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敢向孩子承认错误(外二篇)


□ 高芸香

编者按:高芸香是山西一位很有才情的女作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出道后,在小说、散文的写作上均卓有建树,曾出版小说集、散文集多部。她的一些中篇小说,在文坛广有影响。近年来,高芸香转向家庭教育的写作,出版了《我的孩子不是天才》,书中主要写怎样把三个子女都培养成了博士,且都在英国的名牌大学就读。对于高芸香的这种转变,圈内人士赞扬者有之,非议者更其有之。非议者的主要观点,可概括为“高芸香放弃了纯文学的写作,就不再是作家了”。对此,高芸香也曾惶惑不安。有鉴于此,本刊从这一期起,辟出专栏,开展讨论。讨论的议题为:这个样子的高芸香,还是作家吗?这一期先刊出高著《我的孩子不是天才》中的三节,同时请李金山先生写了一篇评论史章。希望各方有识之士-给以点拨。
有一年,记得是过“六一”儿童节。一早起来,二女儿和小儿子就十分兴奋。他们很快就穿好了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节日的盛装,对着大镜子系好了红领巾,准备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老师和同学面前。
“节日愉快!”带着爸妈的祝福,两个孩子蹦蹦跳跳出了门。那时还不兴做统一的校服,但过孩子们自己的节日时,学校也是有统一要求的,一般是白衫子蓝裤,白运动鞋。女孩子如果要参加演出,就要统一的发卡,统一的头饰。我们和大多数家长一样,总是惟命是从,事先就按学校的要求把一切准备妥帖。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孩子的自尊,而且关系到班集体的面貌和孩子的责任心。集体的整齐划一构成整肃的信念,这样服从集体的意识和纪律性也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
话虽这么说,繁忙的母亲处理孩子们的事情时,往往是漫不经心,更多的态度是取决于自己当时的心境。
孩子们出去一会儿,又急急忙忙返了回来。“妈妈,老师让每个人交五个酒瓶。”二女儿推开门,探进头来说,“预备好,下午带。”
“我也要!”儿子说,“要高个儿的厂
早晨的饭锅、饭碗还没洗,他们换下的衣裤、鞋袜还没来得及收拾,我正摊开教案备当日的课,听到他们的命令就烦。
我头也没抬,说:“要酒瓶子干什么?”
“美化校园,用酒瓶子做篱笆。”两个孩子很认真地给我比划。原来是瓶口向下,倒栽起来,做花畦边儿的围栏。他们还说这叫废物利用。
“亏你们老师也想得出来。”我不知不觉就说开了风凉话,“咱家没有人喝酒,哪儿来那么多酒瓶子?”
看姐弟俩面面相觑,情绪低落,我又赶紧说:“好吧。我给你们到邻居家找找。”
原以为向邻居讨要空酒瓶子是一件难堪的事,不料在课间操时,到家属院转了一圈儿,发现我们家屋后,某老师家的鸡窝边就堆着那么多空酒瓶子。那恰巧是一位调走的老师没来得及收拾的。看来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一桩。
仔细想想,孩子们所提的要求会有多大呢?我们的抵触情绪还是来自于对他们的轻视和不尊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