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的瞬间


□ 邓炳星

  我这辈子跟新闻事业有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当了5年的业余通讯员、3年的新闻干事、10年的《桂中日报》 (现来宾日报)的总编、党委书记、社长。一开始我就双管齐下,既动笔写,又拿相机照,仅在《广西日报》 《新闻潮》发表的通讯、特写等近10万字,近千幅照片被人民日报、广西日报等报刊采用。一幅《化肥送到家,乐坏老大妈》照片被评为1992年度广西一等奖,地市州盟报一等奖和全国的总编辑奖……往事多多,但铭刻在脑际的精彩场景是给中央领导曾庆红、乔石、李鹏、朱铬基,以及费孝通、程思远、陈慕华、王恩茂,特别是给两任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照相,令我终身难以忘怀,圆了我人生的一个梦。

  为了实现这个梦,我曾经给自己开出了苛刻的练习摄影基本功的单子。作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不仅要有操作相机的基本功,还要突出一个“抢”字,好的镜头是靠抢出来的。拍新闻照片是不可能拿三脚架拍的,必须手持相机,而且要拿得稳,心情可以激动,但手不能抖动,一抖动画面就模糊了。为了“稳”字,我训练举砖头,春夏秋冬,足足一年,我左手平举砖块,从一块慢慢加到六块,10分钟不许动。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手不打抖,持相机可以拍四分之一秒的速度。以前相机没有自动对焦的,全靠目测、手控,所以测算距离也是硬功夫。还有盲拍,更是长期摸索出来的。可以说,在给中央领导照相前,这些基本功一个一个被夯实了。

  除了基本功,照相机、闪光灯的功能也要摸透,不然出了差错措手不及。记得那年,电影表演艺术大师赵丹来柳出差,柳州地、市领导陪他在地区礼堂观看文艺演出,满满一堂人,大家兴高彩烈。领导指派我去照相,我的心情既激动又紧张。演出结束,赵丹兴致勃勃地上台与演员握手致谢,我选好角度,手指一按快门,突然在我手上“砰”地响了一声,像是手枪的响声,全场骤然紧张起来,我慌了手脚,差点要哭了。安保人员也跑了过来了解情况。原来是那只一次性的闪光灯灯泡不知什么时候被碰裂了,一按快门接触空气突发响声。如果当晚是中央领导在场,后果不堪设想了。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以后,即使遇上更大的场面也没有发生因不掌握摄影器材性能,或检查不妥而发生差错的了。

  给中央领导照相、零距离地采访领导人物,是每个新闻工作者的梦想,哪个不想从镜头中端详日思夜想的人物,事实上,要实现是很难的,等待机遇,真像做梦一样,我等待的机遇终于来了,像宇航员上了天,像神龙艇下了深海。

  而且这个梦越做越大,什么激动、幸福、荣幸……都形容不了。

  1994年4月,广西遭遇了大洪灾,柳州地区最严重,忻城县许多个乡镇的农民住房被洪水冲毁,玉米几乎颗粒无收,连区党委书记都捐款捐物给忻城的灾民。一天,我突然接到地委办公室的通知,说中央领导来柳视察灾情,如果政审过关让我去报道。那时我还是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报社总编辑,上面也知晓我摄影还可以,很快就批准了。后来才知道是朱铬基来视察。他是党中央政治局的常委,而常委外出都是一级警卫。那时我才知道一级警卫的味道,即想要靠近他身边的人,必须佩带公安部门发的各种型号的徽章,如三角形的可以到火车站接人(朱是坐火车来的),圆形的可以到柳州饭店的七号楼等,警卫人员认章不认人。我到火车站接车的时候,那种场面很难照相,警卫人员几乎同接车的人员一样多,我只好将照相机高高举起,边退边拍。时间不到两分钟。如果之前不练就盲拍的基本功,就白跑一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