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州笔记三题


□ 孙方友

陈州笔记三题
孙方友

竹斐园

竹斐园是陈州城内的名园,清康熙十四年已卯由科举人杜之林所建。杜之林曾任宝坻知县,素爱诗,喜啸咏,其诗格高迈,情词蕴茂,著有《葆光堂诗稿》、《师检堂诗集》、《陟城吟》六卷。杜之林告老还乡后在园中春赏芍药秋咏菊,别有一番情致。
顾名思义,竹斐园以竹为主。园内竹影摇曳,松柏葱郁,花木争妍,蜂蝶舞飞。最为罕见的是一片奇草,经夏不藏蚊子,酷暑难忍之时,将一竹床放置草坪之上,蚊虫不侵,真是令人惊奇。杜子林的诗友高梦阳曾多次畅游竹斐园,写下了《竹斐园会君子》:
三月到斐园,斐园春正好。
绿水带烟城,园林白皓皓。
况与会心人,衔杯坐芳草。
微言时剖析,幽意恣探讨。
风来落英满,醉卧不许扫。
在《再游竹斐园》中又写道:
莫道园林春事稀,重来尚见一花飞。
叶心梅实垂垂结,树底山蜂款款归。
百罚酒杯真不厌,故园风景旧多违。
浊河清洎天波远,更上高城眺落晖。

到了光绪年间,杜家早已败落,竹斐园几经易主,最后被一家在陈州开茶庄的徽商买去。徽商叫张开诚。张家世代做茶叶生意,茶庄遍及中原。据说张开诚当初买下这竹斐园,全是为着他的小女儿。张开诚的小女儿叫张静怡,能诗会画,可惜从小残疾,双腿瘫痪,处处要以轿椅代步。所谓桥椅,是一顶用藤椅特制铁小轿,由四个丫环抬着。再后来,张开诚托人从巴黎捎回一轴轮椅,张小姐就成为陈州坐轮椅的第一人。
因为残疾,张静怡极少抛头露面。她的活动范围是竹斐园。由于这个缘故,自从张小姐住进竹斐园后,竹斐园就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外人很少进入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静怡性格越来越古怪,几乎到了变态的程度。来竹斐园的丫环,经常被她赶出门,有时候连亲人也不愿见。很快竹斐园就因她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城中有好事的人就向从竹斐园被赶出来的丫环们打听有关张小姐的事情,可惜,那些丫皆摇头闭嘴一言不发,这更增加了几分神秘,好事者便开始猜测各种可能,然后将这各种可能传出去。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有人说,张静怡一直盼望父亲给她雇用男侍,可张开诚担心给女儿雇男待会惹闲言,所以压根儿也没这种想法。而张静怡有心思又不便说,只好用辞退丫环来提醒父亲。所以父女俩就在无言中开始了车轮战,你雇来我就退,你退了我再雇,如此这般,使得张小姐脾气也就越来越坏。还有人说,张小姐辞丫环决不是为什么男侍,她是希望父亲赶快给她寻婆家。张开城为陈州名人,给女儿寻婆家要求门户相对。尽管女儿是个残疾人,也必得寻下一位门户相对的残疾少爷。可这种亲戚不好瞅,因为大户人家的残疾少爷也定要找不残疾的漂亮姑娘。张家再有钱,人家也不会登门求亲。而张静怡呢,也一心想找一身体健全的帅小伙,穷富不论,只求他能真心喜欢自己。这当然也是父女俩心照不宣的对抗,如今相持不下,张小姐眼见就要急疯了,而张开诚仍在执迷不悟,所以张小姐就用辞退一个又一个丫环来提醒父亲。还有人说,张静怡决不是为什么寻找男侍或帅小伙跟父亲怄气。事实上张开诚倒愿意为女儿寻下一个穷文人,并向那穷文人许下了一座宅院,可张静怡不答应。她说她压根不喜欢那种穷酸文人,她喜欢洋派的年轻人,尤其是那种不带辫子留着“缨子头”的留洋生,才是她心中的偶像。原因是她本人信天主教,去梵蒂冈大教堂朝拜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如果带一个头戴瓜帽,身穿长衫,脑后拖着一根大辫子的丈夫去罗马帝国,那还不让洋人笑掉大牙?对张小姐的这种要求虽然张开诚勉强同意,可这种洋派小生确实难寻。别说陈州城,就连汴京城也难得寻到几位,更何况自己女儿本身的条件呢?这就需要时间,而时间无情,因为张小姐的岁数也在悄然增加。于是这就变成了“恶性循环”,越是寻不到,张小姐的脾气就越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