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娃的压力


□ 毕铖楼

  五年前,九娃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在老头子的唠叨下外出了,他去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他家住在大山深处,那里方圆几里没有人家,原本九娃是想和哥姐一样走出大山,可老头子就是死活不,九娃理由很多,整天心里不是滋味,他来到了一个从没到过的繁华城市,在城市里,他看见的任何东西都十分惊奇和稀奇,心中发出感叹,“外面的世界真好呀!”。城市十分拥挤,人群非常混杂,九娃原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山里娃,不过几天,他公然当上了一个巷道上的老大,手下有三个生死弟兄,每月必须上交50元的帮费。九娃觉得自己要在这么好的地方混下去,当然这种方式是太好不过的了,他知道每月50块钱的帮费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很喜爱这份职业,当然更要遵守帮派规矩,也就是帮派的约定俗成咱个都不能违反的,对九娃来说,“他的大哥能在饥饿的时候救了他”,真是遇上了患难朋友,他下决心要回报大哥,并要努力完成帮头交给的任务,于是在老大的安排和指挥下,他学到了很多东西,有时就算草率点,但是他人还是挺聪明的,很快就学会了见机行事,躲过了几次危险,后来帮主放手任务给他,他居然能够边学边做,盗术还越来越精巧,老大认为有点艰难的任务他都能稀里糊涂完成了,多次得到了老大的赞赏,之后,他的势力范围得到了扩张,带领了五个弟兄,两条巷道,这样一来,他除了养活自己的弟兄,交了帮费,有时还会到一些店门口瞎逛。有一次,他到发廊店门口瞎溜,突然过来几个不起眼的女人把他推拉进去,不到一个小时,手里捏着一只没抽完的红缨烟头,歪歪扭扭从店门口出来了,二兄弟好不容易才摆脱险境,几个其它兄弟拉起他就朝以往的地方走了,晃眼一看,已经快到深夜五点了。他倒在乱七八糟的地方,一觉醒来,九娃好像明白了和成熟了好多,也就是再次换了一个人似的,他在想,“原来在山里,娶一个东西是可以是一辈子都不能想的事,居然咋就……”。从今以后,他暗下决心,一年内没他妈好多钱不行这简直是再也过不下去了,原来这个世界真他妈是这种,还有那些发廊店,洗头店,洗脚店等,使他感受到所有店里的女人真他妈太爱钱了,去一次可她妈一分钱都不给我留,见到钱就是一个笑。他在回想,转眼也在这个城市混了快四年多了,现在还没一分钱。第二天,他来到一个农贸市场附近,抬头一看,有一户人家外面阳台上悬挂的东西令他感到很激眼,他丢下其它几个兄弟,从市场交叉路口咚咚一口气跑上了9楼2号直敲门,九娃想,“如有人出来开门,说明有人,没有人开门就是没人”,这可是他的盗术手法,他连续敲了五六下没任何动静,并高喊几大声开门,仍然没人理,只见晃的一下,他把门打开了,进去后连忙把门反锁,然后到处寻找。九娃在一个衣柜的下面,发现了一口木箱子,哗的一下,箱子打开了,果然不错,箱子不负重望,包得好好一打,打开一瞧,大概有2万多吧,太令九娃高兴不过了,突然他就转身开门走了,但他走时,回头看了一下,他总觉得有一样东西老是在九娃脑子里晃来晃去。没过几天......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