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亲(短篇小说)


□ 王玉清

我是个农村男青年,到了相亲的年龄,一连相了几个,有我挑剔人家的,有人家看不上我的,说我是个晃荡个子,将来经不住劳动强度大的挑挑挖挖。我的相亲有些喜剧。究竟怎么个喜剧,你慢慢看完这篇小说就知道了。

姐出嫁的这一年,我17岁,姐大我6岁,我又大我弟弟6岁。

我上面有两个哥哥,我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先后都跑掉了。“跑”的含义,这里人都晓得。按大人们的说法,这些都是命,就像女娃子命若浮萍,说飘走就随水飘走了。我与弟弟不肯“跑”,是我们的赖劲大。

我的赖劲其实不大。姐出嫁后,爸妈干活需要一个帮手,这年秋季,我就不再上学了。

我刚出书房门,适逢村里秋收大忙。大嘴桃子开始嘲笑我,说文清啊,你是复员了,还是转正了?我不开口,挑着一百多斤的稻把,稳稳当当地登上场坪,肩膀上的桑木扁担,两端一弯一弯地颠着,这架势像个地道的劳力了。

我的堂房小婶婶见我就夸:别看我们文清是个读书人,膀条子(膂力)还真硬(朗),呱呱叫的没得说!

大嘴桃子却说,古时候像这样的小老爹(小伙子),都娶上马马(老婆)了!。

我不理睬他们,一担接一担地挑把登场,任凭扁担在我的肩膀上起伏着曲线,浑身像娶亲似的欢畅。

大嘴桃子永远阴阳怪气,永远讪笑别人:小烂屌,夯劲不小!扁担一头能挑一个大姑娘了!就怕“恨年穷”,受不住的话,发起小肠串气来,娶马马顾得这边,那头顾不了!

大嘴桃,作兴你这么腻歪人?!

我犟起性子,学着他腔调,反唇相讥:“大嘴桃子不服老,抱住瘪嘴娘们动不了,用嘴啃啃,上气不接下气了!”

“小大娘子歪歪!——好哉!”我挑着稻把,把那挑把号子,打得比谁都响亮。我已悟出这种号子的含义:“歪歪”在俚语里就是指河蚌,隐喻女人重要的身体部件。那么,号子的上句的意思是向女人恳求,下句是女人表示同意了。打号子原来就是这么自说自话,想象中自己在干那事儿!日屌鬼!难怪号子一打,男人浑身来劲!

初冬时分,姐省亲回来,腆着个大肚子,走起路来,双手如捧硕果,蛮有味道地捧着自己的肚子,一副娴静和悦的模样,碰到乡里乡亲,她逢一个打一个招呼,大家都夸姐,说姐白了,胖了,问姐什么时候足月,说姐夫家的茶饭滋养人。我弟弟摸着、拍着姐的大肚瓜,问我姐这,问我姐那。我也想去摸摸姐的大肚瓜,但是我突然感到了不自在,因为像我这个年纪,可以摸的那个人,早就不应该是我姐了。我隐约地晓得,姐的大肚瓜里是什么,是怎么钻进里面去的,我还试着进行分析,那是分多少次钻到里面去的。

姐省亲回去之后,爸妈的思想“活动”了,他们替我作了打算,准备说一门亲事,以便按住我勃起的野心。妈妈在背后,好像也听到别人说些“小犊子犯犟了,笼头套不住他了”之类的瞎话。记得曾经在背地里,我听到了妈妈和姐的闲谈,说起我早晨的生理现象。大意是说,我的“男子汉”动不动就顶起裤门心儿了,气昂昂的那种样子,留心一下就能瞥见,看起来挂一个菜篮子,也挺得住……,好像姐说我身子骨还嫩,还不该懂得花儿,还不到顶开花儿的时候。他们说的全是生活中的隐喻,弄得我似懂非懂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