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令营


□ 李皓

  夏令营这个名词,对于乡下孩子来说是很神秘的。说不知夏令营为何物,那也许有些夸张,但我们知道夏令营是很遥远的。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夏令营是城里孩子的专利——乡下孩子没有夏令营,他们只有“野游”。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破天荒组织了一次“野游”,就是到全公社最高的山去爬山。老师们预先在石板底下、树枝树权之间藏了一些字条,也就是“宝物”了。学生们找到这些字条,就可以到老师那里换取铅笔、铅笔盒、备课本之类的奖品。我不记得字条上到底写着什么,因为我一张字条也没找到。或许找到字条的同学给我看过,但我早已忘记。我也忘记了那天妈妈给我带的是什么饭,带的饭好不好吃,但那天显然玩得很尽兴,以至于三十多年以后,我还记忆犹新。

  夏令营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我不知道。但人生有些时候,一些梦寐以求的事物会猝不及防地来到你的面前,让你一时间无所适从。

  1988年春夏之交,我收到一纸获奖通知:我的处女作《男生宿舍》在“蓓蕾杯”全国中学生诗歌大奖赛中获得优胜奖,组委会邀请我暑假到北戴河领奖,并参加“首届全国中学生文学夏令营”。

  那时我正读高中,课余时间狂热地爱好着诗歌写作,即使许多所谓的作品,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依然“为赋新词强说愁”。办文学社,油印社刊,发展社员,我兴奋地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有时被老师误解,耽误了学业,但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支撑着我们,忘掉了一切干扰,为了“成名成家”,也为了神秘的“夏令营”。

  不用说,1988年的暑假,是我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一个夏天。在北戴河的七天里,我们游览了山海关、老龙头、孟姜女庙、鸽子窝,共青团中央领导和文学界前辈谢冕、尧山壁等为我们发奖,我们与关牧村、刘长瑜等艺术家们一起联欢。他们那么亲切和蔼,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些小作家、小诗人们寄予了厚望,充满了期待……

  这个夏令营打开了我的视野,也改变所有营员的人生。虽然许多人后来都已杳无消息,但据说大部分都从事着文学、新闻等相关职业。这么多年,一直都与文学不离不弃。

  现在想来,那二十余位营员,大多是乡下孩子,他们大概也如我一样,对夏令营充满期待。在祖国的四面八方,我们做着同样的文学梦。在各个学校里,他们都是写作的佼佼者。特别是参加了夏令营之后,他们身上有了一层似有还无的光环。与其说他们有点优越感,有点沾沾自喜,莫如说,他们已不能停步。他们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肩负着人们的艳羡与期待,不敢回头,不问对错,寂寞前行!

  夏令营啊夏令营,那个梦一样的夏天,让我们这些乡下孩子的人生,从此改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7期  
更多关于“夏令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