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说一点《论语》心得


□ 郁嘉玲

并不是受韩石山先生的传染,要“谁红跟谁急”,实在是听了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的《论语》心得,有些个人的想法。
谁能红是谁有本事,歌星、体育明星能红,为什么大学教授、学者就不能红呢?中央电视台十频道的《百家讲坛》是一个我很喜爱的栏目,不但向大众传授思想文化知识,同时也捧红了一些主讲的文化人,比如厦门大学的易中天教授,因《品三国》而一举成名,甚至被称为“易中天现象”。如让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活在今朝,他一定会到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去申请,要求进坛讲学。想想他坐在一辆破牛车上,克服了雨淋日晒的艰辛,忍受着风餐露宿的煎熬,一处一处地游学,是多么不容易!知道今天能优雅地坐在演播室内侃侃而谈,面对亿万电视观众胸有成竹地讲学布道,能不赶紧上北京找中央电视台?
我注意到,讲坛上的主讲者们,在展现口若悬河、翩翩风度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也会有一些小瑕疵留下。听易中天先生讲赤壁之战时,说到曹操八十万大军,我就心中“咯噔”一下,存了个小疑窦。凭我有限的历史知识和生活经验,当时曹魏的人口该不会很多吧?一个人率兵由北方往南面行军打仗,又有多少人要为他的吃、穿、给养做准备,如此想来“八十万”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而易中天在演讲中,说八十万打个对折四十万,再打个对折二十万,可见,他也对这个八十万有怀疑。直至看了韩石山先生的《学者的品质》(载《山西文学》2006年11月号),我这个小疑窦才解开。
今年11月25日《百家讲坛》的《解读于丹》节目中,有观众朋友提出《论语》中“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于丹教授把“小人”解释成为襁褓中的孩子,我以为和易中天的八十万曹军一样,也是一个小瑕疵。
依照我的理解,《论语》中的“小人”是与“君子”相对的一种称谓,如“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再如“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而偃”等等。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用现代的话说,即是只有女子与小人是难相处的,亲近了他们就会不谦恭,疏远了他们就会怨恨,因此这句中的“小人”,应该也是就品德修养层面而言的。那个时代接受教育还是人类的一种奢侈品,并不是人人可以享受的,女人天生比男子低贱,厅堂都不让进,更不要说外出接受教育了。孔子的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中就没有一个是女的,那个时代的孔子除自己家中的女子外,在游学各国时能接触到的女性极其有限,因此他把女子都归入“小人”一类。
最初知道有这句“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批林批孔时期,也不动脑筋,也不去找孔子的《论语》原著来查看,就人云亦云地跟着批判孔老二,也曾觉得孔子是瞎说。现在仔细想想,孔夫子的这句话,并非一点没有道理,他这样说不在于到底是男是女,关键在于品德教养究竟属“小人”还是“君子”。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现代女子和孔子时代的女子是不可同日而语了。法律赋予女子与男人一样的权利,我国已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高等教育也进入大众教育阶段(国际通行的定义,一个国家毛入学率在15%~50%,就进入大众教育时代,我国2004年达到19%),但反观现代人的品德教养,仍然有“君子”和“小人”之分。我们读孔子的《论语》,仍然可以从中吸取如何成为谦谦君子的营养。也可以“小人”为借鉴,改正自己品行上的毛病。若将“小人”解释为“襁褓中的孩子”,他们那种天真无凿、纯洁无瑕的状态,正是我们怎么修行都难以达到的境界,不是和孔子的教化背道而驰吗?
2006年11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