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丹印象


□ 陈丹青


赵丹称得上是中国电影的“传奇人物”(Legendary)。同西方明星比,他纵横影坛三十多年,划去十年囹圄,演艺生涯其实短得很。他说及“文革”前17年才演七八部戏,仅得民国出镜的几分之一,其实是英雄末路无可奈何的哀鸣。

我撞上亚老(即著名美术家亚明——编者注)的饭局,只一回他没挽留,我却心里不想走。是1978年春,我才上楼,就见亚老在楼梯口朝楼下厨房大声关照菜式,关照不清,自己下去说,留我独自在画室。少顷,听得哪位客人脚步叫声一路从楼道里响进来:“哎呀亚老!今天我非要痛痛快快看你画幅画!咱俩一起画!”
我回头看,抬脚进门的竟是赵丹。他一愣,随即像是对个熟朋友似的双手握过来,然后兴冲冲在屋里走动。听说亚公在厨下,就顺手抄起桌面上一本素描册,那是我上回留在亚老师这儿的。才看几页,主人进来了。亚老师平日见人多是应酬调笑,惟今天郑重欢喜,一声一声说话用重音,那冲着赵丹的笑容眼神像在发狠,凶巴巴地。赵丹呢,上下打量亚老师,如一位名流对着隔行的另一位名流那样,强行亲昵,还竟有几分难为情似的,瘪嘴使劲笑。我注意到他缺几颗上牙;原先好看的瘪嘴更显得瘪进去了。
论辈份、声名,赵丹是在民国即曾响亮,也就那一回,我见亚老的目光油然动衷,兼以邀得贵人进家门,如临大事,那神色,倒像是往日别人拜见他。
按说我就该退走了,但却赖着。那会儿,我猜自己一定斗鸡眼似的锁住了眼珠子对准赵丹看,不听他俩说什么。条件反射般,我迅速回想他在电影里的模样(那年《马路天使》尚未公映,我还没看过他二十出头的小生样),时在日暮,室中还没开灯,赵丹穿件半旧的蓝布中山装很老实地站在临窗的微光里,而所有他扮演的角色此刻都在拒绝他,远离他不是聂耳、武训、林则徐,眼前这个人就是“他们”呀,但“他们”不是他……他说,亚公你还画素描?听说是我的画,就来问我乡下插队的事,说他儿子也插队;这时亚公子回来了,他赶紧立起双手握过去,问是下班啦?哪里做事?对青年敷衍漠视,以至视而不见的名流,我在各种场合见过,见惯,他却全然不是:他用不着对小辈这么热情客气,但他一起一坐的表情手势都是真的,却又简直是没话也在找话讲,他像是好久不曾到人间,见人都是—番欢喜惊动。其时,他才出狱不很久——一阵,国中各地多有如他似的名流复出,结束“不许乱说乱动”的糟贱日子,眉飞色舞,开始在“社会上”串门走动了。

他的真率让我暗暗吃惊,怎么一来地,亚老师同他谈起电影,他就高声开骂,才没说几句,亚老师又给厨子叫下去。赵丹一时煞不住,扭头冲着我:“小伙子你说说,不像话嘛!爱情不能写,夫妻也不能写。”他那样地睁圆双眼,银幕上从未见过:“这怎么可能呢——李铁梅不谈恋爱,李玉和没有老婆!你说说,不像话嘛!”他扬眉摊手,瘪嘴张开着,像是真在等我回答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