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妈妈的教育


□ 陈文屏

  
  妈妈是个健谈的人,唯独对我不这样。小时候问妈妈:“你炒的菜好香啊,是怎么做的?”妈妈说要放青椒、花椒、蒜苗什么什么的,我总记不住要放些什么。后来妈妈就“调整”方式了,脸一沉:“碗里有些什么你没看到吗,你吃到些什么你都不知道吗?”我在客厅里问:“妈,你在做什么?”她几大句就给我砸过来:“你长的是假耳朵啊,我刷碗筷的声音你没听见!”我问:“妈,什么时候可以吃饭了?”她用锅铲把炒菜锅敲得很响,隔着一间屋也知道她在炒菜,意思就是在炒菜了,不会等太久就可以吃饭了。妈妈在厨房里熬油,出锅之前舀点热油在坛子里,抱着坛子摇晃,我说:“好好玩哦!”妈妈说:“你还以为我摇着好耍,如果不这样做坛子就会炸裂。”我问为什么 ,妈妈说:“自己翻书找答案!”于是,我从《十万个为什么》中找到了答案。小时候总觉得妈妈对我不够温柔,很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妈妈的用意,她说希望我学会观察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我爱穿裙子,可是不会结连衣裙上位于腰后的蝴蝶结,妈妈在帮我结了好多次之后说:“如果你学不会,就不要穿裙子了。”于是,四岁的我被逼着学会了结蝴蝶结。妈妈的针线活做得一流,可是,我的衬衣扣子掉了,妈妈却让我自己缝,缝衣针把手戳流血了,妈妈也没接过来帮我缝上,而是教我如何对准扣眼穿针拉线,如何给线头结法国结。于是,四岁的我学会了简单的针线活。四岁正是淘气的光景,经常和小朋友们疯玩把衣服弄脏。一次次的口头教育总不见效。一次,妈妈让我把换下来的白衬衫洗了,因为力气小,我用了整块肥皂也没把衣服洗干净,后来是妈妈帮忙把衣服洗干净了,在院子里晾衣服时她说:“你以为衣服好洗得很,看你还爱不爱干净!”于是我知道,洗衣服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我爱干净多了。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五岁的时候妈妈把我这个农家的女孩送到离家几十里的小镇上小学。第一次离开父母的我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一个人睡一张床我也不怕,因为从我记事以来就是一个人睡觉的,班里的手工比赛我还拿了奖。那时候报怨妈妈铁石心肠,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妈妈的苦心,她是想让锻练我的独立能力,为我以后去外地上学打下基础。至到今天,独立的能力仍然让我受益匪浅。
  小时候,瘦弱的我总被小朋友们欺负,面对哭着回家的我,妈妈不会像其他小朋友的妈妈一样把孩子抱在怀里心痛,妈妈说:“打架的时候不是你打着别人就是别人打着你,所以,下次他们再欺负你,你就用力打他,但你不要先打别人。”对于母亲这种教育方法,我不敢苟同。不过,当年就是因为用了这样的方法,他们看着一副拼命三郎样的我,即使是比我高大的男孩子也不再欺负我。八九岁的时候看过一场篮球比赛,崇拜警察的我认为一定会胜利的交警代表队却负给了煤矿代表队,这个出乎意料的结果让我对警察产生了怀疑。妈妈是这样解释的:“警察如果不锻练也一样会输!”。当然,今天看来,母亲的解释是片面的、主观的,没有考虑到战略战术等因素的影响,但当时的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于是我说我也要努力锻练,为了不要输。不知不觉间,我开始不挑食,还长了强健的体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