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永远的文学


□ 金翠华

  我们无法知道,哪些偶然的后面尾随着意想不到的祝福。
  2002年的1月下旬,我的丈夫在青岛机场等候登机,徘徊在书摊前,他突然发现了一本《北京文学》,这个多年前曾令我们心向往之的文学期刊,依然魅力无穷,让他倍感亲切。在飞机上,这本《北京文学》伴他度过了3个多小时的航程。当晚,一到宾馆,他就迫不及待地给我打来电话,他说,多年没看《北京文学》了,没想到在商业大潮汹涌澎湃的今天,她依然坚守着纯粹的文学立场。尤其是读了其中的一篇文学评论《写作有多少人在寻找意义》,更是令人振奋。他在电话里,大段大段地读给我听,然后告诉我刊物上读者热线电话的号码,让我一定要给编辑部去个电话,表达我们的赞赏和感激之情。第二天一早,我就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编辑,我已记不清我都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她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她说话的声音柔润清冽,又亲切又动听。
  那本偶然买到的《北京文学》是2002年第1期。在这个文学被挤到社会边沿,文学刊物纷纷下海,文学被浸泡得淡而寡味的时代,《北京文学》却一直坚持文学传统,堂堂正正地走自己的路。令我们深深感动的是扉页上的投稿须知:“只要在来稿的信封左下角贴上《北京文学》的原始标志,并付足返程邮票,本刊将做到每信必复,每稿必回信并提出处理意见。”——这岂止是作者须知,分明有编辑坦诚的允诺:每信必复,每稿必提出处理意见。偌大的中国,庞大的作者队伍,编辑们要付出多少时间多少心血啊!出自对编辑的信任和对刊物的敬重,我们各自给《北京文学》发去一篇散文。诚如所言,两篇散文都得到回音,编辑白连春在信中介绍了审稿的情况,真实诚恳地提出意见。我的《青杏枝头》发表在2004年第2期《北京文学》上,荣获了第二届老舍散文奖。——我们和《北京文学》相识的经过就这么简单,简单得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奇:我们既不是作家,也不是名家,只是一名普通教师,和《北京文学》无亲无故素不相识,一篇小小的属于自然投稿的散文,不但发表了,竟然还获得了全国性大奖!我的感动超过了我的喜悦!
  2004年2月3日,我们去北京参加第二届老舍散文奖颁奖大会,见到了《北京文学》的领导章德宁、杨晓升、吴双明,见到了白连春和一些编辑及工作人员,相处虽短,印象却极深:这是一些心灵质朴纯真的人,他们对文学的倾心已经超越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境地,每人每天要看大量的自然来稿,倾注着对文学崇高美的追求。爱使他们的生命如此丰盛,丰盛到这样一个地步:能够用心灵去体验人对生存价值和人性尊严的渴求。为此,他们总能从文稿中看到自己内心的责任,发现和彰显生命的原本意义。正是这样一班人齐心鼎力把《北京文学》办得“篇篇好看,期期精彩”,书页上展现的大千世界,比熙熙攘攘的现实更为鲜明,更为深刻。
  编辑是作家的老师,他们修剪荒芜培育出美丽的花朵。我喂养过一只会说话的鹩哥,情感细腻纯真,像孩子一样和我相伴三年多,它是那样的可爱,清澈的目光总是流露出无限依赖……失去它之后,痛苦把我的心挤得满满的。我和杨晓升谈起这只鸟,他说:“你把它写出来,这种感情正是世间缺少的。”由于他的启发和鼓励,我写了《世间最美丽的眼睛》,这篇散文荣获第三届老舍散文奖,《新华文摘》等刊物都进行了转载,并被收入各种散文选本。我可爱的小鸟对人们说的祝福话语比它生前传布的还要广泛,我的心因此而得到安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