摇晃晃地打着瞌睡,我和梅洁大姐的话题正从写作一路滑翔到死亡,又转往佛教三界和生死轮回。她戏称我前生一定是深海里的一条鱼,或者一只蚌,经历漫长的修炼抵达人世,隐蔽的记忆深处依然携带着前世的信息。所以我喜欢黑颜色,喜欢夜空、洞穴,喜欢暗处微弱的光亮,和那些地下曲折的河流、岩壁间幽暗的回响。
  她破空而去的想象令我吃惊。但是我乐意相信:那是真的。
  我还相信这个世界的主要构成之一,是一面又一面隐蔽的镜子,或早或晚,每一种事物都将在这镜中找到他自己的影子。具体到一个人,一桩在历史中隐忍不言的事件,造物主会在敲击复制键的同时加入他瞬息万变的创意。即使这世上真的找不到两枚完全雷同的树叶,也一样随处看得见无数肉眼难以区别的谷物和草籽。
  在江西万年,沿着神农宫潮湿陡峭的石阶一步步深入地底,我恍惚正踏入一面镜子的内里。这面幽深的、神秘的镜子,它一直好端端地隐藏在我的记忆里。人的潜意识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软件,自动在大脑沟回中搜索相似的信息,执意要把这一刻与那一刻叠加在一处,以便使记忆的文件夹得以归类整齐。一个人在有生之年里走来走去,为了找到一种叫“新奇”的东西,只是他双脚丈量过的地理直径越大,眼前的世界就越与他似曾相识。过去时和现在时最终纠缠在一起,像一段半生不熟的白话文,乔装成古文今译。现在,它们一个字一个字地,被翻译成这洞穴的入口,这阴湿的石壁,这些在我身前身后迟疑落下的脚,和不远处正缓慢游动的水的气息。去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前往关门山森林公园,途经本溪水洞。这是我第一次拜访这隐居地下的河流,这幽深曲折的溶洞。与世隔绝的寒冷透过薄纱衣裙,意外地入侵我的身体。在辽东侠柯山腹地,我像一个习惯梦游的人,吃惊地倒吸一口凉气。
  在北方夏季,最溽暑难当的日子里,二十二摄氏度可以称之为“凉爽”;低到十二摄氏度,就只能谓之“冷”。冷,这正是本溪水洞内部的常年温度。我们穿着统一发放的棉大衣在夏天的暗河上漂游。一万年以前,棉花还没有被人类发现,纺织是一桩无比遥远的事情,在柔软松散的睡眠深处,他们以什么抵挡这无孔不入的湿和冷?
  直到在游船里小心地坐定,一只手先于我的想法探进了河水:水也是常温的。原来我一直在等,但是奇怪,寒冷它始终没来。我小心翼翼伸出的等待的脚踏了个空。一个在亚热带,一个在北温带,两条地下河理应有这样的不同?或者源于二者相异的地质结构?神农宫看上去远比本溪水洞温和可亲,至少更适合初级状态下的人类居住。这么巨大的、宽敞的大屋,大得足以让一个不够庞大的部落绝望,大得别指望用粮食和繁衍把它填满。即使这里是万年,是世界最早开始人工种植水稻的地方。即使这儿的泥土造就了天下的第一只陶罐。一万年以前,他们发现过这个被我们叫做“神农宫”的洞穴吗?也许他们只来得及发现了仙人洞和吊桶环。现代人定义下的十几公里,足以让他们与这个天造地设的家园失之交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