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悔看这一眼


□ 酉蕾宁


正拿着电视遥控器瞎按呢,陡地跳出三口阴森的棺椁,画外有音:这是第一个由考古人员打开的皇帝地宫。隔着屏幕,那股窖藏近四百年的霉味儿徐徐散发开来,把我熏得直想吐,接着便“结识”了一副惨白骨架——它的上头重叠着十七层奇珍异宝呢,仿佛是被这些玩意儿压死的。此人朱翊钧,即明神宗万历。
万历,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嘟嘟囔囔着,实在后悔看这一眼。

从史书里往外探头时,万历十岁,与小学三年级的我同龄。我在计较妈妈给的零花钱为何比哥哥少两毛,万历却拉起一个庞大帝国吱呀前行了,实在是让人替他,也替大明朝心惊胆战。那时朱氏家族已指点江山二百零五年,并伴生着恶瘤般的禁海政策,所谓“沿海军民,私与贼市,其邻居不举者连坐”——埋头致力于土地之事,乃历代中国帝王的人间正道,万历小皇帝也不能有半点偏差。在高高龙椅上坐着,他无聊地听首辅张居正唠叨“私家日富,公室日贫,国匮民穷,病实在此”,苦恼地消化那些“里甲银”、“均平银”还有“纲银”,惟一的乐趣是观赏乌纱帽从一些人头上转飞到另一些人头上……鸽哨从天边隐约传来,轻易就给童年万历安上一对想像的翅膀:朱家天下究竟有多大呢?
答案很快出现在摺子上,只有十三个字,七百零一万三千九百七十六顷——万历九年清查出来的税田总数,大大超过从前。皇帝已进入成年,完全意识得到这组数字的重要性,此乃他的“溥天之下”、“率土之滨”呢。由于“太仓粟可支十年,冏寺积金,至四百余万”,万历高兴得合不拢嘴,一时便忘了顾及周围——张居正稍一抬头,就能瞅见好多愤怒的“牛”眼珠:剥夺官僚与豪强的切身利益,那还得了!
在万历年间,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是何滋味,张居正感觉至深。那时他五十多岁,正是从政的好年华,尽管心里有老大一块与宦官冯保合谋的阴影,但毕竟是阁主了,接下来他打算做一番富国强兵的大事--记住,并不是每个官员都这样敬业。遗憾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他几乎一样不占:小民要造反,冗官工捍位,黄河要决堤,鞑靼贵族要掠抢……大明江山果真病入膏肓,非“得盗即斩”这样的猛药不能疗治——对于庶民再次成为封建改革的祭品,政治家张居正没有丝毫道义上的压力,因为他很公平,马不停蹄就去整顿官吏了。“用舍进退,一以功实为准”,此行令如同飓风,把一个有着两百多年悠久历史的官场搅得周天寒彻!所有卷铺盖回家的人都把牙磨得吱吱响:姓张的,走着瞧……
报仇的日子如期来临。一五八二年,首辅刚咽气,那些被裁官免职、曝光私产的人就跳起来,通过各种方式与渠道,将早朝变成控诉会。十年悲愤,连金銮殿都承受不起,何况人!群起攻讦的结局是,万历很快开了金口:此人坏到死一千次都不冤呢,抄没家产还算轻的。
张居正的改革虽然招人怨恨,却能结出硕果供皇室享用。由于国库里有不少银子在蹦跳,万历二十一岁便考虑建造寿宫了——从人尘望到冥界,如此穿透力的目光惟皇帝才能具有!涓涓溪流样汇拢来的库银,又大江东去般流将出去,去填充昌平那个长八十七米、深不可测的巨坑,对此,上上下下的人都觉得理解:早在战国时代,思想家荀子就提倡“宫室有度,人徒有数,丧祭械用,皆有等宜”呢,应该的。至于说到太祖朱元璋要求“不筑园囿,不建台榭”,那是在保持其贫苦出身的本色,而万历就不一样了,他乃真正龙子龙孙,每读贾谊“高下异……则宫室异,则床席异,则器皿异”的句子,都是心旷神怡的。皇帝边在紫禁城挥霍青春,边在寿宫挥霍银两,渐渐地烦躁不安起来:国库竟然在一天天的空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