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得出人生黑暗 却走不出爱的迷局


□ 乔含冰

  真情讲述
  倾诉热线:027-6889256668892571
  电子邮箱:chujiangning02@sina.com
  
  讲述人:乔含冰
  性别:女
  年龄:22岁
  职业:服装店职员
  
  误入歧途
  
  这三个月来,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失眠,幻听,幻觉,一闭眼就是雷子提着行李箱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句我重复了千百遍的疑问,“你怎么忍心这样丢下我……”
  雷子是我的男朋友,两个月前,他还是别人的老公,一家药店的老板。为了我,他放下一切,甘愿和我从头开始,可我却始终无法原谅他。
  我天生长着尖削的小下巴,清瘦的骨骼,和一双清澈的眼睛。有人说,这样的一双眼睛无论看着谁,都会激起对方的保护欲。就算我静静地坐在那儿,都会有种无形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两年前,我就是这样吸引了雷子的目光,那时,我是个满怀恨意的叛逆姑娘。
  2005年夏,姑姑远方亲戚的朋友李哥路过H市,顺便上姑姑家坐坐。在姑姑家见过一面之后,李哥十分热心地帮我介绍工作,说武汉有家服装公司正在招人,可以去试试。我心怀幻想,和他一起来到陌生的武汉。
  在李哥和李嫂的出租屋里闲了一个星期,那天午后,喝完李嫂递过来的一杯水,我脑子昏昏沉沉被带出门去。我们去了一家宾馆,李嫂说要等一个客户,谈完事就走。实在撑不住,我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陌生男人。我吓得失声尖叫,缩到床角号啕大哭。
  李嫂赶过来了,威逼利诱,吓唬我说如果我不听话她就把事情抖搂出去,让我父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我吓得一个劲傻哭。
  第二天,在三个壮汉的陪同下,我被带到一家发廊上班。小小的门面,里面大有洞天,整整三层楼被隔成数十个小房间,窗户一律封死,白天也恍如暗夜。
  我成了那里挨打最多的女孩子,和其他女孩说话、遭客人投诉、伺机逃跑,身上的伤口几乎没有断过。
  我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李哥每个月把我的钱汇到家里,偶尔让我和父母通话,以免引起怀疑。从起初的反抗到渐渐麻木,我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心灰到了极点。直到雷子的出现。
  雷子是我认识的最年轻的一位客人,26岁,长得白净斯文,周到礼貌。见我一副反抗到底的表情,他也好奇起来,想方设法逗我说话。他递过来一张名片,我看都没看,随手扔在了地上。他被激怒了,抓过我的手,用力在我胳膊上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那个号码果然是他的,不能做生意的那几天,我就在发廊门口给他打电话,他过来付钱,就可以带我去江滩散步,听我说很多很多心事。他说他喜欢我,我没有理他,默默地看着江水发呆。那时候,他是唯一能陪我说话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