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个家


□ 阿拉旦·淖尔

八个家
阿拉旦·淖尔

  风带着尖利的喊声吹过祁连山吹过草原,带着寒冷和冰凉一阵阵从我脸上刮过,远天边的云彩像一团一团红色的血球向西慢慢移动。八个家此刻映照在夕阳的光辉里,在天的西边燃烧成一颗金色的火球。
  我坐在家乡——八个家的牧场上,坐在离我家帐篷羊圈最近的山梁上,看着西边血红的晚霞映照在向西直向天空高高升起的山尖上。此刻,晚霞的金光像一块一块柔软的绸缎带着金黄披在羊群身上,每一只羊背上都背着晚霞的金色。我看着一只只啃草的羊,心灵里一次次流淌过大地的声音!大地又一次地进入了我的身体和心灵。我用眼睛再次去亲吻大地时,我的身体里又一次流出了泪水,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大地的重量和她给予我们人类的生存和消亡……这一刻,我宁肯自己化作雪峰和草地,同日月每一次大地的战栗相交融合,用化作大地的身体去体会大地的重量人类的幸福和苦难!
  八个家是我的出生的土地,她的心脏里有我的声音,出生的声音和今天的声音,过去的影子和现在的影子都印在她的心里。八个家天空的颜色、气温的高低、青草的黄绿都一季一季一粒一粒种进我身体,像她熟悉我一样她的节气长在了我心里。看着八个家的山、阳光和土地,我的心就会踏实下来,童年美好的回忆不断从我心里往外燃烧。那时每当黄昏来临,我都会像今天一样坐在山岗上遥望夕阳,感受来自心灵深处来自远方的无声无息的很有力的一种东西。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我说不准确,仿佛夕阳里有一种声音在对我说话,我的心灵和心性正在去感受着这种声音并同它接合。
  我喜欢黄昏,喜欢夕阳西下,夕阳染红大地放射的光芒,看着夕阳,看着晚霞,我的心灵里会放出一团一团美丽的梦……
  小时候阿妈总会对我说天上有神仙,我们人不能随便对着天空说脏话扔脏东西。我的阿妈是一个没有文化、思想很传统的家庭妇女,从她的阿娜和母亲身上保留了生生不息的宗教文化,她从小就跟着她的母亲念经文做祈祷,我出生后阿妈给我传授最多的知识就是人应该有信仰,人应该尊重大地,敬畏大地。阿妈说天上有神,地上也有神。我们人要按规律行事。阿妈说我们人的生存包括我们人的命都是天给的,我们没有理由不敬畏天地。我明白阿妈说天上有神仙,神仙的眼睛会看见我们地上人所做的事情。阿妈传授的敬畏天地、敬畏生命、要有信仰的理念深深种进了我心里。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因受阿妈心灵精神的影响,不敢随便在地上大小便。其实草原上人烟稀少,除了牛羊,大小便也没人看见,但是我的阿妈就是给我们制定了一个大小便的地方,在我家帐篷后面那座不远的山梁那一边。还有,她不让血看见太阳。阿妈传授的这些我至今都认为是一种美德,是一种心灵的气质和美好。这种美好与高尚一直鞭策着我的生活和成长。多年来,不管我行走在哪里,都没有忘记阿妈朴素的原始的大气的教育。
  不知为什么,只要我坐在山岗上,坐在八个家我牧羊的草地上,回想最多的就是我的阿妈,她的声音、她的影子都不断从我眼前出现。现在离阿妈去世已经好多年了,每一次回来我都会静静地坐在山头回忆阿妈,我甚至害怕风和飞过的鸟打破我的回忆。我把这种无声而漫长的回忆作为我每一次回来的一种享受和心灵对话!看着原野,看着眼前每一棵青草,看着我还没出嫁时我们一家人修的羊圈,我的情绪思维就会冻结。陈旧的泥石墙上、木头栏杆上,有我家死去的四个亲人的手印。在修这间羊棚时,区上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让每一家牧民家都翻修羊棚,以保证冬天羊的健康。我家的羊圈棚修修补补不知过了多少年代。现在政府支持大修整,牧民们能不高兴吗?建羊棚时父亲组织了驮水人员,那一月多我们又累又辛苦,背石头,驮木料,在高低不平的草原上建房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尽管这样,我们家还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建起了露天和室内两用的大羊棚。黑帐篷旁边又建起了一座小小的土房,冬天我们就可以住在四面挡风的屋里了。这座在草原上建起的小屋成为八个家我们家历史上的一个建筑物和一种历史。今天放牧的弟弟还住着它,父母早就去世了,我也早就离家走了,这座小屋却坚硬地扎在这里留着亲人们的影子、声音和记忆。那时候,我看这座小屋时感觉它很大很结实,现在我每回来一次都感觉它在缩小,越来越陈旧破落了。弟弟说他每年不断地修补它,去年他还买了三百多块钱的油毛毡铺在房顶上防漏雨,尽管这样,它的身体看上去已经残骸淋漓,印满了岁月的伤痕。望着草原上这间粘满牛粪的小屋,我满眼忧伤,心灵里盛满了苦难和忧愁。

  人类是在苦难和幸福中并存着生长的,有多少苦难就有多少幸福!
  我眼前不时掠过我现在定居的城市兰州街上那一座座红砖青瓦的小铁皮房和国外风格的高楼大厦。整整一个下午,坐在山顶我沉闷得发慌,没有语言而又有语言,没有声音而又有声音。大地上生存几亿人,每一个人的生存都不一样。我在城市里的朋友就问过我,问我住在帐篷里好不好,问我羊下羊羔有没有血和声音。我回答得很无奈,不是我们想不想住帐篷,这是一个民族的环境生存和必须这样走的问题。我去世的姐姐她除了这座山没有见过火车,公交车也没见过,她的生存和死亡留在她心灵里的只有草原和牛羊。养育人类的土地安排的人的生活却各有方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