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正哥和小正爸爸的故事三


□ 李东文

  2010-6-28 阵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还差两个月,李小正就五岁了。

  小正从小就在我们身边,只有我跟他妈妈带他,没有老人帮忙,很难,很辛苦。刚刚过去了的五年,每天都忙忙碌碌,日子过得漫长而苦涩,但现在回想起,时间似乎在刹那间就从指缝间漏走了。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

  从快五岁的李小正的身上,可以判断得出,他长大后肯定很英俊。而他也知道这一点,因为大家见到他都会说,你咋长得这么靓?我总是认为,一个人太早知道自己长得好不太合适,会助长他的娇气。而且,他似乎还十分迷恋自己的外貌。从他两岁开始,我就带着他到处去,有时候去商场买衣服,我试衣服的时候,他会站在镜子前左盼右顾,还对着镜子做各种各样的表情,置身边所有的一切于不顾地欣赏自己。

  李小正有点娇气,怕辛苦,稍难点的作业和手工,都不能坚持做完。从他四岁开始,我就有意识地培养他的耐性和刻苦耐劳,但收效甚微。

  从小正出生到成长的点点滴滴,几乎全部的细节,从他第一次笑,到第一声喊爸爸、妈妈,到第一次撒谎,我都记忆犹新。

  2005年8月28日,凌晨四点左右,我正在做梦,小正妈妈推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总是睡得很晚,这天,我是凌晨两点睡的。仿佛间,像有些什么召唤,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坐起,非常大声地说:“干吗?干吗?”倒是把小正妈妈吓了一跳。

  “要生了。”小正妈妈讲。

  我的意识还停留在梦中,嘀咕:“你怎么知道要生?真奇怪!”

  小正妈抱怨说:“你神经了吗?我自己要不要生怎么会不知道?”

  说完,她呻吟了一声,踢了我一脚。这样一来,我就彻底地醒了。我说:“预产期不是还有几周吗?怎么说生就生?你别胡说了。”我困得要死,倒下去,差点又睡着了。迷糊中,小正妈妈把床头灯打开,慢慢地下床。

  睡在隔壁的岳母听到声音也起来了,正在敲我们的房门。

  岳母一出现在我们房间门外,我就彻底清醒了,像被当头棒喝,条件反射一样从床上跳下来,嘴里还乱喊,快,快,快,我下去找车。

  岳母笑了起来,说不用慌,不用急,等她洗了头再说。我说不快些,万一生在家里怎么办?岳母说没事,说生就生,你以为生蛋吗?

  岳母说完去厨房做早餐。

  居然还有闲情做早餐。居然还要洗头。

  看这母女俩笃定的样子,我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又睡着了。真的好困。

  我们是六点多差不多七点才去医院的。

  岳母和小正妈妈上星期才从高州来到佛山。本来说提前一个月过来这边待产,没想到李小正着急,提前三周要闹着出来了。因为提前了,所以也没有预约医院什么的,更没买任何与婴儿有关的物品。

  八点多,办好手续后,我打电话回单位请假。办公室接电话的同事还跟我开玩笑,请了假就没有全勤奖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更多关于“小正哥和小正爸爸的故事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