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甘井子小学


□ 曲圣文

  我1964年上学,就读于新甘井子小学。当时,新甘井子小学分布在甘井子汽车站的周边,或者说以汽车站为圆心,向东画出一个半圆形。也就是说,这所学校是由分布各处的教学点组成。离车站最近的是“本校”,车站的旁边就是学校的操场。学校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黄色的楼房,大概是三层吧?然后是一排排的瓦房。上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来到这里。在本校的南边一点,隔开一组民居和一条窄窄的马路,是“西分校”,是一个老旧大院,是一组平房。也曾短暂在这里上过一段时间学。再向东走几分钟,再过一条马路,就是“东分校”,印象里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四合院。我刚上学就在这里,当时的学号是47号,是我们班最后一个号码。因为都已开学了,父母在我的哭闹之下才去报的名,所以记忆深刻。在汽车站西北方向几百米,是“新校舍”——座在当时看来比较有现代气息的三层大楼。据说是中心小学新建了校舍,腾出这个楼房给了新甘井子小学。中心小学则在一个医院的院部前面又盖了新楼,而那个地方以前是一片坟地。所以,所谓的“新校舍”,其实是一座旧楼。

  这样,分布在相距不算太远的四个地方的校舍组成了一所学校,其规模可想而知。据说当时在校学生达3000人。是听比我大一些的孩子们说的,不知确否。但联想到我入学的时候是17个班级,我的学号是47号的话,此说不谬。但我所在年级似乎是一个峰值,我的下一个年级是15个班级。笼统算下来,应该也差不多。这样一个规模,即便在今天,也是一个超级小学了吧?

  赶上看电影或者参加什么大型活动的时候,全校出动,马路上几乎就都是我们的人了。那样的壮观场面,常引得路人驻足观看。在缺少娱乐节目的1960年代,这景观看起来也很带劲,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让人想不通的是,当时我们曾步行五六公里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即从甘井子一直走到周水子。我数一下经过的车站:椒房、医院前、金家街、金三角(今名,当年叫什么想不起来了)、周家街、王家桥、大纺、东纬路(今名)、周水子。对,就是6路公交车的线路,当时6路车到周水子就是终点,这里有一条通往火车站方向的有轨电车,应该是文革中拆除了吧?回来的时候,我们走一段就坐在马路边歇一气,大概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回到学校。当时从甘井子到周水子的车票是两毛钱,很少有人会坐车。

  这条线路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两件事。一个是这里有个火车站,回老家时父母常常从家里坐6路车到这里,买上到瓦房店的火车票,当时的票价是1.7元。而从大连火车站坐车就是1.9元,这样就可以省下两毛钱。这个票价应该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另一个就是在文革中,我为了图坐车不花钱的乐趣,跟着同学田杰上车领着乘客背诵毛主席语录,或者就是我们自己背,谓之“宣传”。而且有座,乘务员也很客气。车一离开车站,我们俩就站起身轮番上阵:“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写文章……”这样,你一段我一段,很快就到了终点。就看到了拖着大辫子的有轨电车和闪亮的铁轨。这个时候我是三年级,时间是1966年。其时,红卫兵已开始了大串联,我辈年小虽未像前辈那样走南闯北,却也享受了一番不花钱公交的待遇,也算躬逢其盛。

  田杰其实是后来转到我们班级的,我也曾到他们家去玩过,是在铁路边的日本房。写到这里,我也有点自鸣得意了,尽管过去了四十几年,我还清楚记得很多刚上小学的同学的名字:乔善同,这是我们的班长;林乐强,苗华顺,这两个同学和乔善同都住在老甘井子,似乎也都去过他们家;杜晶,刘启永,王炳辉,这几位是我们一个学习小组的,我们轮流到每家写作业;王万忠,是个戴眼镜的大男孩,留过级;姜杰,是后转来的,是三年级以后的班长;李文才,学习不好,但会翻各种跟头,文革开始后就进入学校的宣传队,他的跟头是宣传队一绝。这些是男同学,还有女同学:曲淑琴,因为同姓,学习好,所以记得很清楚;张萍,一个高个子,曾经中午带饭时在他们家熥过饭;张传兰,朱虹,两个比较活跃的女生;隋清竹,因为文革中把名字改为“隋文革”还被老师表扬,所以也印象深刻。对,还有一个挺重要的,王治宏,他的哥哥曾是我父亲在甘井子区文化馆的同事,当时放学以后经常到他家去玩。他家里有很多的小人书,住在电影院的对面。刘启永后来因父亲调动工作全家去了广州,还曾给我写过一封信,但我没有回。当时实在还不会写信,也还因为忧伤。他住在我们“小区”对面的大楼,曾去他们家做作业。他们家用煤气,有暖气,但是共用卫生间和厨房。他的一个邻居是一对比较年轻的夫妻,好像没有孩子,我们也曾去他们家里玩。让我难忘的是,他们家的墙上挂了一幅女主人的画像,现在想来应该是炭笔素描,很漂亮。据说是她丈夫的作品。这个家庭让我充满好奇,无限崇拜。

  和我住的不远的还有也在这座大楼里面住的杜晶。杜晶的父母是双职工,家境好,略调皮。我们三个放学之后要排着队从学校走回家里。因为学习好,我就当了小组长。其实就是领着包括我在内的三个人安全回家。这应该是我小学阶段的最高职务了。但这个杜晶常常不听指挥,后来又来了个王炳辉,也不好“领导”。也是老实巴交的刘启永只好帮我维持,我们几个走走停停要很长时间才能到家。让我想不到的是王炳辉,他住在“圈里”的日本房,我们也曾在他家里写作业。但“圈里”和我们“机关宿舍”的孩子有宿怨,常发生殴斗事件。一次我们去“圈里”的商店买东西,竟然遭到他弟弟为首的“圈里”帮的追打。好在当时商店里面人多拥挤,才躲过一劫。他弟弟当时应该就是二三年级的样子,竟然“调兵遣将”,指挥若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新甘井子小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