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之祭


□ 海日寒(蒙古族) 王石庄(蒙古族)译

  ◎海日寒(蒙古族)

  ◎王石庄(蒙古族)译

牛儿走了

黎明曦微旭日未升

饥馁的炊烟苏醒前

牛儿走了

无声无息

牛儿走了

未惊动斜倚栅栏

鼾然沉睡的弯犁

没搅扰依枕鸡舍

疲惫呻吟的撇绳

凝眸望穿

关了窗的土屋

难舍轻吻

吁喘过夜的辕车

穿过半掩的圈门

挪动着老迈的腿

擦着堆满干粪的篱笆

数着步子蹒跚缱绻离去

牛儿走了

沿着噩梦般

朦胧的老街

曾受鞭挞笞虐

凸凹的村路

吞咽老烟锅整夜未熄的

呛喉的烟

逆涉梦寻犊群的牧童

如洪的泪流

牛儿走了

牛儿走了

从午时病颜般

惨白的日头下

从痈脓新化般

白沙丘的中间

从新披紫篷般

玉米地的旁边

从斑白苍头般

豆田冈的边缘

牛儿走了

牛儿走了

绕过祖父红茶般

干涸的湖

顶逆父亲病吟般

枯旱的风

朝向母亲褴袍般

游徙的云

谛听弟弟画页般

碧绿的传说

牛儿走了

牛儿走了

从拴绳抹去犊儿长哞的

村庄的清晨

浊泪模糊了乳锅沸腾的

油黄的傍晚

回忆中倾洒奶站息喧的

月圆的白夜

沿冈坡追赶山丹欢笑的

空谷的夏日

牛儿走了

牛儿走了

永远地走了

朝挥鞭举斧的黑手走去

朝油嘴雌黄的饕口走去

朝恨积仇结的斜眼走去

朝无春无秋无草浪无牧场的另界走去

牛儿走了

化作碧绿的历史走了

洇成血红的遗憾走了

牛儿走了

在油灯豆火将熄般

黄昏时分

从点点泪珠闪烁般

星辰侧背

撇下了祭火明灭般

村庄的窗

拖着尘土飞扬的路

弯弯

曲曲

弯弯

曲曲

走了

蓦然回首

古墟里的白骨般

倾倒远东灰土般

可怕的荒野上

牛粪大小的朝阳

抱头痛哭

  责任编辑 陈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