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的瞬间


□ 邓炳星

  我这辈子跟新闻事业有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当了5年的业余通讯员、3年的新闻干事、10年的《桂中日报》 (现来宾日报)的总编、党委书记、社长。一开始我就双管齐下,既动笔写,又拿相机照,仅在《广西日报》 《新闻潮》发表的通讯、特写等近10万字,近千幅照片被人民日报、广西日报等报刊采用。一幅《化肥送到家,乐坏老大妈》照片被评为1992年度广西一等奖,地市州盟报一等奖和全国的总编辑奖……往事多多,但铭刻在脑际的精彩场景是给中央领导曾庆红、乔石、李鹏、朱铬基,以及费孝通、程思远、陈慕华、王恩茂,特别是给两任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照相,令我终身难以忘怀,圆了我人生的一个梦。

  为了实现这个梦,我曾经给自己开出了苛刻的练习摄影基本功的单子。作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不仅要有操作相机的基本功,还要突出一个“抢”字,好的镜头是靠抢出来的。拍新闻照片是不可能拿三脚架拍的,必须手持相机,而且要拿得稳,心情可以激动,但手不能抖动,一抖动画面就模糊了。为了“稳”字,我训练举砖头,春夏秋冬,足足一年,我左手平举砖块,从一块慢慢加到六块,10分钟不许动。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手不打抖,持相机可以拍四分之一秒的速度。以前相机没有自动对焦的,全靠目测、手控,所以测算距离也是硬功夫。还有盲拍,更是长期摸索出来的。可以说,在给中央领导照相前,这些基本功一个一个被夯实了。

  除了基本功,照相机、闪光灯的功能也要摸透,不然出了差错措手不及。记得那年,电影表演艺术大师赵丹来柳出差,柳州地、市领导陪他在地区礼堂观看文艺演出,满满一堂人,大家兴高彩烈。领导指派我去照相,我的心情既激动又紧张。演出结束,赵丹兴致勃勃地上台与演员握手致谢,我选好角度,手指一按快门,突然在我手上“砰”地响了一声,像是手枪的响声,全场骤然紧张起来,我慌了手脚,差点要哭了。安保人员也跑了过来了解情况。原来是那只一次性的闪光灯灯泡不知什么时候被碰裂了,一按快门接触空气突发响声。如果当晚是中央领导在场,后果不堪设想了。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以后,即使遇上更大的场面也没有发生因不掌握摄影器材性能,或检查不妥而发生差错的了。

  给中央领导照相、零距离地采访领导人物,是每个新闻工作者的梦想,哪个不想从镜头中端详日思夜想的人物,事实上,要实现是很难的,等待机遇,真像做梦一样,我等待的机遇终于来了,像宇航员上了天,像神龙艇下了深海。

  而且这个梦越做越大,什么激动、幸福、荣幸……都形容不了。

  1994年4月,广西遭遇了大洪灾,柳州地区最严重,忻城县许多个乡镇的农民住房被洪水冲毁,玉米几乎颗粒无收,连区党委书记都捐款捐物给忻城的灾民。一天,我突然接到地委办公室的通知,说中央领导来柳视察灾情,如果政审过关让我去报道。那时我还是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报社总编辑,上面也知晓我摄影还可以,很快就批准了。后来才知道是朱铬基来视察。他是党中央政治局的常委,而常委外出都是一级警卫。那时我才知道一级警卫的味道,即想要靠近他身边的人,必须佩带公安部门发的各种型号的徽章,如三角形的可以到火车站接人(朱是坐火车来的),圆形的可以到柳州饭店的七号楼等,警卫人员认章不认人。我到火车站接车的时候,那种场面很难照相,警卫人员几乎同接车的人员一样多,我只好将照相机高高举起,边退边拍。时间不到两分钟。如果之前不练就盲拍的基本功,就白跑一趟了。

  朱铬基在柳视察两天,这两天的摄影活动可以说是为我后来给江泽民、胡锦涛照相做的一次实战演练,也是积累经验。朱总理是位很聪颖,很敏捷、干练的人,这是他给我的印象,但看上去也很严肃,怎么样才能抓拍他的照片,拍出他的特点呢?我边拍边捉摸。他到柳州当天下午,在柳州饭店听取七家企业的汇报,他对全国的企业了如指掌,当他听到鹿寨某化肥厂未经中央批准先上马时,双眉一皱,手一挥,提出严厉的批评,当他挥手时我及时按下快门,得了一个好镜头。这张照片当时见了报,后来出了画册,多次被采用。

  但拍摄朱镕基总理时也有失误。他离柳临登机前,我想拍他一张“难得一笑”的镜头,直升飞机已经在发动,在飞机前,只有我一名记者在拍照,而来送别的领导人有二、三十人,大家见我举相机,在距我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似乎朱总理也猜出我的意图,让我拍。我连按三次快门,他总是很严肃的站着,反而让我紧张起来,虽然是短短几秒钟,却觉得空气都凝固了。当我再按快门时,死机了,原来只剩3张胶片拍完了。这时朱总理笑了,真可惜呀。我为什么不事先装上一筒胶卷呢?为什么呀!真是令人懊悔死了。

  好好总结这些差错、失误,加上长期磨练的基本功,对将要到来的更重要、更大的拍摄任务积淀了好的经验。到1996年给江泽民、胡锦涛照相,完全用上了。

  1996年2月8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同志到柳视察柳州企业。我被指派去照相、报道。那天上午,胡主席是从柳州白莲机场降落的。当时,我用的是德国产的巴尔达小相机。舷梯旁,柳州地市、柳州铁路局以及驻柳部队20多位领导整齐地站在那里迎候。谁知飞机一停稳,领导们争先恐后地迎了上去,争相握手,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苦了我这个摄影记者了。我只好相机举上头顶,来个盲拍,连按10来下快门。这招灵了,底片一冲洗出来,竟然过半是好的,从领导双方的情绪到握手的姿势都很到位。后来,胡锦涛同志视察柳州工程机械厂,由于从厂领导到一线工人,都想一睹他的风彩,场面也是乱哄哄的。但你忙我不忙,我心里虽激动但手不发抖。从镜头中看准一张按一下快门,结果拍得几张精品。到柳的第二天,胡锦涛同志要开一个座谈会,听取企业领导的汇报。他到厂之前,企业领导在厂门口排好队迎接胡锦涛同志的到来。我从照相的角度对大伙讲了几句,说大家握手的时不要一窝蜂的冲上去,要有秩序。但当胡锦涛同志真的来到大家面前时,人们什么都忘记了。金嗓子厂的江佩珍厂长动作迅速敏捷,第一个把手伸出去,胡锦涛同志笑盈盈地也把手伸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用一百二十五份之一秒的速度拍下了这个镜头。对江厂长来说,这是个梦寐以求的镜头。她在庆祝她工作五十周年的大型回顾展上,将这张图片放大成三米宽两米高的巨幅照片,放在展厅的正中央,成了镇展之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难忘的瞬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