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明兵裔


□ 蔡飞跃

大明兵裔
蔡飞跃

蔡飞跃 一九五八年生于福建南安,现居泉州古城,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五年赴非洲贝宁共和国援外。土建高级工程师,一级建造师。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散文百家》、《福建文学》、《散文选刊》曾分别推介作者的散文小辑,作品多次入选年度散文选本,散文作品(集)四次获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集)奖。
人的感知是多端的——喜新的,恋旧的,鱼与熊掌想兼得的。于是乎,一见如故、一见钟情的情节便生动如蛙鼓。
闽人飞跃陪着谷雨安顺家访。雨生百谷的时节,初识屯堡,衣裳、精神陪着田野一起潮润。这是长江、乌江分水处。“地无三分平”的黔地,难得的坝子(平原)多半于此。小鸟在天空里自由飞跃,老牛在山野上啃着嫩草,再远处,是一片片白色的石头房舍。莺飞草长的四月,油菜花的主力刚刚撤离,小股殿后的,舞动着褪色的黄头巾,小闹着暮春。
凡夫飞跃的新欢不是无名老村,村边的天台山、龙眼山是堡名的出处。屯堡是云贵的专用名词,实则是带有军事性质的村寨。天台山离村寨有一小段路,山势陡峭胖牛拔裂鼻骨也难爬上去,五龙寺雄峙于一石独兀的山颠。村东的龙眼山,坐在驿茶亭看得清山上的大树。天龙屯堡是二十世纪初乡儒更名的,“饭笼驿”、“饭笼堡”喊了好几百年。
白鹅“哦、哦”当道欢迎,家犬摇摇尾巴闪在一边。老者提着长长的烟杆招摇,“头上一个罩罩(头套),耳上两个吊吊(耳环),腰上一个扫扫(腰带),脚上两个翘翘”的女子翩然来往。见到屯堡的第一眼,恋旧的飞跃夜宿的愿望都有了。
“我们是老汉人!”“我们是老汉人!”屯人不厌其烦的表白惹人莞然。其实,村口牌楼挡眼的楹联——源出江淮六百年耕戍田垅,枝出云贵三千里守望家山:道尽了古寨的前世今生。
世界是由一个个秘密组成的。亲近黔中,就有了与前人会师般的激动,心“扑、扑”跳着——别处稀罕的屯堡安顺有三百多个,屯民不下三十万人。屯堡的光辉史,是朱元璋再次创造的。和尚出身的皇帝朱元璋颇为眼高,他对元朝藩王把刺瓦尔密和土司的管束是文功不成再施武卫的。洪武十四年(一三八一年)腊月十一日,傅友德大军攻陷普定(今安顺),后又克普安(今盘县)。为永固江山,朱元璋下旨屯田戍边,在边陲建立“卫所制度”。第二年,安陆侯吴复督建普定卫城,下辖五个千卫所,每个千卫所设有十个百户所,总兵额五千六百名,明军规定屯田将士必带家眷,男人的世界是世界,女人的世界是男人,兵娘有的欢颜露靥,有的哭得梨花带雨,自愿不自愿的五千六百个“军屯”家庭从此永别家山。
荣誉是什么?那是一个人挺直腰板的本钱。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有的地方不适用——明代的屯田将士是至死不能调动的。现在的发誓和承诺就像随行就市的叫卖声,而明代戍边将士对朝廷的承诺是看成和命一样重要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