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媒体、文本与文化工业


□ 李政亮

  近一两年来,道格拉斯·凯尔纳(Douglas Kellner)关于媒体文化的专书《媒体文化:介于现代与后现代之间的文化研究、认同性与政治》(以下简称《媒体文化》)及《媒体奇观:当代美国社会文化透视》(以下简称《媒体奇观》),与讨论文化研究的文章《失去的联合:法兰克福学派与英国文化研究》,陆续在中国大陆被翻译为中文。应该看到,凯尔纳的这些论著,连同其尚未被翻译成中文的著作,自有其一贯之处——都是将法兰克福学派进行脉络化的解读,并进一步分析文化工业的形成、运作以及文本与政治社会之间的关联。这一分析方式看来似乎并无特别之处,不过,媒体研究(主要是传播政治经济学)从一九七○年迄今对文化研究一直批判不断,由这一批评脉络来审视,则凯尔纳的分析方式在理论上确实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另一方面,凯尔纳的观点对曾有着法兰克福学派情结的大陆文化研究来说,也同样有其参考之处。
  文化研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进入英国伯明翰大学,并催生了该大学的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引领了一波新的批判风潮,不过,同样源生于英国的传播政治经济学领域对文化研究的持续批判,却是它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传播政治经济学的学科宗旨,可以默多克(Graham Murdock)与戈尔丁(Peter Golding)发表于一九七三年的《论大众传播政治经济学》(For a Political Economy of Mass Communications)一文为代表。这篇文章指出,传播政治经济学最主要的一点,是对生产与分配商品的工业与商业组织的研究,其次,是以经济但同时也是政治的取向研究媒体生产过程中的意识形态面向。文章同时也针对当时英国复杂的媒体生态(如广播、报纸、唱片业等)进行分析,并指出政治经济学研究取向的必要性。值得注意的是,默多克本人早年也曾参与伯明翰大学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研究计划,不过,最终却与文化研究分道扬镳,他对文化研究领域的批判,可见于他与戈尔丁在一九七八年英国社会学年会上所发表的文章《意识形态与大众媒介:关于决定论的问题》(Ideology and the Mass Media:The Question of Determination)一文。在文中,他们指出,对文化研究领域的威廉姆斯(Raymond Williams)与霍尔(Stuart Hall)来说,媒体“最主要是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但默多克与戈尔丁却认为,媒体“最主要是晚期资本主义的经济秩序之下,生产与分配商品的工商业组织”。由这样的观点引申开来,默多克与戈尔丁针对当时跨国公司大量进入英国的文化市场这一现象,指出,对这样的现象,应该具有与文化研究不同的分析方式——霍尔延循葛兰西的分析方式,只着重于研究单一国家内部的文化霸权形成过程,也就是只专注于传媒与国家之关系的分析。默多克与戈尔丁则认为,国家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必须将它放在一个国家与跨国间的经济结构的关系之内审视,才能充分地掌握国家的重要性与其所扮演的具体角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