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乡村教师


□ 卫 华

刘老师是一位与我只吃过三天饭、睡过三天觉、打过三天交道的乡村教师。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认识、相处,相隔六年了也再没有见过面,但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在我扶贫的那个山村有一所小学,学生有150多名,老师有6名,老师中除一人家在本村外,其余都在外乡外村。刘老师家就是在邻乡的一个村子,离这里有20多里的山路,因年岁较大,又是骨干教师,村里给了他一个单独的住处。我们扶贫队员到了村子以后,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刘老师过几天又要调走,于是村里就安排我们两个队员暂时和刘老师一起吃住。
刘老师50出头,又瘦又小,从外表看像个60多岁的小老头。第一天相处,感觉刘老师木木的,没有笑容,态度极谦恭,说话不多,声音小小的,并带有浓重的乡音。第二天天刚朦朦亮,刘老师就起来了,怕惊动我们睡觉,灯也不开,动作轻轻的,尽量不发出响声。我因睡热炕不适应,其实早就醒了;又因刘老师晚上打呼噜,一夜没有睡好,迷迷糊糊,醒来也不想起。刘老师下地后端着尿盆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我们也都起来了。我们的另一位队员由于水喝多了,炕又热,一晚上小便了好几次,看到尿盆已被刘老师倒了,有些不好意思。刘老师关心地问我们,休息好了没有,热炕是不是不适应,是不是太热了。早饭是刘老师给我们做的汤面,我们要帮忙洗菜,刘老师不让;我们要帮忙擀面,刘老师也不让。说我们是刚来的尊贵的客人,能认识我们并与我们住在一起,就是他今生今世最幸运的事了,是他一辈子最大的福气。吃完饭后,刘老师抢着洗了碗,又拿起笤帚扫地,笤帚是短把的,只能蹲在地上扫。我俩急忙过去抢笤帚,刘老师死活不肯给,并说:“哪能让你们扫呢?这地可不好扫,这笤帚也不好用,和你们家的不一样。”刘老师一会儿蹲着,一会儿撅着屁股弯着腰,扫一下挪一步,极认真地扫着,在我们面前还有一些不大自在。
白天,刘老师上课去了,我们则去房东家、支书家串门,与房东、支书聊家常,并了解村里的情况。
晚上吃饭时,刘老师告诉我们,他再过两天就要调走了,要调到离他家比较近的一所小学去,也好多照应照应家里。由于离家比较远,平时一个月才能回去一次,大女儿已初中毕业,考师范学校没考上还在补习,老二、老三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大女儿常常埋怨他没本事,没关系,又没有钱,没有给女儿帮上忙,他为此很内疚,很自卑。晚上睡觉脱衣服时对我们说:“你们肯定不会相信,我身上的衣服都加在一起才值30块钱,褂子、裤子、毛衣、毛裤都是赶集时在集市上买的‘过衣’ (当地特指在集市上到处叫卖的旧衣服),褂子8块,裤子5块,毛衣7块,毛裤5块,秋衣秋裤倒是新的,是处理品,两件5块。” 我们听了心里觉得很酸楚。刘老师当教师已20多年了,因没有转正指标及其他更复杂的原因,当时还是民办教师,每月工资只有几十元。
第三天刘老师仍然是抢着倒尿盆,抢着做饭,抢着洗碗,抢着扫地,并说他只能与我们在一起再呆一天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