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至破梦


晚上,换粉一上床眼珠里立刻就模糊起来,红彤彤的一片,像傍晚湖西(这个地方把高邮湖叫着湖西)水面上反射出的霞光,一忽闪一忽闪地跳动着。一片走了,后面又跟来一片。像水浪一样,像雪花一样,就这么刷刷地一片接一片从眼里走过。不一会,她就甜甜地睡了。
  换粉她小。梦呢,是一个接一个往下做,大多这个梦还没做完,或只起了个头,下一个梦就跟着溜了进来。换粉脸上时不时流淌出丝丝的笑。
  换粉一觉醒来,往往就先要告诉换兰:姐,好姐姐,你猜猜看,你猜我夜里又做了什么梦?是好梦还是噩梦?换兰不出声,她已经听惯了妹妹的梦。
  换兰知道,妹妹她呀梦多,有时白天心里想着个什么事,睡觉就要梦。换粉一点也不像弟弟扣子,扣子虽说比她还小,但绝对想不了那么多事,顶多是白天玩累了,玩疯心了,夜里尿床。换兰还知道,如果妹妹做了个什么好梦,一早醒来就会一个劲咯咯咯地笑,你想让她不笑也难,她就是笑,而且笑得你心都快烦碎了,她也停不下来,一直都这么在笑。换粉心里根本就放不下一句话,藏不住一星点秘密,笑完了,她保准会像竹筒倒绿豆似的,干干净净、一五一十全都给你说出来。
  换兰把身子挨了过来,她想听妹妹说梦。这时,换粉往往就又会缩回手,团起身子朝被窝里钻,她才不轻易说梦呢,她真的不想把自己忙碌了一夜做出来的好梦就这么白白地讲给姐听,她得让姐答应自己一件事——这么好的梦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告给妈。因为妈听了自己的梦后,妈会骂人,骂换粉你这死丫头怎么一天到晚总活在梦里,活在水里,活在雾里?
  一旦夜里换粉做的是噩梦,怎么办?换兰就会伸过手捂住她的嘴,最后核实一下,问:
  换粉,你不用跟姐说了,你真的是做了一个噩梦吗?
  换粉点头。换粉不需要立即把梦说出来了。
  换兰说:姐这就给你破梦,要不……
  换兰一手捂着妹妹的嘴,一手在胸前划十字,嘴里就啰啰嗦嗦、咕噜咕噜地说出一大串话来:
  呸!呸!梦你就去吧!
  呸!呸!梦你就去吧!
  去!去!梦你去得越远越好。
  去!去!梦你去得越远越好。
  啊咦喂,梦啊,梦啊,你去吧!
  啊咦喂,梦啊,梦啊,你去吧!
  换兰感觉梦还在妹妹的身上,梦还是不想走,她心里担心,好像自己的本事小,给妹妹的梦破不了,怎么办?换兰的一只手还捂在妹妹的嘴上,另一只手又在胸前重复划了一个老大老大的十字,接着又小声说:
  梦你听话呀,你会听话的。
  梦你听话呀,你会听话的。
  梦我和换粉今天不要你呀!
  梦我们真的今天不要你呀!
  梦,你就去!去!去!
  梦,你就去!去!去!
  换粉呢,看着姐滑稽的样子想笑,但不敢笑出声。她抿着嘴哧哧哧哧地笑,两只肩膀一忽颤一忽颤的。模样怪怪的。换粉清楚,姐这也全都在为自己好哎。姐她懂事,只有她才知道该怎么帮自己了了一个噩梦,该怎么把自己做出的噩梦给快快破了。姐给自己破梦就像大爹爹给伢子们化“馋猫”(大脸蛋,是一种腮脖子病)一样,咕噜咕噜几句,咕噜咕噜又几句,很轻松就会把“馋猫”化了。等姐松开手,换粉粗粗地喘气,说:
  姐,你这都快要把我给捂死呀!
  ——我又梦见了水啦,是大水哎!水都漫到了家中;梦见了火啦,是旺旺旺的大火哎!快把我们家房子都烧着了,老是在烧,一直在烧。
  ——我又梦见了爹爹(爷爷),爹爹还是跟活着时候一样,喝喽喝喽地起来,又喝喽喝喽地下地干活去了。爹爹一步一喝喽,一步一咳嗽,喘气还是老早那样子,不够用。爹爹身子软软的,根本就没一点儿力气。
  换兰不出声,她也不用再担心了,因为自己刚才已经帮妹妹把梦破了。换兰再也不担心因为妹妹的梦而给家人带来灾难了。每回换粉做了噩梦,换兰都会这么不嫌麻烦,都会这么很耐心地帮妹妹破梦。
  换粉终归还是小,做出的梦多半让人听了莫名其妙。她呀,做出的梦是一个个断断续续的镜头,不会有什么情节,更不会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有时候她真还了不起,你就不能再小瞧她了,她会做一个完整的像童话一样的梦来。如果用笔写出来,保准是一个有趣的、像《安徒生童话》里的好故事。换兰喜欢听,喜欢听妹妹说童话一样的梦。尤其像现在这样的冬天。冬天天亮得迟。大清早,妈是不允许她们起床的。妈说了,太阳出得迟,人闲着身子就会冷。妈让她们在床上等,等把早饭做好了,等鸡出窝了,等鸭子下水了,等猪喂饱了,等手头上的家务事都安排妥当了,再让她们起床。这个时候,换兰和换粉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在床上想梦、破梦、说梦。扣子呢,他还闷着头在被窝里。换粉还想说,换兰摆手示意妹妹小声点,怕惊着扣子。妈呢,像往常一样,蹑手蹑脚地起来了。换兰和换粉当然不敢起床,这是妈昨天晚上特别交待的。今天是冬至。妈清楚,虽说过时过节童言无忌,妨不了什么事,但过时过节要做的事太多太碎。得上香,上三堂香。以往上香的事由呆呆(爸爸)做。呆呆呢,呆呆这会儿在哪?呆呆在子缨那边挑河(这个地方常利用冬季农活少的时机,集中男劳力挑土开挖新河或是修老河,以便下一年灌溉、防洪、行船)。呆呆得到年三十才回来。妈伏在堂柜前踮着脚尖,手不停地忙着。神位,是点三支香,齐头并排插进香炉里;家堂,也是点三支香,也是齐头并排插进香炉里;祖先像龛,得点四支香。四支香点着了,火焰大了不用嘴吹,用手来回扇。这些,如果被换兰和换粉看见了,保准就会像屋子后面的大榆树上的喜鹊似的叽叽呱呱、七嘴八舌,搞得妈总要出错。这样的事是不能出错的,要不祖先知道了会说妈就这些事也做不了,还要出地干活,还要挣工分养家,能吗?如果呆呆在家,上香怎么也不会临到妈的手上。妈知道自己在冬至这一天该怎么做事,该怎么把家里家外的事弄好。妈认真地准备好一天的事,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
分享:
 
更多关于“冬至破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