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轼诗文之“美”走笔


□ 同温玉

  赏读苏轼的作品,总有一种美的情潮在涌动,使人获得精神上的享受。或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或如“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的绵绵,或如“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的旷远,或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理趣等等,美不胜收,令人陶醉其中。这种美感并非刻意,而是源于作家一种自在的美的潜质。可以说,是蜀山蜀水的美韵,陶冶了诗人美好的情操,坎坷不平的人生经历,开阔了这位哲人旷达的胸怀,非凡的气质,横溢的才华孕育了他多方面的艺术天赋。苏轼不仅精通文学,又兼擅书画与音乐等,多种才能相得益彰,尤其在诗文方面的造诣颇高。作者的审美理想与追求在诗文中得以充分展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气势磅礴的阳刚之美。在中国词坛上,苏轼与“豪放派”开山祖师的名号紧紧联系在一起,并由此创立了具有深远影响的一代词风。我们知道,词的发展曾经历过一段不公正的待遇,无论晚唐、五代的“花间”,抑或北宋前期晏殊、欧阳修、柳永等人的“婉约”,都没有突破词为“艳科”、“诗余”的藩蓠,每每将词的取材限定在个人狭窄的小圈子,用来娱宾遣兴,抒写离愁别绪,风格柔弱无力。那么打破词的传统,开拓其意境,真正以自己的创作实践为词“正名”的是苏轼。他大胆地用词来表现国家、民族、社会的宏大主题,并达到了“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刘熙载《艺概》)的境界。他的一曲《念奴娇·赤壁怀古》成为古今豪放之绝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气壮山河,令人思绪翻腾。那“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场面的雄浑与壮阔,激发了人们多少凭吊怀古的豪情。胡寅在《酒边词》序文中对苏词这样评价:“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婉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而逸怀豪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隶,而柳氏为舆台。”
  与此同时,《前赤壁赋》意境宽广,气势高妙,既是优美的散文诗,更是一曲人生理想与命运的交响。月夜泛舟,物与神游,自然有一番痛快淋漓的抒写,“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诗人触景性情,文势随感情的变化而跌宕起伏,无论写“乐甚”之美感,还是“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之悲叹,或“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的幻想,都有一种超然物外,豪迈磅礴的气概。作者以雄奇宏阔的气象来反映微妙复杂的思想感情。在表达上,苏轼追求诗情画意之美,将抽象的文思寓于具体可感的艺术形象,把沉郁的情感寄于高远的境界之中。
  在创作理论上,苏轼主张“以意为主”。“意”即思想,这是对曹丕“文以气为主”的进一步发展。曹丕所说的“气”,当然包括思想内容,但更多的强调作家气质个性的差异,而没有充分意识到作家的“思想”情感在写作中的关键作用,因为在他创作活动中“意”统摄一切,有“意”方可居高临下,恣肆汪洋。他的《韩文公庙碑》正是一篇有“意”之作,据说曾拟过十八种开头,都因文不逮意而被否定,终以“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开头,从韩愈对古文运动的重大贡献入手来评价其历史地位,“气”压群芳,一举成为同类众多评论中的佼佼者,“及东坡之碑一出,而后众说尽废。”(洪迈《容斋随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