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73年的乡村婚礼


□ 王保忠

2003年一个疲惫的下午,我站在城市高楼的阳台上,眺望我们那个遥远的小村庄。我看见1973年的那个早晨,当叔叔穿着一条花裤衩打开屋门时,闹洞房的人们还在熟睡,幸福的呼噜声地动山摇……
一切都成熟了,比如高悬在我们头顶上那火辣辣的太阳,比如土墙外那片仰着笑脸的金黄的葵花,比如在风中甩着红缨吹着口哨的玉米。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叔叔的窑洞披红挂彩,欢声笑语,大红的对联将寒碜的土院映衬得堂皇而喜气。我们都知道叔叔要成亲了,要和他俊俏的新娘拜堂了。我们没等放学就从教室里溜出来,在院子里跑进跑出,不时噼噼啪啪点燃一串鞭炮。
人群里那个穿着中山装卡着黑钢笔的人,忙得陀螺似的,一会儿叫这个后生搬桌子,一会儿叫那个后生拿椅子。叔叔被他和几个青皮后生从窑洞里拥出,三下两下推到那张桌子前。那是从队里借来的办公桌,上面有指甲划过的痕迹,看起来像驴耳朵或狗尾巴。桌子上垂挂着一张大红纸,用石块压了两角,黑黑的毛笔字一二三四写着典礼的程序,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致敬向全体贫下中农致敬向父母大人致敬什么的。叔叔穿了一身新做的白衬衫和蓝的确良裤子,脸上的笑在阳光里显得十分灿烂。我发现他鼻子左侧那粒熟透的粉刺疙瘩不知什么时候蹭破了,渗出了一点血。那个穿中山装的人就开他的玩笑:我说二愣,满脸骚颗,娶了媳妇,就该压火。叔叔摸摸脖颈,脸上的笑更灿烂了。
那个人突然站到椅子上,亮着嗓子喊:二愣成亲,吉日良辰,艳阳高照,喜气临门,东家托我,主持大婚,诸位亲朋,欢不欢迎?几个青皮后生积极响应:欢迎欢迎太欢迎,你来主持肯定行,服从调配听你令,坚决办好这门亲。那个人的嗓门又拔高了八度:既然欢迎,我就上任,尽心竭力,喜事办成,有啥不足,尽管批评。青皮后生们一阵叫好。那个人在人们的笑声中跳下椅子,哗地散了一排烟,自己也点了一支吸。我看见烟雾纱巾似的飘过他的头顶,在明亮的阳光里袅袅上升。
那个人就是喜倌马二。
马二是我们村的大好人,大忙人,谁家娶媳妇办喜事都离不开他。我爷爷常常说,好马出在腿上,好汉出在嘴上,你看看人家马二,肚子里全是墨水,六三年他差一点考上民办教师哩。马二学问大不大我不知道,不过他那张嘴确实厉害,一出口就是叮当响的四六句,就像这个季节在地里拔山药,手攥住秧子猛地一用力,带起来的准是一串串令人惊喜的果实!那时候,我对马二可是崇拜得厉害,我私下里最宏伟的理想不是长大后当工人,当解放军,而是像马二一样当个喜倌,走到哪里都能给人们带去笑声。
那时候,一年好像也就几户人家娶媳妇,所以逢着谁家办喜事,不光亲戚朋友要来贺喜,就是那些平时见面不大说话的人也要来看热闹。一看新媳妇长得是个丑还是俊,二看席面上的肉菜是个七盘还是八碗,三看喜倌卖不卖劲,四六句是不是红火了个人。这后一条最要紧,结婚图个红火,红火就得靠个喜倌。喜倌不仅仅是婚礼的主持人,更是婚礼上的演员,明星。喜倌说的是串串话,大家也要跟着学几句,说几句,凑个红火,添个热闹。这一来,一家的喜事就成了全村的节日,一家人的快乐就是一村人的快乐,这样的日子自然像过年一样热闹。马二的口才利索,马二主持的婚礼比过年还要过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