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静的沙捞越河


□ 王炳根

在古晋生活期间,除外出参观访问,大多数的时间是一个人来到沙捞越河的岸边,望着流过的河水,水中的小船,望着河的对岸,岸边的蕉林与芭丛,以及隐没在其间的独木舟。
有的时候出神了,就要停留很长的时间。
而这不是思乡。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身旁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古晋(Kuching)在马来语中是猫的意思。据说十九世纪中叶,英国探险家詹姆士布洛克来婆罗洲岛的南方小城,登岸时居民怯生生地站在岸边看热闹,布洛克手指着地上,以浓重的苏格兰口音询问其中一位当地人:“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当地人一问三不知,最后,一只猫正好在人们脚边磨蹭,布洛克再次用手指着地上时,当地人恍然有所悟,以马来语言喜悦地答说:“古晋(猫)!” 英国人据此便称了此地为猫城。实际上,古晋有猫城之称并非原自这个传说,这儿每家每户都爱养猫,虽说猫作为宠物在东西方皆然,但爱猫的普及率之高当数古晋。猫城也即是猫的天堂,其自由与独立的天性不受任何的限制,想呆在那儿都成,没有人去打扰、禁止或驱赶。我曾到一个朋友家,进门便见大厅沙发的茶几上睡着一头肥硕的花猫,客人进到屋里,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继续它的安睡,而主人就在睡着猫的茶几上泡茶、请茶,宁愿让客人手持茶杯也没有让猫挪位的意思,直到我们离开大厅,睡猫的姿式一无变动。出于爱猫与好奇,我曾以手轻抚,光滑的毛皮传递出微热的气息,说明它并不是一尊睡猫的雕塑!在文化村参观时,每一模拟的民族村寨,猫都是屋子里的主角,就像宠物狗般地,主人走到哪儿,它跟到哪儿,主人表演烹制风味小点,猫也在主人的身边手间窜来跳去,主人全无挥赶之意,任由它的自由与发挥。在古晋旅游纪念的商店,猫更是主角,木雕、树脂、布艺、铜塑,创造出的猫,千姿百态,风情万种,惟妙惟肖。此时,如果你是一位爱猫者,想不掏钱是不可能的,猫的万种风情,简直就是对人的挑战与诱惑。沙捞越河的左岸也就是我所静坐的岸边,是麟次节比的旅游纪念品商店,每一家店铺都在显眼的位置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猫的工艺品,每次回酒店时,我总是越过车如流水的马路,走在那排骑楼下的店铺前,几乎每个有猫的店铺都会蜇进去看看,喜爱的便都买下。一次在一座价格不菲铜塑猫前停驻了许久,终因口袋中的马币已经用完,但又不甘愿放弃,正想与店主商量以人民币购之,同行的作家徐刚已经为我付款。提着那座颇有份量的铜塑猫,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好心情。
坐在沙捞越河岸,更多的时间是面对右岸的蕉林与芭丛,所谓芭丛,可能是我为它的命名,那是如风帆般巨大的叶片,疯长在水洼与湿地之中,夕阳从远天投光映照,一片金黄,独木舟就隐藏芭丛之中。独木舟为当地土著族人使用的水上交通工具,它与现代化的游艇、游船同时,出没在沙捞越河上。最吸引眼球的是,蕉林与芭丛背后的隐约的色白如圆帽建筑,那是沙捞越议会的办公大楼,而古晋的猫博物馆也设在其中,我用400MM的长焦,在各个层次上在不同光线下拍摄了几十张照片,指望能有一张好的照片留存在相机之中。我曾经去这个博物馆参观,从猫由森林中进入家庭,从抓鼠之猫到宠物猫,从领袖与猫、名人与猫,从猫的标本到造型各异的工艺品,全面展示、演绎猫的本性之美与人类亲近的历史。这是世界上唯一最丰富的猫博物馆,是到古晋的旅游者必须安排的节目。有趣的是,这个游人纷至的旅游点,却与威严市议会大厦共处一体。如果以为议会想以此创收,用做人员福利与请客吃饭的开支,那就大错特错了,猫博物馆的所有收入,全部用着残疾儿童的慈善教育经费。我曾花了200多马币购猫的艺术品,回到车上发现购物清单上有此说明而深为感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