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新浮出水面等


□ 小鱼儿等


重新浮出水面

前年刚开学时,医生宣告我得了白血病,从那时起,我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了。医院像是我的家,打针吃药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自从发病以来,我受着化疗的折磨,经常肚子痛,恶心呕吐,还会全身发痒。两个月以后,医师觉得我已经是个大小孩了,不必麻醉也可以进行腰椎穿刺。但是,当医师准备用二十号细长的针穿刺我的脊椎时,针尖误触了我的神经,我痛得哇哇大叫。我任性地拒绝配合,并向妈妈哀号,请求医师别给我打那种恐怖的长针。就这样,我连续哭了好几个晚上,哭得声嘶力竭,哭到很累很累,睡着了。
过了几天,妈妈抹着心疼的眼泪,耐心地为我进行心理辅导。妈妈说:“让我们为心理做一个准备,用可以承受的痛苦指数为基准,例如,你可以承受抽血或是打预防针的疼痛,对不对?”医师顺势接着说:“腰椎注射比打预防针轻松多了。这样想,就没有那么可怕了吧?”
我依照这种心理暗示,终于使自己平静下来,在不必麻醉的状态下,接受了医师的注射。好不容易花了一小时,注射完成后,我发现,整个过程根本不如想像中疼痛。原来,忧虑和恐惧根本是我自己幻想的,而且它会像阴影一般一直扩大、一直扩大,害我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做噩梦。
经历了这原以为非常恐怖的腰椎注射,我成功地跨越了恐惧感;像这样接受磨练、坚强忍耐的治疗历程又过了半年,我在书里读到“压伤的芦苇,上天不会折断;将残的灯火,上天不忍吹熄”。我突然明白,老天让我得了白血病,是要挑战我的耐力,培养我的意志。从另外一面看来,白血病其实是面恶心善的老师嘛。虽然这两年,我在阴暗的病房里接受治疗,但是,老天迟早会为我带来阳光,给我温暖和力量去对抗病魔的。
妈妈也说,我只是暂时沉到海底的潜水艇,经过一段休养准备,时间会帮我冲破难关,不断向上升起,向上升起,终有一日我会重新浮出水面。妈妈的话使我恢复信心,燃起希望。我会抬头挺胸,更坚强地对抗白血病。
(金大江摘自2004年9月14日《参考消息》)

思念里的流浪狗

□文/(香港)张小娴
那天晚上跟男朋友分手,从他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一只流浪狗瑟缩在天桥下面。它全身湿透,样子很可怜。她把它抱回家了。从此以后,她跟狗相依为命。
没有男人的日子,她把她的爱全都放在那只狗身上。它是她惟一的依伴。幸好有它,她才没有那么孤单。她刚从男朋友家里走出来就碰到它,她深信这是命运的安排。
她把狗照顾得很好。狗健康成长,毛色光亮,活泼俏皮,每个朋友都说她的狗很可爱,没有人相信它曾经是一只流浪狗。
可是,她自己却没有胖起来。离开男朋友之后,她瘦了整整十二磅。那天晚上,她和狗一起照镜子,狗愈来愈胖,她愈来愈瘦。为什么会这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文摘(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