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开卷”——中国古代书籍艺术的审美形态


□ 杭 间


内容摘要:书籍形态发展的历史是一部视野独特的审美文化史。本文详述了中国古代书籍形态的发展,包括材料、字体、版刻、插图、印刷、装订等的发展与变化。本文认为,从中国古代传统版刻整体性考虑,就书籍整体设计而言,与现在相比是大大超前的。中国现代书籍设计艺术家的种种追求,都可以在古代书籍艺术中找到创意的源泉。
关键词:书籍艺术审美形态



从“开卷有益”、“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之类的话可以看出,对于阅读书籍,世界各地的态度大致是相同的,但我细细品味中国传统的书籍观念,发觉“开卷有益”还有着意味深长的书籍形态发展的内容。从先秦的“简策装”到唐宋以后的“经折装”、“卷轴装”、“旋风装”、“线装”、“蝴蝶装”、“裱褙装”等,一直到近世机械印刷术传入后的种种复杂丰富的现代装帧形态,一部书籍形态发展的历史,也是视野独特的审美文化史。
传统概念上,“书”总是好的,传道授业,“耕读传家”,因此“开卷有益”的“开卷”就不仅仅是普通地翻开一本书。自从周末废官学兴私学,书、教师、学校的概念中总有孔子的影子,一个宽颌密须的高大的先生拿着“简策”站着,开蒙就是启蒙,因此,“书”的神圣性在中国历来不容怀疑。我小时候在乡村生活,文革时期纸张匮乏,我的母亲也坚决不让家人用带字的纸当手纸,而这在乡村生活中是有普遍性的。并非只有我们家才这样,北京的一位知名收藏家的雅室,是用复制的古籍一张张贴起来做墙壁的装饰,那明末风格的版刻,发黄的宣纸,衬着那些古董,见者无不赞扬设计者的巧思,但在我看来,却一点也不吃惊,因为在我小学老师的家中——一个酷爱传统的乡村老头,在文革的灰烬中曾偷偷藏起许多从地主家抄出来的古籍的残本,不舍得扔,就拿来作糊窗户纸和墙纸了,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时候,我们的课外学习就是在老头的家中跟着他辨析墙上的文字。


“开卷”虽然是指造纸术发明以后的书籍,但广义的书籍的历史大约可以推至商代或更早,先秦时的简策与版牍并存,不过简策多用来写书,版牍用来写公文和书信,所以从书籍的意义上来说,简策的“开卷”意味随着有关事迹的展开而显得不同寻常。
“简策”的竹简由于新竹容易生虫,而需要在火上烤去水分,因称“汗青”。“汗青”的象征性有后来的诗歌为证:“留取丹心照汗青”。在这里,书籍便庄严为“历史”,而且这“历史”并非是一般如西方意义上的记载事实的历史,而是一种“正史”——我可以把它演义为“正气的历史”。《幼学琼林·文事》曰:“荣于华衮,乃春秋一字之褒,严于斧钺,乃春秋一字之贬”,意思是说,《春秋》上一个字的褒扬,如同穿上君主的礼服那样荣耀,《春秋》上一个字的贬责,如同用斧钺制裁罪犯那么严厉。如此,书的意义,便成为一种超越于现实生活之上的、可以在浩渺的宇宙之间显示不灭真理的东西,如“私学”在周末产生的意义一样,“书”的产生(也许还包括文字的产生,传说仓颉造字“惊神泣鬼”),象征了一种不以统治者威权为惟一准则的、来自人民而又符合“天道”的力量的出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