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姨


□ 贺虎林

  四姨被四姨夫那头蠢驴,石杵子舂莜麦一样舂了一辈子。四姨说,怨自己蠢呗,要不怎么会叫蠢驴,舂一辈子呢?

  在外人嘴里,说法可就不一样了。在我们老家,早些年提起王五媳妇,都会睁大眼一惊一乍:“那货?咋说哩,烂得跟庙湾那口石碎子,差不多!”

  这让外公家的亲戚们很没颜面。大家都躲得老远老远,甚至不愿说自己是外公家亲戚。其实,都是借口。

  外公家和我家一样,解放前,也是名满全县的四大富绅之一。我们县过去流传四句顺口溜,至今尚有余响。说,“东川郭,家中牛羊比鳖多。西山王,讨吃上门一斗粮。北窊吕,元宝树上结桃李。南岭韩,慈禧逃难借盘缠。”

   我的外公,就是慈禧借盘缠的南岭韩。我不知道这是真实历史,还是世人杜撰。就是实有其事,慈禧当年逃难去西安路过我们县时候,外公还没当家,借盘缠给慈禧老佛爷的,当是我的曾外祖父。外公家曾经的门第,算不得诗书簪缨之族,也够上钟鸣鼎食之家。然而就是这样声名显赫的一户人家,竟出了四姨这么个“不肖子孙”。话,还得从四姨出阁说起。

  听说在四姨出嫁前,外公家家道已败落下来,远比不得慈禧借银子那阵儿。败落的主要原因,不是外公不争气,也非子弟纨绔。若说外公不争气,就是他没给老韩家种下个传宗接代的。自古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是说外公没后吧,也不恰切。外公生了四个黄花闺女,且一个赛一个漂亮。然在旧社会,闺女是不能算作后的,因为她们不能给韩家接续香火。好在外公开明,没怨妻子。公公婆婆也说不得嘴,曾外婆给老韩家,也是连生三个丫头片,末犊子才生下外公。所以,在外公看来,不是“地”不好,是“籽”在退化。努力耕耘吧,说不定四妮子屁股后,跟着个骑马挎枪的将军种,也未可知。孰料人算不如天算,没等外公种下个将相种,自己先一命归了天。是被日本鬼子弄死的。日本人要他当维持会长,他不干,惹恼了鬼子。那年,四姨才三岁。

  外公死了,眼看着外公家的香火就要断了,偌大一份家业,将不散自散。外婆就想在四个闺女中,选一个能顶得起大梁的,招赘个女婿。却遭到韩家族人猛烈反对。外公活着时候,韩家宗祠的族长就是他,现在他死了,族里事情他管不了啦,自家的事情还受族人干预。新拥的族长,没文化,少有财产,主要是年龄居长。老先生其他不懂,就死抠一条,韩家的资财不能落入外姓人嘴里!外婆说,我的女儿不是韩家血脉?族里人说,是,又不是。来个倒插门,种就错了!外婆赌气,说那我招赘!我泼上不要这张老脸!族里人更不依了,说那就越发错了!谁敢这么做,按族规点她的天灯!就这么着,外婆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女娃,艰难撑持着外公、曾外公一辈辈创建起来的家业。适逢时局动乱,鬼子,汉奸,国军,八路,都来征粮派款,孤女寡母的金山银山,看着一天天矮下去。到1949年,四姨十三岁时,韩家家产已快成一坨摇过蜜的蜂巢了。本以为小日本被赶走了,勾子军(国民党军)也被打败了,世道该太平了,没想又来了土地改革,不仅族人来分韩家财产,族外人也来分一杯羹。外婆嘴里勒了个牛鼻镟被人牵着,小脚尖尖筛着破锣游街示众。几个月折腾下来,外婆风摧霜残的身心,再也支撑不住,在一个寒风嚓嚓撕窗纸的夜晚,死在监禁她的羊圈里。当时,只有四姨在身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