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凤凰珍珠汤


□ 刘 涛

  陈晨被送进医院时,高烧已达39度了。一个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体温烧到39度基本就瘫了。陈晨的家离着市立医院可以说是很近,平日里步行过去,六七分钟,可那天下午,高烧中的陈晨.在妻子的搀扶下,拖着面条一样软塌塌的双腿.刚走出小区大门就再也迈不开步了,只好叫出租车。

  急诊室的医生问了问情况,就开单让陈晨去做肺部CT.陈晨走不动路,妻子赶紧叫来医院里专门推轮椅的农民工,把陈晨推到CT室。

  坐在轮椅上.嗅着医院里淡淡的消毒水味儿,陈晨似乎觉得发烫的脑袋清醒了些许。医院里到处都是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些重症病人躺在担架上.被一帮人小心翼翼地推着去这去那.一些不怎么严重的病人要么被人搀扶着,要么自己一个人,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大厅和各条走廊里.身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来去匆匆,戴着淡蓝色的口罩,看不清真实面目。

  陈晨坐在轮椅上——他这是平生第一次坐轮椅,发现有些人在看他,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这算怎么回事嘛,别人弄不好以为自己是残疾人呢。一位个头高挑、面目清秀的年轻女人迎面走来.她的眼睛先在陈晨脸上扫了一趟,然后就直盯着他的双腿看。陈晨臊得不知怎么好了,他真想抬起双腿弯曲几下.以示自己不是肢残人。但他确实虚弱,这会儿让他抬腿,还真抬不起来。索性,他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直盼着轮椅快些把自己推进CT室。眼睛闭上了,耳朵却无法关闭,他听到那女人从身边走了过去,高跟皮鞋笃、笃、笃、笃,陈晨想象着她那双修长的腿多么坚强有力。

  急诊室的医生拿起CT片.只看了一眼就说:“住院,肺炎。”他左手拿片子,右手指来指去,说,“怎么才来?右肺大面积感染了,再晚来两天就会有生命危险。”

  听医生这样说,陈晨心里叫苦不迭。一周前他发病,只是37.3度的低烧,到了小区内的一家社区医院,医生说是感冒,就输液,用一种叫作“双黄莲”的中药。天天去输液,却不见好,体温忽高忽低,直到不可收拾了,才到大医院来。他想对医生说明情况,却无力张口,他觉得,现在浑身的力量只够喘气用的了,再说话就会消失殆尽。他一句话不说,沮丧地低下了头。医生说再晚来两天,就会有生命危险。哎呀,多亏及时来了,不然就有可能“挂”了。问题是,患了绝症没办法,因为肺炎丢了命多冤啊。

  突然,他想起了父亲。三十年前,父亲就是在这家医院里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当然,父亲患的不是肺炎,是肝癌。父亲去世久远了,早已沉入陈晨记忆深处,只是逢年过节,他才象征性地买一刀黄纸,在十字路口烧一烧,表示纪念。七年前,母亲又去世了,他和家人在市区内一座山头公园南坡上的一棵老松树下.挖了个坑,把父母的骨灰盒葬在了一起。这几年,儿子大了,祭祀父母的事儿就交给了儿子,让儿子去山头公园给爷爷奶奶献束鲜花即可。

  这一次.要不是他患肺炎来到了市立医院,父亲是不会从记忆深处浮上来的。陈晨想,如果真晚来了两天,如果真因为肺炎丢了命,那可就太巧了,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他竟和父亲死在同一家医院里。想到此,陈晨心里有一点恐惧,也有一点欣慰,恐惧的是,自己才五十岁就“玩儿完”了,撇下了老婆孩子,欣慰的是,能和父亲在同一家医院走尽人生路.是不是就可以在另一世界里和父亲重新团聚呢?

  办好住院手续,已是黄昏了。陈晨从进了医院到现在,已经在高烧状态下呆了近两个小时。他比刚到医院那时又虚弱了许多,甚至觉得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病房在二楼,四人一个房间。陈晨的床在右边,靠门口,那三张床上都有人。护士在铺床时,陈晨坐在凳子上几乎撑不住了。好不容易熬到护士铺完床,在妻子和护士的帮助下,陈晨仰面躺在床上,眼前一片雪白.像是躺在了一层厚厚的、软软的云彩上,那云彩飘呀飘呀,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半夜里,他醒了一次,看到自己已经挂上了吊瓶,儿子守在床前。儿子把脸凑了上来,问:“爸爸,喝不喝水?”

  他摇摇头,又看看手表,已经是半夜11点了。

  儿子又问:“尿不尿尿?”

  他又摇摇头,心想发这么高的烧,多大的尿也蒸发净了。他现在的感觉还是在高烧状态上.抬起眼皮看了看头上方的吊瓶,还剩二指深浅的药液了,再过十分钟,就会输完。他问儿子:“打了几个吊瓶?”

  “这是第三个了。”

  “还有几个?”

  “没有了.”儿子说,“这是最后一个。”

  他心疼儿子,就说:“你回家吧。”

  儿子说:“等打完这个吊瓶。”

  他疲惫地又闭上了眼。儿子握着他那只正打吊瓶的手,轻轻地揉着,时不时还用指甲在手掌上挠一挠。他那只因为发高烧似乎已经干瘪的手,经儿子这么一揉搓,渐渐恢复了活力,每一根神经都重新敏感了起来,有点酥,有点痒.舒适无比。他又想起了父亲,三十年前,父亲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他连续三天没离开病房。父亲还有生命迹象,但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他就坐在父亲脚下,两只手轻轻揉搓着父亲的脚。累了,就伏在床角迷糊一阵,醒了,就再揉搓父亲的脚。

分享:
 
更多关于“凤凰珍珠汤”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