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常生活、口语与诗


李建平

  蔡翔先生一部书名为“日常生活的诗情消解”,意即日常生活是琐碎的、平庸的,它能扼杀掉生活的激情、诗意、理想,使人趋于平庸。因此作为最具诗性的诗歌,大多试图与日常生活拉开距离。回顾中国现代诗歌,郭沫若的吞吐日月、闻一多的爱国赤诚、徐志摩的缠绵悱恻、李金发的哀婉迷离,乃至七月派的激昂慷慨、九叶派的内敛执著.无不描写人生“飞扬”的一面,琐碎的庸常的日常生活是被排除在诗的门槛之外的。同时在语言上从总体来看,传统诗歌语言是要求尽量与口语拉开距离,追求语言的含蓄、朦胧、韵外之旨,言在此而意在彼。但这种状况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之后发生了变化,随着第三代诗歌的出现,传统的规则被打破了,琐碎的庸常的“生活流”、俚俗的口语大量进入诗歌。于坚的《尚义街六号》、李亚伟《中文系》、韩东的《有关大雁塔》、伊沙的《车过黄河》等都是代表性作品。接着他们之后更多的、大量的“生活流”式的诗出现了.一时泥沙俱下,一些“生活流”式“口水诗”也随之出现,引起了文坛很多的议论.那么“生活流”式“口语诗”如何不至于成为“口水诗”,“生活流”式“口语诗”究竟在何种阈限内才有意义?根据对口语诗的考察.笔者认为只有符合以下几点.描绘日常生活的“生活流”式诗歌才有诗性、因而才有意义:

  一、解构且具有原创性。琐碎的庸常的日常生活进入诗歌有摆脱朦胧诗影响、另辟蹊径的意图。但毫无疑问这种诗歌的出现对于传统诗歌的“宏大叙事”是一种真正的解构.它使诗歌第一次从意识形态的天空回到了现实的大地,回归到日常生活本身。如韩东的诗歌《有关大雁塔》:

  有关大雁塔/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为了爬上去,做一次英雄/也有的还来做第二次/或者更多/那些不得意的人们/那些发福的人们/统统爬上去/做一做英雄/然后下来/走进这条大街/转眼不见了/也有有种的往下跳/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那就真的成了英雄,当代英雄/有关大雁塔/我们又能知道什么/我们爬上去/看看四周的风景/然后再下来

  这首诗有几个层面上的解构意义。首先解构了附加在大雁塔上的文化负累,大雁塔负载了浓厚的传统文化的内涵,是代表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想到大雁塔,人们自然想到了厚重的中国历史,这首诗歌告诉我们,大雁塔其实什么也不是,它就是它本身,这也就是人们评述第三代诗歌经常所说的现象还原,在第三代诗人看来,人类行为,“其结果便带来了一个符号的世界、语义的世界……只有彻底地摆脱这个符号化、语义化的世界,才能真正实现文化还原”去除文化的遮蔽,还世界以本来面目:其次打破了人们对于神圣的崇拜,反抗权威,英雄被消解且被大大地戏谑了一把:第三消解了传统形而上学观念,即现象后面有本质.本质往往被现象遮蔽,只有寻到本质才有意义。海德格尔所谓“遮蔽”与“澄明”的关系即指此类。这一点实质也反抗了传统文学的互文性。最后带来了语言的“陌生化”效果。相对于此前中国诗歌的隐喻、象征,描绘日常生活的口语诗在当初反而获得了一种“陌生化”的效果,给人们带来了全新的感受。八十年代最初的很多描绘日常生活的“生活流”式诗歌都可以作此解释。与此类似,韩东的《你见过大海》伊沙的《车过黄河》也可作如是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