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维也纳当了一次“富翁”(外一篇)


□ 柳 萌



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和作家康濯、航鹰出访奥地利,按照当时国家的出国规定,我的级别只能兑换外币八十美元,为了多带几个钱购买点洋货,托朋友在别处又换了一百美元。这对于第一次见到美元的我,当时很有点“阔佬”的感觉,一时真的不知如何带出超额美元,怕万一被海关检查出来没收。帮我兑换外币的这位朋友,是个出国如出差的“出国通”,他就教给了我“闯关”的招数:把超额外币叠成最小面积,放在脚心用“伤痛贴”贴住,这样就会万无一失地过关。他还告诉我,花不完的外币如果要带回来,那就无须再这样做了,在报关填单时说是“讲学所得”。按照“高明”朋友的指点,果然奏效,我们来去通关非常顺利。
怀揣一百八十美元出国,在当时简直不得了,要知道,我那时的月工资,满打满算只几十元钱,为兑换这一百美元,几乎动用了全部积蓄,外加所有稿费收入。因为是第一次走出国门,对外边的世界全然不知,蛮以为有了这一百八十美元,就可以潇潇洒洒走一回,不至于太露出咱的革命“穷相”,更不会遭遇洋人的白眼——我在这样想。
这次邀请我们出访的单位,是奥地利的维也纳市政厅,也就是说是真正官方机构,因此在经费上也就很大方。记得刚到了下榻宾馆,接待方就给了我们每人三百美元,大概是怕我们不好意思接受,特意解释说:“你们兑换外币不方便,这点儿钱当做零花用。”嚯,零花钱就给这样多,那正常生活费用该多少呢?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一百八十美元,在维也纳根本算不了什么。
别的作家出国访问,是不是也有如此优惠,不详。反正我们这次的意外所得,連老作家康濯都很惊喜,所以他一再叮嘱我们:“这件事回去就不要在私下说了,适当的时候由我来汇报。”一直到相当一段时间以后,中国作协开会谈出国访问的事,有人说起去德国访问对方赠外币的事,我才知道别的人也遇到过这种事。
知道了国内国外生活水平的悬殊,掂量出自己手中美元的真价值,这时的第个一反映就是“省着花手中的钱” 。
我在维也纳花的第一笔钱,就是上厕所付给的如厕钱,尽管钱不算多,但是依然心疼,因为在国内从无这种事。清理完毕轻身回来,我就跟康老说:“解小便还要钱,照这样下去,这点钱哪够用。这资本主义社会也太认钱了吧。”从此,为了节省自己的钱,我就尽量少上厕所,憋得实在耐不住了,这才不得不去。我们受穷的时间太久了,好容易有了这点“大”钱,真的很看重啊!不光是我,其实别的人也是如此。团长康濯老一看这样不行,万一谁若憋出个好歹来,他回来也不好交待,就跟大家说:“这样吧,公家还带来一些钱,反正也没有别的花销,咱们就少用一点,只做厕所费。”大伙一听自然高兴。这件人生大事,在善心的康老关怀下,总算得到解决。
陪同我们访问的翻译金弢,是个德语说得特棒的年轻人。奥地利人起初以为他出生德国,后来才知道他毕业于北京二外,对于这位德语通非常钦佩。金弢能说一口流利德语,看有关饭店规定说明,要比我这个睁眼瞎方便,生活起居自然也就很自在主动。有次我从房间走出来,随便蹓到饭店咖啡厅,看见金弢独自在喝咖啡,旁边还放着一套西装,出于好奇,我就问金弢咖啡多少钱一杯。小金以为我想喝,这时他才告诉我说:“咱们这次出访,维也纳市政厅实报实销,给了咱们一个信用卡。你想喝我就一起刷卡。你想洗衣服,就交给洗衣房,同样可以一起付费。”原来如此,难怪你小子这样自在享福呢?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银行信用卡,更是第一次知道这种销费方式,不过也只是记在了心里,压根儿没有想到我自己会支配。出于试试看的心理,只在宾馆洗了一套西装。
可能是因为有银行信用卡的缘故,我们在奥地利访问期间,食住行和看戏都非常有种享受感。尤其令我感到无比开心的是,借用奥国人的信用卡,击败了台湾餐馆老板的歧视,真真正正地做了一次“富翁”。不过我并没有胜利的喜悦,而是从心里有种悲凉情绪,为了同是华人的台湾老板的绝情,为了我们自己因贫穷而被人小瞧。多少年来只要一想起此事心就隐隐作痛。
维也纳的大小中餐馆,据说有三四百家,我们这几天吃了许多家,有大陆温州人和广州人开的,有越南和柬甫寨华侨开的,听说我们来自祖国大陆,店家都非常友好热情,尽量满足我们的饮食习惯。特别是在那家叫“皇宫”的餐馆,这是维也纳最高级的中餐馆,庭院楼阁,花木扶疏,据说这里经常有重要人士光临。我们到来也受到了贵宾般的接待,让我们有如到朋友家做客之感。
有一天像过去的几天用餐一样,我们走进一家中餐馆,所不同的是奥国汉学家施华滋教授,这次没有陪同我们一起来用餐。这家座落繁华地段的餐馆,店堂并不十分讲究,只是还算宁静雅致,几个人一商量就走了进去。找一张桌子坐下准备点菜,等了好久不见侍者招呼,我就主动地叫老板过来,这时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像谁欠他多少钱似的,用弯曲手指戳着桌子高声说:“喊叫什么,你们大陆客,只能吃快餐,这地方吃得起吗?”好一个不认祖的假洋鬼子,你竟敢这样欺侮我们,我一听就来了气,本想跟他好好理论一番,考虑这是在异国他乡,又有个作家的身份在,就忍下了心中的怒火。只说了一声:“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们到底吃得起吃不起,走。”说着我就招呼另几位愤愤夺门而出。一位年轻侍者随后跟了出来,解释说:“你们几位千万别介意,我是大陆来的留学生,在这儿打工。这个老板是台湾人,他说的也对,从大陆来的人,大都很少下正经饭馆。”原来是这样。他对大陆人既有成见又瞧不起,说白了,不就是因为我们比较贫穷吗,那好,我今天就给你个眼色看看。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