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戚健故事:《天狗》昨天的准备


□ 侯 亮

戚健故事:《天狗》昨天的准备图片1
我父亲曾教给我几句画画的口诀:“宁脏勿净”,它不是说画面要脏,而是说你画画的时候不要有所顾忌,要有激情;“宁方勿圆”,也就是说线条永远是直线,即使是画个圆球,它也是由不同的直线形成的;还有“宁直勿弯”,等等。我觉得这不光是在说画画,也是在说创作,说做人。

美术系78班逸事

对于戚健来说,能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78班中一员是一件偶然的事。
高中毕业时,已经学了四五年画的戚健从邻居手里得到一张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简章,招生简章上说北京电影学院是“亚洲唯一一所,全国唯一一座”,而且这所学校里有室内游泳池。戚健眼前一亮,心中暗下决心:为了能在室内游泳池里游泳,我也得使上吃奶的劲儿,打人北京电影学院!
戚健的父亲对戚健成长影响很大。初中时学画画就是父亲强迫的结果。父亲说,不管什么时候,一个人都应该有一技之长。戚健父亲自己早年是上海美专的高才生,后来加入了地下党、游击队,解放后是南京军区的高级干部。对于考北京电影学院这件事,父亲曾专门找过戚健谈话。他说舞台美术、戏剧美术是附属于导演的,学成之后最多只是个画匠,而要是考南京艺术学院,你会成为一个画家。
戚健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考北京电影学院。但是进了学校,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室内游泳池。当时在朱辛庄的电影学院只是在菜地里有个游泳池,里面全是癞蛤蟆。
在电影学院,戚健学的是绘景专业。绘景专业是干什么的呢?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告诉绘景班的同学们,电影学院可是“亚洲唯一一所,全国唯一一座”,并且在黑板上写下几个遒劲的大字:四年寒窗苦读,炼出绘景英雄。在座的同学无不万分激动,觉得前程似锦、大道通天。在座的同学除了戚健,还有何群、冯小宁、尹力等。当然,既庆幸又遗憾的是,他们这些人后来都没成为合格的绘景师。
当时78级美术系有两个专业,一个是绘景专业,另一个是美术设计专业。美术设计专业里有韩刚、霍建起等。这些学绘景专业的,学了半年才明白以后的工作就是把自己高高地吊在半空中,手拿一个类似喷农药的管子,在摄影棚里巨大的景片上喷出朵朵白云。当然,也会喷出别的什么东西,比方说碧绿的田野,隐隐约约的村庄,而老师则对他们说,你看你们的专业多好,哪种画家有你们画得大、画得多?
戚健故事:《天狗》昨天的准备图片2
对于那些在绘画方面已经有了比较深厚的基础的同学来说,这些东西其实很简单。而导演系的一些同学,有的家里就有搞电影的。像田壮壮呀、张建亚呀就说,你们这个绘景专业有什么好学的嘛,毕业以后到了厂里,就是个绘景师傅。唉——
绘景专业的这帮人一听,立刻愤愤不已:咱怎么说也是“亚洲唯一一所,全国唯一一座”,怎么说也是大学生呐,哪能毕业以后到厂里当绘景师傅呢?于是众人组织起来,以年龄较大、社会经验较丰富的冯小宁为首,去和系里谈判。本来以为即将面临一场艰苦卓绝、漫漫无期的斗争,没想到学校很快有了批复支持这些热爱学习、热爱电影的学生们的要求,把绘景专业这个班改成美术设计二班。
美术设计二班刚成立不久,这些人又不消停了——他们这届是文革结束以后电影学院第一次招生,师资不是很强,各个方面也都在摸索。第一年的时候,老师还经常和学生一块出去写生,但是到了第二年,不少老师就不敢再跟学生一块出去了,因为不少同学的作品已经远超出了他们的水平。这时,郁闷之中的戚健想起了父亲的话:做电影美术设计,你最多成为一个高级画匠,但很难成为一个艺术家。
当时大家精力旺盛,在北京各大艺术院校之间乱窜。美术系的跑到中央美院一看,发现还是人家厉害啊,咱还是抓紧时间折腾点别的吧。班里的同学也开始各忙各的事了:有的开始自己写剧本,有的给导演系的画分镜头,何群干脆搬出去和导演系的住在了一起……
戚健故事:《天狗》昨天的准备图片3
大学四年,美术系最好玩的、给大家留下印象很深的事就是画电影票。那时候电影学院已经开始招编剧进修班,里面的学员基本上都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年龄也比较大。他们中的不少人后来成了各大电影制片厂的厂长。美术系的经常和这些老大哥们下象棋,关系比较好。有时候还给这些老大哥的剧本画封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