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旱


□ 季栋梁

  “得秋,得秋,得秋,得秋!”麦芒刚上梁顶,就听见这声音。他展眼一望,另一条路上有一团红影往井窝子赶。雾是土雾,遮天蔽日的扬尘很是呛人,就像掺和了辣面子一样。麦芒也“得秋,得秋”地催起驴来。可驴只是碎着小步,不肯跑起来。麦芒急了,抬脚扳下鞋底,狠狠地抽在驴的屁股上,驴立刻颠着小跑扑向井场,背上的驮桶叮当哐啷地乱响。再看那团红影,却和他叫劲似的,也叮当哐啷地扑向井场。
  天一旱,井窝子就热闹了。方圆四五个村子十多条路都是通到井上的。为了先打水吵架吵大了大打出手的人都有。想不等,只有第一个把兜子下到井里。麦芒想咋也得第一个赶到,他可不想等。在这井上打过水的人,谁也不愿意等。天旱了,井里的水也小了,打满一驮水,至少得等半个小时才能积够一驮水,太熬人了。有时候排在你后面的人说有急事求你让让,一旦让过第一个人,就得让几个十几个甚至更多的人,年龄、辈分他们都比他大,谁都会说有事要你让,不让他们就不高兴,就把人得罪下了。有一次,麦芒让了老胡,结果那天他是最后一个打上水的。
  麦芒到了井上,那团红影也到了井上,两个水兜子就同时下到了井口。井口是同时下不了两个水兜的,何况辘辘只有一个。两个人都在用力往井里塞自己的兜子,可是谁都塞不进去。当他们同时抬起头来时,麦芒才发现是水香。他迟疑了一下,但往井里塞水兜子的手没有松劲。
  水香说:“你这碎娃,等一下,我打满你打。”麦芒说:“你等一下,我打满帮你打。”水香说:“你一个碎娃,急啥?我一个女人家屋里还一大堆活哩。”麦芒说:“你当你有多大。咱俩要走到一起,别人当你是我妹妹哩。”这么说着两个人谁也不肯松手。
  很快,井场上已经多了几个人和牲口,闹哄哄起来。
  长脖子说:“你们到一边争去,我先打。”麦芒和水香异口同声地说:“为啥?看把你想得美死了。”大牙说:“你们这么争能争出个啥名堂来?白耽误大家的时间。”“黄鼠狼”说:“干脆摔跤定胜负,谁赢了谁先打。”麦芒想都没想说:“行。”水香迟疑了一下,也说:“行。”
  在这井窝子,摔跤争打水听上去像是消遣,其实已是规矩了。
  当麦芒走到水香跟前的时候,他忽然说:“我不和她摔跤。”大牙说:“咋了?你怕她?”麦芒说:“她是女人,我不跟她摔。”大牙说:“你别看她是女人,把海娃都摔倒过。”海娃是水香的男人。大家一阵哄笑。麦芒得听明白,脸一红说:“反正我不跟她摔。”“黄鼠狼”说:“我替你摔。”大牙说:“你不敢摔,就是输了,最后一个打。”水香说:“那我就先打了。”说着就提了水兜子。麦芒却伸开双臂拦住水香说:“摔就摔,谁怕谁。”
  当麦芒去搂水香时,一双胳膊怎么也搭不到水香的身上。水香穿着一件单薄的绸衫,两个奶头一颤一颤的,那两个奶头就像两颗蚕豆将那衫子顶起两个小包包,看了都脸红心跳,别说抱在怀里。麦芒迟疑了,大牙说:“你再磨蹭就最后一个打水。”
  听得这话,麦芒就将胳膊搭上去。水香比麦芒低一头,麦芒弯下腰去,就看见水香的乳沟,连整个奶头的轮廓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一阵慌乱,双臂一掬就将水香掬进怀里。水香的胸脯就贴在了他的胸脯上,他不敢用力,心就像要跳出来。水香说:“你这碎娃,这样搂着是摔跤?”水香的脸贴在了麦芒的脸上,呼出的气息扑着麦芒。水香身上有一股香味,直往他的身体里钻。麦芒的胳膊搭不住了。他想让水香先打。可是水香却像是要摔一样,紧紧地箍住他,嘴巴贴在麦芒耳朵上了,说:“瓜子,搂紧点,用劲搂噻。”说着,伸出舌头在麦芒的耳垂上舔了一下,麦芒浑身打了个战。而水香那对大奶头,一开始还绵绵软软的,现在却像两只手在他的胸前摸来抓去的。麦芒觉得自己就像泡在水里的豆子一样膨胀起来。他不想摔跤了,却又被水香死死地搂住挣扎不开,虽然水香浑身像面条一样稀软,可两胳膊却力大无比。他想推开却推不开。麦芒听见水香呻吟了一声,立时浑身紧成了一团,气都快喘不出来。两人就这么搂着、扭着,这在别人看来,他们在摔跤,因此都喊:“麦芒用力。”“水香,打摆脚。”麦芒实在受不了了,对水香说:“算你赢,你先打吧。”水香却颤颤地说:“瓜子,你用劲噻。”水香整个身子扭动得越发厉害,麦芒身下一股热流就喷涌而出了,他“噢”了一声,两腿一软,就倒在地上。水香压在了麦芒的身上,麦芒连翻身的气力都没有了,他还处在喷涌之中。水香趴在麦芒的身上,身子还在扭动,这种扭动带动了麦芒身子的扭动,他的一双胳膊忽然就有了劲似的,箍住了水香。
  井场上围了十几个人,他们在喊:“麦芒,你狗日的输了就认了,不要耍赖。”
  有人却喊:“你们是不是在做爱啊。”这是他们从城里带回来的语言。
  这话吓着了水香,也惊醒了麦芒,两个人都用力一推,水香就一个仰面朝天躺在了一边。她的衫子都让汗水湿透,沾在身上,那对奶子就更明显了。她慌忙爬起来,遮掩着说:“这个麦芒真是个榆木疙瘩,又倔又顽,连我都不让,还难缠得很。”麦芒翻起身,赶着驴往回跑了。他的半截裤子已经湿了一大坨,让人看见还了得。好在他们都盯着衣服贴在身上的水香看,没人留意他。
分享: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