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农业致富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脚飞将军”


□ 编译满亚贤

  (一)
  
  1916年5月7日,阿列克塞·瓦里西耶夫出生在苏联列宁格勒卡梅申一个工人家庭里。中学毕业后,瓦里西耶夫在一所工厂作旋工,并参加了阿穆尔河共青城的建设。1937年,瓦里西耶夫参加了苏联红军。1940年,他毕业于苏联空军巴泰斯克军事航空学校。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后,瓦里西耶夫被派往空军第580歼击航空兵团任中尉飞行员。
  1942年4月4日,对于中尉飞行员瓦里西耶夫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驾驶一架雅克-1歼击机在诺夫哥罗德州杰米扬斯克登陆场上空遂行空战任务时,突然,一架德国战斗机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向瓦里西耶夫发起了进攻。结果,他驾驶的雅克-1歼击机被敌机炮弹击中。饮弹多处的雅克-1螺旋着下坠。尽管瓦里西耶夫拼命挽救飞机,但他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幸而坠地之前,飞机先落到了一片茂密松树林的树梢上,减缓了撞地时的冲击力,才使瓦里西耶夫保住了生命。从飞机座舱中被抛出的瓦里西耶夫掉进了雪坑里,并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瓦里西耶夫被刺骨的寒风吹醒,见四周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松树林,没有人烟。瓦里西耶夫立即意识到:这里是敌人的后方。他醒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咬紧牙关站起来。可是,这种想法却无法实现了。因为,在飞机坠地时,瓦里西耶夫的双脚严重受伤。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思忖片刻后,瓦里西耶夫决定沿着向东延伸的森林公路爬行,以便寻找自己的部队。一天、二天、三天……过去了,饥饿折磨着瓦里西耶夫。而且,两只严重受伤的脚开始肿胀起来。每向前爬行一米,双脚就像刀割一样的疼。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动摇瓦里西耶夫向东爬行继续寻找自己部队的决心。两只胳膊的劲儿用完了,瓦 里西耶夫便借助前胸和后背以及臂部的力量向前滚动。18昼夜的爬行,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后,瓦里西耶夫终于返回了炮声隆隆的前线。当时,发现他的是瓦尔塔区普拉夫尼村的一群孩子
  在莫斯科郊区的一所军队医院里,医生认真地为瓦里西耶夫的伤情做了会诊。他们认为:瓦里西耶夫严重受伤化脓的双脚已感染至小腿部,并造成整个化脓部位的神经坏死,必须立即做低位截肢;否则,不仅两条大腿保不住,而且要危及到生命。
  躺在病床上,瓦里西耶夫思绪万千:“假如截去双腿,今后生活将是什么样子?我还能重上蓝天吗?如果不能飞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手术后沉重的思想包袱,压得瓦里西耶夫抬不起头来,身体也日渐消瘦。见此情景,病友们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使瓦里西耶夫对战胜伤病重上蓝天建立了信心。原苏联著名作家鲍利斯·波列伏依曾在《真正的人》中篇小说中,详细描写了瓦里西耶夫掌握假肢技术和返回航空兵飞行团学习飞行的感人情景。
  1943年6月,双腿安装了假肢的瓦里西耶夫被任命为布良斯克方面军第15空军集团军第3近卫歼击航空兵师第63歼击航空兵团飞行副大队长。1943年7月6日,即库尔斯克会战后的第二天,在大队长亚历山大·奇斯洛夫大尉的率领下,瓦里西耶夫等6名飞行员各驾驶一架拉-5歼击机起飞,对企图向担任反击任务的苏军地面先遣梯队实施轰炸的德国轰炸机实施拦截。当在等待空域发现德寇“容克”轰炸机后,奇斯洛夫大尉立即率领6架拉-5投入战斗。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德国轰炸机慌了手脚。结果,多架敌机被击落,剩下的“容克”轰炸机仓惶逃窜。
  这时,德国的第二批轰炸机赶来。于是,奇斯洛夫大尉命令部属再次向敌发动进攻。德寇3架Ju-87轰炸机当场被击中。其中两架中弹起火的敌轰炸机分别是由大队长奇斯洛夫和副大队长瓦里西耶夫击中的。这是瓦里西耶夫失去双脚5个月后击落的第一架敌机。
  瓦里西耶夫参加的第二次空战是在7月20日。他的对手是驾驶Fw-190战斗机的德寇王牌师的飞行员。那一天,瓦里西耶夫驾驶一架拉-5歼击机与其它9架拉-5共同掩护第3集团军和第63集团军的地面作战。德寇发现了苏军的作战意图后,立即派出20架Ju-87轰炸机由24架Fw-190掩护,企图对苏军地面部队实施攻击。为确保Ju-87轰炸机免遭苏军歼击机的袭击,敌人采用梯形编队,即每两架Ju-87轰炸机都由两架Fw-190尾随掩护。发现敌机后,编队长安德烈·费多托夫近卫少校立即下达了包围和消灭敌机的命令。于是,10架拉-5歼击机就像一个环形罩子将敌机在空中团团包围。这时,瓦里西耶夫发现德寇一架Fw-190企图偷袭苏军年轻飞行员谢尔盖·彼得罗夫驾驶的拉-5。谢尔盖·彼得罗夫随时都有被敌机击落的可能。见此情景,瓦里西耶夫向前猛推操纵杆,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向敌机扑过去。在接近敌机时,瓦里西耶夫按动了射击按钮。偷袭未成的Fw-190歼击机冒着黑烟,向地面栽去。当瓦里西耶夫刚刚将俯冲的飞机重新拉起时,德寇的第二架Fw-190战斗机加速迎面向他扑来。瓦里西耶夫想:“既然这位德国飞行员已经采取了迎头攻击的战术,他就不会随意改变了。看来,没有任何退路,只有与他决斗了。”于是,瓦里西耶夫也加大了油门向迎头攻击的敌机冲击。由于双方都采用了高速迎头空战的战术,两机的距离迅速逼近。此时,瓦里西耶夫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嘴唇也咬出了血。他已作好了与敌机同归于尽的准备。而迎面飞来的敌机发现瓦里西耶夫真的要与自己相撞时,顿时慌了手脚,立即拉起了飞机,企图逃命。就在敌机拉起的瞬间,瓦里西耶夫按动了射击按钮,仅一个点射就将其击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