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野草一样不能自拔(小说)


□ 姚文奎

  一
  
  王老汉是个闷葫芦,三脚踹不出个屁,大人孩子都直呼其“老闷”,他一声不吭。
  年轻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心一横,便闷声不响地出去当了兵。虽说是当兵,可并没摸过枪,开始给一支国民党部队当马夫,后来被共产党队伍俘去,仍喂军马。听说老闷养军马有两下子,可惜没人见过……甚至,有人说他给中央一位首长驯养过一匹烈性枣红马,英勇善战,很受首长宠爱,那马还救过首长的命……可惜他从没向人说过……老闷啊老闷,就是这么哑巴葫芦没长嘴,让人捉摸不透!
  解放了,首长配了小轿车,那军马便退了役,老闷无马可喂,便老是想家。首长舍不得他走,可他竟悄没声息地跑了回来,连个证明身份的信也没开。正赶上农村划分成分,村长是个大老粗,很是为难:
  “老闷啊老闷———给你评个功臣吧,你当过国民党的兵;给你戴个坏分子的帽子吧,你又干过革命队伍!……只好给你评个‘历史不清’———因为实在没法说清!”
  老闷望着深邃的天,仍旧沉默不语……
  
  二
  
  牛把式是个出力受累的活,没人愿干。村长说,老闷你一个人怪冷清的,就喂牛吧!夜里也好有个伴儿。老闷二话没说便去喂牛。老闷待牛就像对老婆儿子一样亲,可惜老闷根本不懂老婆儿子啥滋味。村里老人说老闷是牛托生的!不过,老闷养牛确有绝招,他养出的牛膘肥体壮,力大无穷,颇通人性。有一年冬天,有只饿疯的马头狼半夜窜进牛棚,想吃牛犊,被母牛挤进墙角,硬是活活抵死啦!直到老闷好不容易把它们分开,母牛才像一架山样轰然倒下……老闷搂着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母牛,泪水哗哗直流。狼肉分给了社员,狼皮村长拎回去做了褥子……
  
  三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北京的那位首长被打成了走资派。老闷因为是他的忠实“走马”,理所当然地受了牵连。看风使舵的村长劝他揭发那个走资派。
  “老闷———你想,为啥他骑马,让你牵马喂马,这不是剥削压迫是啥?他在北京当大官,可叫你回来当牛把式,这不是走资派是啥?……”
  一向像牛一样沉默的老闷,不等村长说完,便梗着脖子、硬倔倔地说:
  “谁好谁坏———老子一口吃个鞋帮———心里有底!”
  村长被惊呆了,老半天才冲着老闷远去的背影骂道:
  “你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老子是萝卜地里插杆秤———专治硬货!”
  从此,每逢运动,老闷便被挂牌游街。因为村长认为:一是老闷“历史不清”,而且拒不揭发“走资派”!二是村里实在找不出第二个批斗对象!……抓革命,促生产,老闷挨斗喂牛两不误!
  
  四
  
  这晚,老闷挨斗回来正喂牛,一个披头散发的小脚女人,慌张急忙地闯了进来,这女人,一进门,便扑通一声跪下,哭着哀求说:
  “老哥———行行好,快把俺藏起来,后头有人追俺……”
  老闷打量着这个满脸伤痕,可怜巴巴的女人,听见外面的追赶声近了,这才用手一指床下,那女人便“哧溜”爬了进去……
  不一会,追的人闯了进来,一个领头的厉声喝道:
  “看见一个小脚女人没有?她可是地主分子,窝藏了是要坐牢的!”
  老闷慢慢地抬起头,用手一指南面,领头的看老闷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便信以为真,领着那伙人向南追去了……
  那伙人走远了,女人向老闷哭诉了自己的经历———原来,她是地主的小老婆,地主和大老婆上吊死后,她便成了“替罪羊”———专政对象!整天挨斗游街改造,在村里实在没法活,才趁黑逃了出来……
  就这样,两个坏分子,凑成了一对黑夫妻。村长看在那张狼皮的份上,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闷有个会说话的伴儿,慢慢地话也多了起来,高兴时还来段豫剧清唱《人欢马叫》……遗憾的是,他们年龄已大,不能生儿育女了,他们真想抱养一个,可别人一打听,一个历史不清,一个地主分子!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扔!无奈,老闷夫妇也只好认命了!
  
  五
  
  世道终于清明了,“五类”分子都摘帽了,人人都平等了,日子好过了。可老闷的女人却患上了重病,老闷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拉上老伴四处求医,可最后老伴还是撒手而去。临终,老伴泪流满面说:“旧社会俺家太穷,俺是抵债才去做小的,过门后没享过几天福……只有你是真心待俺,可俺没给你生下一男半女,又撇下你一个人先走了……俺对不住你,死后就让俺守着你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