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川绅介和农民


□ 郭 净

  冯艳翻译小川绅介的著作,取名叫《收割电影》。“收割”和“电影”这两个词的结合颇有意味,它不仅仅象征着艺术的收获,更直截了当地指明了小川纪录片对日常生活的参与和理解,确切地说,是对日本农村日常生活的参与和理解。因此,我们很难靠写观后感的方式评论小川的作品,而期待着进入他的田野。
  
  一
  
  机会来了。在参加二○○七年十月“山形国际纪录电影节”期间,组委会特地安排中国纪录片人于九日上午到牧野村访问,那里正是小川绅介拍摄《牧野村千年物语》的地方。小川绅介(一九三六——一九九二)是日本战后纪录片的代表人物,他于一九六八至一九七三年到三里冢村参加农民反对强征土地建设成田机场的运动,拍摄了六部有关该村的纪录片。之后,带着摄制小组到偏远的山形县,先从种水稻开始,深入到农村的历史和日常生活中,用十余年时间拍摄了《日本国古屋敷村》和《牧野村千年物语》两部作品。
  给我们做向导的饭冢先生,在小川去世后仍然坚持在这一带拍摄。而提议这次旅行的冯艳,则是《收割电影》中文版的翻译者。说来也巧,冯艳的影片《秉爱》就在这届电影节上得了“小川绅介奖”。
  此行有十多位中国的纪录片人,以及中国留日博士生胡冬竹。到牧野村后,饭冢先生先引我们去木村迪男的家。木村先生与小川摄制组有过很长时间的交往,面对那么多来自中国的镜头,他有点吃惊,又有点兴奋。木村先生说,小川摄制组刚来牧野村时,就住在他家。当时村民很保守,听说来了一批“红鸟”(赤党),都很不安,只有四五个人表示欢迎。后来见他们下田干活,像老实巴交的农民,才相信他们成了“蓝鸟”,不再为他们担惊受怕。
  聊了一阵子,木村和饭冢领我们去看五巴神社,《牧野村千年物语》的一些重要场景曾在此拍摄。二○○五年三月,“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做过日本纪录片的回顾,放映了该片。而我是在二○○七年十月上海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举办的“云之南在上海”展映活动期间看的这部作品。放映的片子画质很差,模糊得像网络小电影,而且全是英文字幕,然而我依然被吸引了。最后的一幕,镜头返回到十八世纪中叶当地的一场农民暴动。黑暗中,一位老者捧读史志,被五花大绑的起义首领一一走上前,平静地讲述暴动缘由,再退步返回黑暗中。这段重新表演的情节,既像舞台上的戏剧,又仿佛历史的回光返照,将过往的精灵在瞬间召唤到眼前。延享四年(一七四七),牧野村及周围数千农民因天灾和官府的压迫而起义,那是江户时代三次农民暴动中最大的一次。起义遭到镇压,以牧野村村长太郎右卫门为首的五个村民被砍头示众,他儿子吉也在其中。过后,村民为他们立了五座石像。石像的头原来和身子分离,小川摄制组为他们取名叫“砍头地藏”。后来怕伤了小孩子,才用水泥把头连上。明治年间,村里为这五位牺牲者建了“五巴神社”。每年的年三十到正月,以及四月二十二日太郎右卫门殉难的那天,大家都要到神社祭拜,观赏樱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