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单位


□ 裴 蓓

  裴蓓,女,珠海作家,长期从事新闻工作,2002年开始小说创作。发表有中篇小说《曾经沧海》、《南方,爱你我说不出》等。
  
  一
  
  都说知识分子太多,尤其是文人太多的单位,是最麻烦的。
  这家新闻单位就这样。文人占压倒性多数,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文人,是新闻人。在一般人看来,新闻人都该是见多识广、心气儿高远的主儿,都该有着“达则兼济天下”的宏愿,即便穷得荆钗布衣,也不能“独善其身”,不然,这碗饭还吃不吃啊?
  这家单位还与别的新闻单位不同,它地处南方沿海。曾引得无数名士才俊怀万丈豪情蜂拥而至的南方沿海,当年的情势是如何的火烧炙烤,如何的惊心动魄!来这样的地方,不经商而以文为生,算是安分又安分的了。即便如此,又哪个不是怀揣着磅礴的向往?
  这家单位的大楼是符合这些人磅礴的向往的。大楼矗立在非常开阔的、绿得人心疼的大草坪上。那份气派,和南方的富裕实在匹配。只是从如此气派的大楼里,每天,或每周,或不定期流出的报纸杂志以及每时每刻传递出的电视节目,却全然没有大楼夺人的风采。
  几个北京来的文化大腕曾瞄了几眼电视节目,再用几分钟翻完了报纸,几乎是齐声说:“怎么这样儿啊?!”——“儿啊”,那卷舌音和感叹词——拖得长长的,还转了好几道弯。
  而最经典的话还是出自那个动辄耸肩瞪眼的海归青年之口。他在应聘到任的第二周便收拾行李去了媒体发达的省会。走前,他发出一声尖叫:“一千多人?上帝(英文)!美军在海湾战争中才出动多少人?”
  梅沥沥的同事老沉当时还瓮声瓮气地接了一句话:“海湾战争要比我们这里简单得多。”
  但不管人们怎么说,这丝毫也不妨碍这个单位和这幢大楼都坚实地存在着,不妨碍那些在南方身无所依、心无所依的知识分子对这个单位趋之若鹜。
  梅沥沥就是趋之若鹜的一分子。
  时隔那么多年,梅沥沥也弄不明白,当年自己为什么要离开那家证券公司,到这家单位来应聘。她在那家每天资金进出量以千万计的公司干得煞有介事,短短的时间里便顺手拈来般地赚了一笔不小的钱。她把这些钱交给姨娘开了一家不小的服装店,闲暇时自己还设计几套服装放在用自己命名的专柜上。可在公司老板万分赏识她的工作潜质时,她却再次任性地厌倦起来,她觉得以钱为唯一标准的职位很无趣。更确切地说,是这家新闻单位的招聘广告让她动了心。
  梅沥沥甚至至今也没有弄清楚,她当年为什么要南下。她大学毕业分配的那家单位在内地人人景仰。她在还没认识一半同事的时候,就千辛万苦地说服了家人,成了单位里第一个辞职者。事后,还对着忧虑的家人笑嘻嘻地说:“好了,好了,我没单位了,成无业游民了。”语气里全都是挣脱羁绊的轻松和自豪。
  所以,梅沥沥后来老是觉得可笑,她在好不容易换回自由身,好不容易在南方落下脚来,怎么又进了单位,又晃回到那种体制中去了呢?在经历了那可谓辛酸的调动故事后,她只得摇头自嘲,这大概就是所谓知识分子的酸臭情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