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之祭


□ 张大威

  张大威高级编辑,供职于媒体。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散文、随笔创作。先后在《随笔》《散文》《中华散文》《文学自由谈》《文学界》《海燕·都市美文》《鸭绿江》等刊物上发表文章多篇。散文集《时光之水》获辽宁文学奖——第三届辽河散文奖。散文长卷《消逝的村庄》获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及高中语文读本。
  
  站在这片废墟前,我的视线是如此的华丽,废墟上开满了各种无名的艳色花朵。那艳如低眉的愁,如秀美的眸,如少女的心。夏忍受着浓艳,像箭矢忍受着弓弦,饱满的浓艳刺破了夏的姿影,夏的姿影惶惑着,抖动着,分裂着,敞口处,也就吹来了一阵落花风,引得花的泪雨缤纷。美之云岚与我耳鬓厮磨。飘零。却无法收拾,也无心收拾。
  阳光是肆无忌惮地耀眼,光波里,青铜雕像般站着一个人,他右手拄着一根木手杖,左肩上斜背着一把二胡,神情专注地望着废墟上千朵万朵的“艳”。然而,他的视线越是专注,越让人感到他望进了空旷,望进了虚无,望进了混沌,望进了黑。这个人“望”的姿势,于我有着某种陌生的熟悉,再世的恍惚,似曾相识的牵连。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绕到了他的面前,在离他大约五六米远的地方站住了。我仔细地端详着他。是他,就是他。铁骨玉颜的貌相,瘦削的中等身材,浓密的眉毛下,在我们正常人长着或大或小,或妩媚或呆滞,或明亮或混浊的双眸的地方,残忍地开放着两圆奇丑无比的“黑花朵”。
  阳光下的他,非常的宁静,宁静得如一片死亡的云。时光,早已抚平了他心的哀伤。失明,使他脸上的表情变得纯粹而单一,他有着“望”的姿势,其实,他的双目早已“长眠”。“长眠”是什么?“长眠”就是“黑”,无涯无际的黑,还有乱线一样缠绕不断的孤寂。而荡漾在他躯体上的光的涟漪,那是多么多余的涟漪,因为那不是光明的涟漪,也不是他能捕捉到的生命的涟漪。唯废墟上的鲜花还在夏日长风中无知地开放,让人徒增他已经对繁华万物不见一物的伤感与寂寞。
  你为什么归来?凑近这废墟你在“看”什么?你能看清什么?天上有太阳,但太阳不属于你;地上有鲜花,但纵使地上有千朵鲜花万朵鲜花,可哪一朵鲜花属于你?属于你的一切光色早已死灭。
  我的手开始抖动,我的手中是捧着一瓶清水的,我是到废墟上来折花的。我想折一枝最硕大的火红色花朵,将夏插在瓶子里,看她在多长的时间里枯萎,她枯萎了,我就回到学校去。那是我大三时候的暑假,很闲暇,便常常到这片废墟里来,孤寂地坐在一块被岁月遗弃的青石板上,什么也不需要,不需要热闹,不需要声音,甚至也不需要云,你不觉得天上的云有时是那么的累赘吗?云也是干扰,云也是偷窥。只想与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起,沉下去,沉下去……多少年过去了,我的希望渐渐地干了,就像那躺在荒原上干涸的河道,滴水不剩。
  可今天,这个人就站在光波里,距我五六米远,青铜像般,玉颜铁骨,浓密的眉毛下开着两圆奇丑无比的黑花朵。右手拄着一根木手杖,左肩上斜背着一把二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