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私密的工作总结(散文)


□ 吴 洁

  万物开始四处环顾,

  我们数以百计在阳光中行走。

  每个人都是通向一个适合

  每个人的房间的半开之门。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下午的阳光,暖暖地投靠在法国梧桐树上,闪着喜庆的金色。突然感觉,树叶是幸福的,即将一年了,春绿秋黄,收获的是安恬的凋落与回归。

  我来技校担任副校长已一年了,一年似做了许多事,又似什么也没做。每日只知早出晚归,赶公交。心里是悲欣交集、自卑意满的空茫,可我脸上呈现出的却是脑满肠肥的红润,也许,这就是世人眼中的幸福。

  来之前就有朋友诫言:当副职,要多做事,少说话,像你这样心直口快的人,最好沉默,才能保持一定的神秘感(神秘感是魅力的另一代名词)。你去学校,只可做好事,既不要得罪老师,更不能得罪校长。还跟我讲了一个经典的故事,说有一个镇党委书记很牛,新镇长上任的第一天,就当着大家的面,对镇长喝道,今后你好好帮我提好包!有你过的。更过分的是,镇长做错了,还要他当众下跪。因此,当副职要上的必修课,就是学会隐忍。

  我当副校长,遇到的第一件难事,就是喝酒。酒是权力的语言,是献媚的花朵。组织部送我来上任的第一天,中午学校宴请组织部领导吃饭。教育局领导也来了。局领导指示,从今往后我和校长就是政治夫妻,家和万事兴。然后领导喝白开水,命令我俩喝酒。校长端起盛满白酒的杯子,一仰脖,一干而尽,仿佛他的嘴是装酒的器皿。而我则犹犹豫豫,极不情愿地将它喝完……原先滴酒不沾的我,几杯啤酒下肚,就脸红心跳脚发软,只得扶墙靠壁让办公室主任搀着回家。一路上,想着自己当一般职员时,即便是市长敬酒,我也只是象征性地喝喝水,并笑着美其名日:我喝的可是玄酒,这是《尚书·礼记》中有记载的!原来做职员可以淹没隐藏是大有益处的。头疼,胃隐隐作痛,几欲呕吐又强忍着,想着今后这样的应酬损身将是家常便饭,不禁泫然。办公室主任老道地劝我,学校是基层,当校长要喝酒也是一项不得不做的工作。

  学校摊子虽大,却只有二百五六十号学生,上班的教职员工不到三十人。在不了解人与事的情况下,我来学校的第一步,就是和颜悦色虚心请教。

  校长曾和我推心置腹地说,当领导,该架脚的时候要架脚,该表演的时候要表演,不可随意承诺,就是吐口唾沫都成钉。

  “以招生论英雄,以就业论成败”,是技校生存的法则。为了得到上级领导的扶持,在我们面前昂首挺胸的校长没少弯腰醉过酒。诚然,酒是一种勾兑情感的特殊液体,酒中自有“生产力”。

  有一回,他找领导要培训项目,中午喝了三杯白酒,下午开招生工作调度会,领导异常给力,他晚上又不知灌了几杯。帮领导提好公文包,紧随领导说好话,打开车门笑着扶领导上车,吩咐司机小心后,就控制不住左右摇摆起来……送他到社区医疗所,按住打吊针时,他嘴里仍念念有辞地说着学校的工作。看着他边打点滴还止不住抽空似的拼命呕吐,以及不到四十思虑过度滋生的白发,为他心酸也为自己没酒量无力分担而惭愧。其实,校长是在不自觉地以身示范,处处教我。人,不适时地学会虚伪与合弃,简直无法生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