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匿名电话


□ 尚建国

我第一次给姚明珍打匿名电话时,是在一个百无聊赖枯燥无味的星期天。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在那样的日子里,我的全部人生感受和况味就是,我是一条被空虚和无聊啃咬得只剩了一个骨头架子的鱼。
那个久远的星期天,我老婆吴家丽带着我女儿小竹回娘家去了。我独自一人呆在家里看书。是看一本很严肃、同时也是很枯燥的书,那大概是一本与哲学眉来眼去的翻译书。看了一会儿,我放下书木木呆呆地寻思着——姚明珍这会在干什么呢?
姚明珍跟我在一个机关大院里工作,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她眼眸漆黑生动流光溢彩,一脸甜润乖巧的样子。每次看见她的时候,我都怦然心跳,渴望着伸出我那胆颤心惊的手,去抚摸一下她满头黑亮的秀发。就是这么一个唇红齿白妙不可言的女子,我知道,我只有观赏她的份儿,却没有亲近,甚至是占有她的资格。尽管那段时间,我和我老婆吴家丽的关系已千疮百孔风雨飘摇,随着我对我老婆的厌烦情绪日渐加深,我在暗中竟是越来越喜欢姚明珍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比喜欢还要凝重和厚实一些的感情开始充塞于我的心胸。可我毕竟有婚姻在身,又是在循规蹈矩人言可畏的机关里工作,所以,对于姚明珍的靓丽可爱,我只能暗自爱慕,却不敢有半点非份之想,更没有胆量去沾惹。
正是在这种微妙的情感背景下,我来到了那个久远而枯燥的星期天,并且放下手中的一本哲学译著,闷闷地作想道:姚明珍这会儿在干什么呢?思来想去的结果是,我产生了一个突如其来激动不已的灵感——我何不给她打一个匿名电话探探情况呢?
于是,我去了星期天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由于我的住处与办公室相距咫尺,几乎是在很短促的时间里,我就拿起了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并且迅速拨通了姚明珍的号码。估计是姚明珍的父亲接的电话吧,他并没有问我是谁,而是当即扬声喊道:
“明珍,你的电话,快来接——”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出姚明珍慵懒低婉的声音:
“是谁呀?”
那是气温骤降的秋末冬初时节,我记得我那天穿了一件很厚的银灰色夹克衫,就是这个样子,在等待着姚明珍来接电话的时候,我的额头上居然还挂满了一层一层的汗水。只有我心里明白,这种难以承受的热,主要是来自我的激动不安。
在我心脏怦怦乱跳的等待中,姚明珍在电话里问我是谁?从她接电话的迟缓以及讲话时的懒洋洋的声调上,我可以判断出——她肯定是在睡懒觉。在我的想象里,她这会儿或许是穿着粗枝大叶的肥肥的睡衣,一副摇摇晃晃不堪一击的样儿,或许是穿着精致考究的紧身的内衣内裤,显得神清气爽脸色红润,窗外太阳的光辉和玻璃的折射还使她浑身上下罩上了一层金灿灿的亮光,或许是——我想,不管姚明珍是慵懒也好,还是清丽也好,愉悦也好,还是亢奋也好,无论什么样的神态,只要是出现在她的面容上,我都欣赏,我都喜欢。我对姚明珍甚至都到了爱屋及乌的程度。姚明珍对索芙特木瓜白肤洗面奶情有独钟,爱不释手。于是,在某一天,我也突然心血来潮地为我老婆吴家丽买了这种品牌的洗面奶,当我将它递给我老婆时,她竟然有些难以置信,一脸狐疑和迷惘地瞅了我好半天,不知我是不是神经出了什么毛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