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由《我要成名》想到的等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娱乐圈的艺人自己讲圈子的事,天生就有娱乐价值。眼下热门的《我要成名》制造了娱乐圈自曝家丑的机会,给影帝运比自己脸皮还黑的刘青云一个得奖的理由。电影一开头,就是刘青云发表获奖感言:“我今晚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得奖,是因为我拍完整部戏后根本不知道导演在拍什么。”狠狠地开涮了一通王家卫。其他的导演自然也不放过:“在片场,你少说话,导演就会觉得你很有内涵。”照我说,这些不是娱乐圈的缺点,恰恰是娱乐圈的优点。香港娱乐圈一直不遗余力地在银幕上制造“出丑的机会”,因此娱乐圈的丑事越来越具有“自我批评”的意识了,完全有资格在香港金像奖设立“娱乐丑闻曝光”特别大奖。
“丑闻曝光”是一面照妖镜,照出娱乐圈的千奇百怪,关键的是,手举照妖镜的正是圈中艺人自己。他们正是自己给自己找问题,正视自己的错误,对自己进行自我观照,是高层次高晶位的娱乐活动,是娱乐圈自我升华的一个指针。如此可知,拍得出自曝娱乐丑闻的导演都是有生命力的导演。十年前,尔东升拍出了《色情男女》,描写电影导演被迫拍摄色情电影,十年后,尔冬升已是金像奖最佳导演。五年前,游达志拍了《废柴同盟》,讲述过气的歌手和电视台监制合谋搞出种种绯闻和噱头,企图咸鱼翻身,今日,游达志已是“银河映像”的金字招牌……说到底,有魄力、有诚意自拍“家丑”的电影人,都是不甘于现状的反思者。放眼全球,由此才诞生《八部半》《巴顿芬克》《安妮霍尔》《天堂电影院》这些世界电影的经典名片。
广州读者:王达志

成于观众败于己

人怕出名猪怕壮。艺人在没有成为艺人之前,或者没有成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艺人之前,他(她)和普通人没啥两样,无名小卒一个,无论你说啥,你做啥,都不会有人关注,而当他(她)一旦成为公众人物,其在公众场所的一言一行,都势必成为众矢之的。
关注实属正常,毕竟是活在闪光灯下嘛。可艺人一旦做出与观众心目中形象有损的言行时,很多人估计就难以接受了——艺人,你可是我的偶像,你咋能这样呢,于是,质疑、流言、封杀便接踵而至。前不久,孟广美由于在一档综合节目中的不当言行引起了一场风暴,现在,且不说孟广美在节目中谈及的“不堪经历”是否属实与普遍存在,但作为近年来活跃,在内地的艺人之一,孟广美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内地观众追求光辉与完美的潜心理——爱听赞美,不愿意正视现状。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艺人,没成名倒罢了,成了名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如果哪一天不慎做了有伤观众的言行,没准就会遭到封杀。那时后悔晚矣。所谓,成于观众,败于己。
黑龙江读者:家额

第六代导演回归的曙光

贾樟柯凭借新片《三峡好人》获得了第63届威尼斯电影节最重量级的奖项“金狮奖”。
距离上次张艺谋凭《一个都不能少》拿到金狮奖,已经七年之久。这七年,中国电影似乎正在经历“七年之痒”。第五代导演的扛鼎人物纷纷转型玩起了古装商业大片,从《英雄》《十面埋伏》到《无极》,口碑日渐恶化,而“冲奥”美梦一再受挫。
中国导演把“冲奥”作为人生最高目标,就像体育运动员渴望把“大满贯”作为人生最完美的结局一样。运动员本来就以胜利为生命,奥运会是他们的最高目标不足为奇,而中国导演居然也进入了“每奖必争”的运动员行列,而全然遗忘了观众,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曾经在困顿中成长的第六代导演进军主流商业片后几乎全军覆没,《紫蝴蝶》《绿茶》……他们曾经有过的真诚变成了矫情,他们曾经有过的理想变得空洞,似乎大笔的投资淹没了他们的灵魂。贾樟柯的《三峡好人》让我看到了地平线上第六代回归的一缕曙光。也许有人说,获奖并不意味着一切,但我认为,经历“七年之痒”的中国影片太需要一个金狮奖了。在这七年之中,我们看到上亿的资金投放到一部部大而无当的所谓大片之上,既没有好看的故事,也没有令人深省的内涵,这些片子也许获得了票房上的成功,却一直未能得到主流国际电影节的承认。
我期待贾樟柯的意外胜利或许将提前结束“大片”的泛滥,终结国产片资本发烧的时代,这种小制作低成本的胜利也许将会冷却那些在资本意志下发热的大脑,令他们回复理性,重新审视中国电影的现状和未来,重新思考自己的位置和使命。
北京读者:成平
责任编辑/辛加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